上世纪末,随着香港、澳门的回归,祖国的完全统一问题,就剩下一个台湾了。台湾何时与大陆团圆?以什么方式回到祖国的怀抱?伴随时间的流逝,越来越成为国人的一块“心病”。台湾属于中国、是中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由国际法所规定,也是国际共识,而且被二战后国际政治秩序原始基础的《开罗宣言》、《波斯坦公告》等国际条约所强调。联合国在第26届会员国大会上的2758号决议明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毋容置疑海峡两岸统一是中国的内政。

表面上看,大陆与台湾的分裂现状,是中国内战的遗留问题,但它延宕近70年至今仍未解决,其实,美国的阻挠才是决定性的因素。正像香港问题是中英之间的问题、澳门问题是中葡之间的问题一样,台湾问题也是中国与美国之间的问题。

因此,解决台湾问题,必须着眼于解除美国对台湾的控制和影响。至于美国为什么不惜违背国际法也要插手台湾问题,其目的众所周知,这里不再赘述。

七十年都等了  再等等又何妨 — 祖国终须完整-神探007

美国干涉台湾问题的政策变迁及动向

七十年来,美国利用台湾问题遏制中国崛起的目的始终未变,但它采用的政策手段却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发生了三次大的转折,历经了三个阶段。

第一次大转折是朝鲜战争的爆发。解放战争末期,中国人民解放军以秋风扫落叶般把国民党残余力量赶到了台湾岛上。虽有海峡天堑阻隔,但面对势如破竹的解放军百万雄师,蒋家王朝的彻底覆灭,不过是初一还是十五的问题。对于蒋介石集团这个扶不起来的阿斗,美国早就不抱什么希望,这时,它对中国局势的发展采取了隔岸观望的态度。

在解放军紧锣密鼓准备渡海作战的关键时刻,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在美苏交恶、中苏接近的历史背景下,美国发现了台湾作为不沉的航空母舰围堵红色集团的巨大政治军事价值,对蒋介石的态度和政策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变。美国杜鲁门政府迅速派出第七舰队进占台湾海峡,阻断大陆对台湾的进攻。

其后,中国把主要的资源和军事力量投入到抗美援朝战场上,再加上解放军海空军刚刚组建,实力的确与美军不可同日而语,解放台湾的计划无奈暂时搁置。国民党因此得到喘息之机,在台湾岛上逐步站稳了脚跟。

美国对台湾国民党的军事保护政策一直持续到1970年代的初期,这个期间美蒋在朝鲜战争结束后签订了所谓“共同防御条约”,美国把台湾岛与日本、菲律宾等一起,连成了围堵中国的第一岛链。

这一阶段美国对华政策的主要特点是,极度敌视新中国,一边倒地支持台湾傀儡政权。美国以军事保护方式延续了蒋介石集团对台湾的统治,同时,又因《中(蒋)美共同防御条约》的存在,为了避免自己被拖入中美大规模战争,美国也事实上起到了阻止台湾反攻大陆的企图。

这个时期,海峡两岸之间的交流就剩下了时断时续的隆隆炮击声,一再向国际社会提醒中国的内战还在延续,双方都在宣示没有放弃以武力吃掉对手统一全中国的雄心。

美苏冷战格局的形成和深化,美国军事霸权扩张与社会主义阵营力量在西太平洋地区的较量,结果在第一岛链暂时达到了力量平衡,也导致了大陆与台湾岛长期分裂分治的现实。

美国对台政策的第二次转折,发生在中美关系解冻和接近时。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后期和七十年代初,由于美国深陷越南战争的泥潭,财政困难,在美苏的冷战对抗中渐落下风。中国也因中苏交恶面临苏联巨大的军事压力。中美双方面对前苏联的威胁而有了共同语言。

这一阶段以基辛格的破冰之旅作为开端,一直延续到国民党两蒋统治时代在台湾的结束和苏联的崩溃。期间经历了中国重返联合国、尼克松访华、邓小平访美、中美发表三个联合公报、于1979年初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等重大历史事件。

七十年都等了  再等等又何妨 — 祖国终须完整-神探007

这一时期,国际政治形势发生了空前深刻的变化。亚非拉众多第三世界国家纷纷独立,美苏两霸对势力范围的瓜分基本完成,核武器的大规模装备制约了热战的爆发,双方陷入了军事力量平衡的胶着状态。 冷战的深化把双方带入了一个“拼经济”的新阶段。

中国大陆因“大跃进”政策失误和“文化大革命”的影响,经济发展并不理想,缺乏收复台湾的物质基础,此时,暂时搁置攻台计划,就成了明智的选择。

中美在台湾问题上的博弈结果,是双方各让半步。美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地位,断绝与台湾的外交关系;中国则寻求以和平的方式实现统一,1979年元旦由全国人大发表的《告台湾同胞书》,就是这一政策的明确宣示。

美国与中国政府的妥协,并不是为中国人着想、真的希望中国统一。其根本目的在于,长期保持两岸的“和平”分裂现状,一是可以从两边捞好处,二是大幅降低维持岛链军事封锁的成本。华盛顿一边与北京签订“联合公报”,美国国会又一边立法通过对其政府有约束力的“与台湾关系法”,打着民间交往的幌子和台湾继续保持官方联系,明目张胆地向台湾出售武器。

中国政府为此N次表达最强烈的抗议,但美国总以“抗议无效”作回应。鉴于中美实力之间存在的巨大鸿沟,中国基本上是由外交部口头抗争之后,继续该干嘛干嘛。

中美在这个时期,虽摩擦不断,但总体上以“和为贵”。中国党和政府坚定不移地执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本国策,埋头推进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美国也扶持台湾等东亚地区和国家发展经济,韩、日和台湾地区承接了大量美国转移出来的产业和产能,获得了具有相对领先的工业技术,台湾的化工、电子、加工组装等优秀大企业就是在这个背景下逐步发展起来的。

这个以经济竞争为主线的时代,随着苏联的一夜崩塌戛然而止。由于前苏东地区极度僵化的政治经济体制的约束,窒息了这些国家经济发展的活力,在经济的比拼中溃不成军,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再辅之以强大的意识形态攻势,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纷纷变天,前苏联也于1991年12月26日寿终正寝。

美国在与苏联的冷战中取得了压倒性胜利,攫取了巨量的冷战红利,开启了美国一超独霸的时代。

斗倒了前苏联,美国把和平演变的矛头又对准了中国。美国对台政策也发生的第三次重大转折。这个变化起始于蒋经国的去世,成型于克林顿当政期间,一直延续到奥巴马任期结束。

由于冷战的胜利,刺激了美国独霸世界的野心,同时也助长了其盲目自信的乐观情绪,美国的精英阶层甚至达到了极其自大自负的程度,一度认为可以复制对付前苏联的模式,轻松击败共产党中国。2008年爆发的美国金融危机,深究起来也与美国这种蔓延开来的自大自负情绪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或许美国的决策层深信了伪学者们炮制的“历史终结论”、“中国崩溃论”,让他们出现了智力上的集体脑残,认为在对付中国上可以用“软实力”和“巧实力”,以意识形态的侵蚀即可轻松的拿下中国。

七十年都等了  再等等又何妨 — 祖国终须完整-神探007

出于以上判断,这一阶段美国对台政策的特点是,鼓励台湾政治的民主化,扶植台独势力扩张并夺取台湾的执政权。一方面把台湾当作牵制中国发展的“棋子”,另一方面,把台湾打造成民主的样板,作为和平演变中国大陆的基地。

蒋经国死后,这个时期台湾历经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上台和2016年蔡英文当选,美国除了定期向台湾出售武器收取“保护费”以外,更多的是通过搞台湾领导人的“过境外交”,打一打中美关系的“擦边球”,在维持与台湾的半官方关系的同时,避免过度刺激中国。如1995年允许李登辉到康奈尔大学演讲,陈水扁及蔡英文多次到夏威夷、西雅图等美国城市过境,并与美国国会中的右翼分子套套近乎。

这种偷偷摸摸的“过境外交”,美国也不得不小心翼翼,生怕演过了头坏了自己的既定计划。李登辉1995年的美国之行,就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台海危机,大陆对台湾的收复之战差一点就提前打响。美国因此不得不冒与中国全面战争的风险,派其第七舰队再次到台湾海峡游弋。

华盛顿的鹰派人物也认识到,过度依赖“软实力”来遏制中国,存在严重不足,曾经试图作出调整。这一趋势在克林顿执政后期和小布什上台的初期已经显现,发生在1999年的贝尔格莱德“炸馆”和2001年的南海“撞机”,就是这种调整的明显征兆。但“911” 事件的爆发,让美国的力量重心转到了对付基地组织等“恐怖主义”上。美国的对台政策,也重新回到与大陆管控分歧、避免摊牌的轨道上来。

二十几年弹指一挥间,沧桑巨变。通过改革开放带来的经济高速发展,中国大陆已经由昔日的吴下阿蒙长成了彪形大汉。现在,可以跟世界老大扳扳腕子了。反观台湾,由于“拼民主”取代了“拼经济”政策,民生发展磕磕绊绊,台湾GDP与大陆的比重,从1990年代初期的一度高达接近50%,跌落到了2017年仅约为4.7%。这组冷冰冰的数据也预示着,美国通过打造台湾 “民主”样板,来达到“颜色” 中国的战略目的,最终成了一个历史笑话。

尽管台湾在美国与中国讨价还价时的筹码作用越来越轻,但美国还远未到放弃“台湾牌”的地步。美国遏制中国的战略只要存在一天,台湾问题就会是美国拿来打压中国的现成工具。

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已经把中国列为了主要的战略竞争对手,采取强硬手段全方位围堵中国的策略逐步浮出水面。继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军事重返西太平洋战略实施后,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再次加码,祭出投入更大资源的印太战略,构筑目标直指中国的包围网。

可以预见,伴随对中国大陆的“接触加遏制”战略转变到“全面遏制”,美国的对台政策也会相应调整。其实,这种调整已在特朗普当选之日已经初露端倪。

特朗普尚未成为白宫新主人,就迫不及待地越轨搞了个“蔡普通话”;今年初,参众两院全票通过了“台湾旅行法”,特朗普于3月16日签署生效,放宽美台之间高层交往;最近,美国国会通过的价值高达7160亿美元的“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包含大量涉台内容,鼓吹强化台湾军力、推动所谓“联合训练”、扩大军售、促进“美台”官员交流,以及建议美国防部长考虑支持美国医疗船访问台湾等。

一切的动向表明,美国正在提高台湾这个筹码的分量,不惜把这颗“棋子”变成“弃子”,也要阻断、迟滞中国崛起步伐的企图越发强烈。这是需要我们高度警惕的!

七十年都等了  再等等又何妨 — 祖国终须完整-神探007

大中华团圆的日子为期还远吗

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统一,是全体中华儿女的共同心声。为了宝岛的回归,大多数同胞的选择是,付出再大的代价哪怕是献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但是,台湾就像中华大家庭的一个亲生儿子,现今被“人贩子”拐卖,母子骨肉暂时分离。即使他四处流浪、一时迷途不知返,我们可以恨其不争,但我们也不能不顾代价地把他抢回来。别人把台湾当作“棋子”,打烂了不心疼,可他却是我们一母所奶的亲兄弟,我们岂能让他成为焦土!

所以,以最小的代价来实现统一,才是我们追求的目标。至于以什么方式实现、是晚一点还是早一点?与这个大目标相比不过是战术层面的问题了。

从成本效益的角度分析,两岸“相逢一笑泯恩仇”和平统一当然是最优选项。香港、澳门模式的成功实践,也为解决台湾问题提供了丰富的经验。但是,由于外部势力的干涉和岛内分裂势力的猖狂,我们还看不到在台施行“一国两制”的曙光。

如今看,军事手段基本上是实现祖国统一的唯一途径。即使我们在大政策上努力争取和平统一,也必须以压倒性的军事力量来为统一兜底。

孙子曰:兵者,国之大事也。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我们的先人在2000多年前的教诲,依然闪耀着睿智的光芒,指导着我们的现实行动。

七十年来,我们在处理台湾问题上,正是遵循了古人的教诲,选择了正确的策略。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我们客观的分析了敌我实力对比,特别是美国插手台海、强大的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后,我们刚刚建立的海空军弱小的身板,无法与之抗衡的实际,果断中止了渡海作战的计划,避免了无谓的牺牲和损失。当年,我们可以在陆地上击败任何强大的敌人,但在海上的确无能为力,我们不能不承认这个现实。

八九十年代,我们顺应世界发展的潮流,敌未变我先变,主动采取“韬光养晦”的策略,采取和平攻势,稳住敌人,集中力量发展经济,让我们的综合国力有了脱胎换骨的飞跃,为军事力量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拓展了无限空间。可以断言,假如没有当年的隐忍,就绝没有今天我国国防事业的厚积薄发。

当年,李敖老先生曾比喻说,台湾是中国的“命根儿”,被美国捏在手中,成为要挟中国最好的筹码,美国需要从中国手里淘换点东西的时候,就捏一捏。此话虽不好听,但却形象地刻画了中国大陆那个时期面对的窘境。的确,对于宝岛我们要保护她,但却心有余而力不足。

可见,我们要对付的绝非仅仅是内贼的台独分子,而是比他们还要凶恶千百倍的强盗,外加一个蹲在我们家门口的恶狗。美国拿捏台湾主要目的是遏制和要挟中国,而日本曾霸占台湾达五十年,至今仍哈喇子流一地,幻想有朝一日再把台湾拿去。

大陆一旦出手,必须做到行动迅速、一击致胜。所以,精心筹划、充分准备、把握时机十分关键。如果做不到“知己知彼”而贸然行事,失败的后果将极其恐怖。不仅台湾会再次丢失,而且李登辉之流炮制的“七块论”就会变成现实,中华民族将陷入比甲午战败后还要悲惨的境地。

在当今国际关系仍然以实力说话的“丛林世界”,美国用超级大国的实力一手制造了中国的台湾问题,而台湾问题的解决,最终也必然取决于中美实力博弈的结果。

在西太军事实力已经逆转的情况下,我们拿下台湾不是没有能力,而是箭在弦上,引而不发,等待的是最佳时机。美国再把台湾当作随意可以拿捏的中国“命根儿”,可就要小心了,打断贼手或许是最轻的惩罚。

台湾当局执迷不悟,挟洋自重,企图抱美日的大腿,以武拒统,可笑可恨。大陆手上的家伙什,可不是仅为收拾台独分子预备的。“杀鸡焉用牛刀”,它们连解放军练练手的磨刀石恐怕都配不上。共产党做事历来料敌从宽,岂能打无准备之仗,收复台湾必将把美日的深度介入充分考虑进去。说穿了,这些“厉害角儿”就是为美日量身定做的。

按照现在的速度发展下去,实力的消长对我们更有利,时间是我们的朋友,是对方的敌人,我们何必着急呢?如果没有触发《反分裂国家法》的紧急事变发生,我们且继续埋头做准备。准备的越充分,统一之战流的血越少、付出的代价越低。

七十年都等了,再等等又何妨,我们应该有耐心等待瓜熟蒂落的那一天。渡尽劫波的兄弟之情才更显珍贵!

作者:超级潜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