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号上的客人-神探007

新疆库尔勒,蓝天之下,天山高耸,黄沙漫漫,红旗飘飘。

在天山山脚下的一处开阔地带,数十辆步战车一字排开,威风凛凛。不时有黄绿色的猛士军车在沙漠上疾驰而过,卷起一道道黄龙,煞是雄壮。

来自白俄罗斯的伊万诺夫少校开着一辆猛士越野车,在沙地上猛的一打方向,车子完美的来了个原地掉头,稳稳当当的停在了欧阳南的面前。他打开车门,一个箭步跃了下来,用手拍了拍自己驾驶的猛士军车,对着欧阳南用生硬的汉语说到:“不错,不错,真的不错。和我在白俄罗斯时开的一样。”

猛士军用越野车前不久曾出现在白俄罗斯的阅兵式上,而作为白俄罗斯的军中精英,伊万诺夫曾有幸在白俄罗斯驾驶过猛士,所以这次来中国参加2018国际军事比赛的他,一看到猛士,就犹如看到了久别的情人,在得到中国的军方朋友欧阳南允许之后,开着这辆猛士在沙漠上过了一把瘾。然后对着欧阳南赞不绝口。

欧阳南看着伊万诺夫,微微笑着。“喜欢就好,以后你们一定会有的。这几天,你对我们提供的步战车感觉怎么样呢?”

“哦,这个真的得多谢你了我的中国朋友,非常的棒,各种操控系统给我的感觉都比他们要好呢。”伊万诺夫没有直接说是谁,但他们俩心中都知道,这是在说俄罗斯的步战车。

“苏沃洛夫突击”是一种由俄罗斯军队首创的步战车竞赛模式,以苏联著名军事家苏沃洛夫命名。这种比赛一般都在俄罗斯境内举办,比赛内容包括竞速,涉水,翻越障碍以及运动射击等项目,对于步战车的各项性能要求极高,如果步战车的质量不过关,别说赢得比赛,能不能赛完全程都是一个问题。且由于步战车运输成本高,维护技术复杂,所以,一般承接这项比赛的国家都是有能力提供参赛装备的,比如俄罗斯。而在去年,中国首次承办这样的大规模步战车比赛,今年已经是第二次了。而伊万诺夫则是第一次来华参加这种比赛。他们也将使用中国提供的步战车。

“也不能这样说呢,俄罗斯毕竟在武器装备制造上算是我们的前辈,质量没话说,或许在细节上我们有所表现,整体上,各有所长吧,。”欧阳南说的很是中肯。

“欧阳,我觉得这样的比赛再进行两年,你们大概也就能接到步战车的外销订单了、”伊万诺夫嘿嘿一笑说到。

伊万诺夫说的没错,本来这样的大型国际军事比赛,就有着展示装备使用国军工制造水平的用意。比如说埃及,因为和俄罗斯与美国关系都不错,他们的军事装备大多是美俄混杂,但有一点,因为他们自身不具备大型武器装备制造的能力,当然是对谁家的产品满意,就会向谁家下订单。美国和俄罗斯每年弄那么多的军事演习,不仅仅是为了联络盟友之间的感情,熟悉盟友间的配合,让正在使用中的军事装备为他国所熟悉,所喜爱,然后下订单,那才是最终的目的。由此看来,让俄罗斯把苏沃洛夫突击这个项目交给中国举办,倒也真是不小的面子。这近乎是等于把自己的军工外销渠道让一部分给中国。当然,中国有没有能力接住,则是另外一回事儿。

“有没有订单那是军工企业的事情,我们呢,只负责把这场比赛打好。”欧阳南不愿意多谈这个,于是转移话题。

“这个有啥好负责的,第一和第二,中国或俄罗斯,反正你们两家肯定排在我们前面。不过说实话,你们这两年提供的装备都不错哎,步战车我没有发言权,但这个猛士,我一定要争取弄上几十辆来装备我的部队。”伊万诺夫心中还是记挂猛士越野车。觉得这家伙简直太棒了。据说,这些车的底盘防路边炸弹的功能优于美国的悍马,这样一来,以后出行的安全系数也就高了很多。且价格也要便宜不少,这个订单,只要自己出具报告,相信国防部一定会批下来的。一想到自己马上也能弄一辆这样的越野车奔驰在白俄罗斯的土地上,伊万诺夫就忍不住兴奋得只搓手。

“不不不,该准备的我们还是要准备,虽然你们本次用的装备都是中国提供的,但俄罗斯可是自己的带来的,无论是我们自己的荣誉还是你所说的外贸订单,如果在比赛中得不到验证,那么即便你们自己的体验再好,只怕回到国内也难以说服他人,你说是不是?”

“嗯,这倒也是,不过这也就是你们和俄罗斯之间的竞争,和我们没有多大关系呢?比如我们,肯定还是以俄式装备为主,而最主要的目标还是埃及等国吧,他们可是军购大户,家里的美式装备和俄式装备都堆成了山,要是让他们改用你们中国的装备,那可是一笔大买卖。”这一次,前来参加竞赛的有埃及,巴基斯坦,津巴布韦,委内瑞拉等国家,都是中国装备的潜在客户,能够让他们熟悉并喜爱中国装备,的确是重中之重,至于白俄罗斯和塔吉克斯坦等国,的确对于中国装备的胃口不会太大,倒不是不喜欢,主要还是地缘何历史习惯问题。伊万诺夫也是实话实说,他心中所想,弄几台猛士回国拉风就好了。至于步战车,中国的再好,他们也只能用俄罗斯的,最起码目前如此。

“算了,不说这个了,只要不耽误你们比赛,让你们有好的体验就行,至于其他,以后再说吧。,”欧阳南说罢,拿起望远镜,观察远方的地形,那是未来竞赛的场地。

“嗨嗨嗨。。。。咱们接着聊啊,在你们这里,不能喝酒,真是郁闷死了。”

“执行任务时不能喝酒,这个你知道的。”

“那不一定,我们在俄罗斯就有机会偷着喝两口,话说,你们中国军人真的没有俄罗斯军人洒脱,豪爽。他们呀,驾着战机也得来两口呢。”伊万诺夫显得很是遗憾。

“这。。。。不大可能吧。”欧阳南表示不信。

“以后你就知道了。我可是听说俄罗斯的海军舰载机驾驶员马上都要到中国来接受训练了,要不了多久,你就会知道他们的豪爽和大胆了。”伊万诺夫说

“这个你从哪里听说的?”欧阳南一惊,这件事,他从未听说过,俄罗斯的舰载机飞行员怎么可能来中国呢?难道中俄的军事交流又要提升一个层次吗?这倒也是好事儿。

“嗨,欧阳,你还不知道吗?俄罗斯唯一的航母库兹涅佐夫号进港大修了,上次冒着黑烟去地中海,结果回去后就累趴了窩。据说是锅炉坏了,这一修,就得好几年,可是那些舰载机飞行员要是几年间都没有进行飞行起降训练的平台,那他们就等于废了,弄不好,航母修好了,俄罗斯的飞行员也断代了。所以我听说,目前俄罗斯政府正在和你们中国商议,看能不能让俄罗斯飞行员去你们的辽宁号上轮训。估计很快就有结果了。”

“哦。有这事吗?”欧阳南这些天专注于国际军事竞赛的事儿,并没有太多关注竞赛外的事情,但他倒也明白,如果俄罗斯唯一的航母真的进港大修,这件事或许就真的会出现。毕竟,在陆地模拟平台上起降和在航母上起降训练是不一样的,一旦舰载机飞行员长时间不能在航母上进行起降训练,感觉出现退化是一定的,那么俄罗斯航母要是维修个三两年的话,俄罗斯的舰载机飞行员出现断代也不是虚言。只是。。。。。欧阳南皱了皱眉头。

“当然有这事儿,真是羡慕你们中国啊,第二艘航母已经下水舾装,据说你们的第三,第四艘航母都已经开始建造,未来,这个世界,能和美国抗衡的,也就只有中国了。”伊万诺夫眼里露出羡慕的目光。

“你觉得俄罗斯飞行员来中国轮训有可能吗?”欧阳南心不在焉,他的注意力已经全部被刚才伊万诺夫的信息所吸引。

“我觉得吧,中俄既然联手,都已经是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了,而我们和中国才是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呢,既然你们都协作了,在航母训练上进行协作也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了。我呢,怕就怕俄罗斯的哥们喝酒训练,到时候会误事儿。”伊万诺夫说

“这应该不会,既然他们上我们的航母训练,当然就得遵守我们的规章制度。我们去俄罗斯参加交流活动时,也是严格遵照他们的规章制度的。:”欧阳南摇摇头。

“切,就怕他们偷偷的喝,要说打仗不怕死,我很敬重我的俄罗斯邻居们,可要说遵守军令军规之类的,他们绝对不如你们。”伊万诺夫实话实说。

而此时,欧阳南的心里又泛起一阵疑惑,中俄的关系这些年的确是突飞猛进,可是中国在辽宁号上应该也装备了很多独属于中国的装备,如果真的弄一批俄罗斯飞行员上舰长期生活,很多本该属于机密的东西难免外泄。这就不是友谊与否的问题了。如果中国真的答应俄罗斯飞行员上舰,那么俄罗斯该用怎样的报酬付费呢?会不会让我们的人去它的北风之神核潜艇上做一段时间的实习生呢?嗯,如果这样没拿到也是一笔划算的买卖,双方都不吃亏。

想到这,欧阳南摇摇头,自嘲的笑了,这个跟他有啥关系,自己还是打起精神来,争取拿个第一吧。自己嘴上不说,心里也是暗自下定决心,争取为中国的军工外贸做好这次广告。一个合格的军人,不仅要会打敢拼,还要善于做广告。就像兄弟部队在通信竞赛中,已经成功的让俄罗斯军人迷上了中国的通信装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