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特朗普,想起楚怀王-神探007

端午节早就过了,屈原祠俺也在五月份去拜祭过了,可是今天却突然想起了楚怀王

楚怀王或许有的朋友不熟悉,但是屈原大家可是都知道,毕竟,就是靠着这位老爷子,大家不仅在一年当中获得了一天的假期,还能在这个假期里吃好喝好。

嗯,说到这里,有个题外话。虽然这个端午节假期是为了纪念三闾大夫投江自尽这件事,但是事情已经过去两千多年了,大家心里面能够记着这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兼政治家就已经非常之好,用不着一整天板着个脸做哀痛状,还非要互致安康,连说一句节日快乐都怕被别人指责。好不容易捞着一天的假期,好不容易可以回家吃一顿妈妈菜,难道你就不快乐吗?屈老夫子留给我们的是伟大的爱国主义精神,是伟大而浪漫的文学思想传承。不是非要我们为他愁眉苦脸过一天。

书归正传,楚怀王这孙子居然是屈原的好朋友,他当政以来,就和屈原联手,改革楚国政治,把楚国弄得欣欣向荣。屈原投江是发生在楚怀王死后的楚顷襄王时代,至于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咱们今天就不说了,和今天的话题没关系。咱们就来说说楚怀王这孙子,这真的一个孙子,我觉得怎么来骂他都不算过分。因为这家伙的确是一个贪心而又愚蠢的家伙,葬送了自己的性命不说,还由他开始,八百年楚国自此没落。

为什么这么说呢?话说当年苏秦佩六国相印,用合纵之术把强秦弄得苦不堪言,于是张仪横空出世,前往秦国,向秦惠文王献上连横之术。说白了,苏秦想要联合六国对秦国实行一个包围圈,让秦国顾此失彼,而张仪则在六国之间寻找同盟,就像一把匕首,专门割开苏秦包围圈的绳子。为了寻找一把合适的匕首,张仪就盯上了楚怀王。当时,秦国位于西方,齐国位于东方,而楚国位于南方,都是一等一的大国。单挑秦国的话,齐楚都不是对手,但是联手对付秦国的话,那就必胜无疑。对于这样一个联盟,秦惠文王当然恨之入骨,想尽办法都要拆散他。于是,张仪来到楚国。面见楚怀王。

他对楚怀王说,我们秦王非常仰慕您的雄才大略,伟岸之风。只是您和猥琐的齐国混在一起,实在是不符合您的光辉形象啊,秦王为了表达对于您犹如长江之水般滔滔不绝的敬仰之情,特地嘱咐我,只要大王您和齐国断绝关系,我们秦国愿意双手奉上六百里土地,以壮您的声威。当时就有楚国的大臣对楚怀王说,大王您先别急着和齐国断交,您得先把六百里地拿到手再做不迟啊。张仪说,咱们楚国国都和秦国国都相距千里,土地交接这种事又不是一天两天能弄好的,大王您先和齐国断交,我立刻回国,您派使者和我一起,前往秦国拿取土地契约。

在此之前,楚怀王的确和屈原一起发愤图强,进行改革,把楚国弄得有模有样的,所以楚怀王被张仪一阵忽悠,不由得飘飘然似乎成了神仙。于是立刻派出使臣前往齐国,宣布断交。齐国国君一头雾水,以为楚怀王吃错了药。但是既然人家宣布断交了,那就断交吧。

得到了和齐国断交的确信,张仪带着楚国的使者回到秦国,可是很不凑巧,刚回到秦国都城咸阳,张仪就从马上“摔”了下来,回家养病去了,楚国使者左等右等,就是见不着张仪,只好去找秦王。秦王很客气,也不说有没有这回事儿,只是对使者说,张仪是我最信任的大臣,他说过的话,我绝对算数,不过好像你们楚国和齐国私下还有来往吧。这怎么能让我放心呢?这样吧,只要你们能证明你们真的和齐国断交了,我立刻召见张仪,然后履行承诺。使者一听,哦,原来还是不相信我们和齐国真的断交了啊。好吧,我得把这个重要信息传递回国。

楚怀王一听到这个消息,立马再次派出使者,前往齐国,当着齐国国君的面,把齐国的上下十八代祖宗骂了一个遍,这下齐王真的火了。气得牙痒痒。从此齐楚的关系就如同水火,难以相融。

身在秦国的楚使心想这下可以了吧。的确,这次不用使者自己去找秦王,张仪的“伤”突然就好了,他主动找到楚使,说,哎呀对不起啦,我因为受伤了,耽误您的事了,好吧,现在咱们来办交接吧。诺,这是我敬献给楚王的土地,一共六里地。

使者一下子就傻了,说好的六百里怎么成了六里地呢?这缩水也太严重了吧。张仪一听,大惊失色,说到,啥?六百里地?你没发烧吧?秦国的土地都是将士们用自己的生命换回来的,一寸也不可能给别人的,这六里地,是秦王赏赐给我的,所以我才有权力把他敬献给楚王。六百里这种事,您千万别在外面说,要让秦王知道了,我小命难保,你也讨不了好。赶紧的拿着这六里地回去交差吧。

楚怀王看着这使者手里的六里地地契气得发疯。立刻派兵攻打秦国,可是这次不但没有了齐国的帮忙,齐国还和秦国联手攻击楚国,楚怀王两战两败,最后只得向秦国求和。秦国倒也大方,说求和也行,咱也不委屈你,就用你的一块土地来换我的一块土地吧,【秦王说的土地其实也是他们在战争中抢楚国得到的汉中,】也算是给你一个面子。可是楚怀不干,说我的土地可以给你,你的土地我也不要,只要你把张仪这王八蛋交给我,让我处置就行了。

秦王当然不答应,土地可以再抢,人才死了那可就真的没了。不过张仪那是艺高人大胆,对秦王说,没事儿,您就让我去,谅这个又贪又蠢的楚怀王不能拿我怎样,再说,就是把我杀了,你也可以得到楚国的土地,也不枉我忠心于秦国一场。于是张仪再次来到楚国。楚怀王一看倒张仪,根本就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就把他送进牢房,准备选个黄道吉日宰了这家伙。可是张仪早有打算,此前已经收买了楚怀王最宠爱的妃子,大吹枕头风,硬生生的把张仪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于是再次得到在楚怀王面前卖弄口舌的张仪,凭着三寸不烂之舌,让楚怀王把自己放回秦国。

事情假如到此结束,那楚怀王还是算不得天下第一贪蠢的君王。后来,秦惠文王的儿子秦昭襄王又发动战争,占领了楚国的几块土地,对楚怀王说,你来武关和我见个面,喝杯茶,咱爷儿俩商议商议,把你的土地还给你怎么样?楚怀王一听,大喜过望,战争拿不到的东西,喝杯茶就能拿到,这样的好事千载难寻啊,于是不顾屈原等人的苦苦劝阻,前往武关和秦昭襄王会盟。结果就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被秦国抓了回去。秦昭襄王以为自己抓了一个自动提款机,于是就像楚怀王提出要求,想要回国,就拿土地来换,这下楚怀王终于明白秦国根本就是比自己贪得更厉害,也聪明得多的国家,于是,他硬了起来,坚决不答应秦国的要求,最终客死秦国。至死也没能回到自己的国家----楚国。

写到这里,我忽然觉得我把这个贪蠢君王第一的名头送给楚怀王是不是有些冤枉他了,说不定,楚怀王就是一个地主迷。对土地有着别样的情怀,只要一涉及到土地,他就五迷三道的不能自已。否则为什么会因为土地屡次上当而不知醒悟,而在被囚禁后,又因为坚持不肯割让土地而老死他乡。这或许也是一个千古之谜吧。

嗯,说完了历史,正常情况下,我们就要联系一下当代了。这次我要说的当代是哪一位呢?

这位大家都很熟悉,那就是大名鼎鼎的金正恩同志。

前几天,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问朝鲜,还破天荒的在平壤住了一夜,当然也破天荒的没有见到金正恩。这其实就已经透露出一丝信息,那就是这次谈判的结果不会太好。因为这已经是蓬佩奥第三次访问朝鲜。前两次都见到了金正恩,可是这次时间虽然更长,却没见着正主儿,实在是令人颇感意外。好在,临走前,朝鲜方面给了他一封金正恩写给特朗普的亲笔信,也算是给个面子了。

但是,蓬佩奥离开朝鲜后,他和朝鲜方面对于本次会谈的结果描述却大相径庭。蓬佩奥说结果很不错,双方很融洽。朝鲜方面却说,这次会谈的结果令人遗憾,美国方面提出的单方面要求,是朝鲜不能容忍和接受的。这倒不奇怪,国际社会经常会出现这种事情,反正最终结果是以双方签署的文件为算,至于对着记者胡说八道,那也算是迷惑国际社会的一种常规手段吧。最起码美国的外交政客们就经常这么干。可是人家朝鲜一直以来都是一本正经的,一是一,二是二,从不虚与委蛇。这一次,我选择相信朝鲜的话是真实的。

蓬佩奥以为自己堪比张仪,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就可以让朝鲜放弃核武器,放弃导弹试射。这无疑是有点痴人说梦,即便他是张仪,金正恩也不大可能是楚怀王。毕竟,金正恩就算不知道楚怀王,他对卡扎菲那可是熟悉透顶啊,当年卡扎菲为了获得西方的“友谊”,一股脑的把自己经营多年的核设施全部交了出去【我估计这老小子也是实在玩不转】。最后换来的结果就是曝尸街头,连楚怀王被幽禁的机会都没有得到。卡扎菲的尸首还没有冷透,金正恩克没有那么傻,在美国没有做出实质性动作之前,他是不会轻易放弃手里筹码的。

也不能说美国没做出什么实质性举动,他们倒也和韩国的联合军演暂停了。但这没啥用,无论你军演还是不军演,威胁始终都在那里。朝鲜所期盼的安全保证,首先最起码美国得解除一部分制裁措施,这样朝鲜就可以接着向前走,然后,美国再适度的进行一些撤军或减少驻韩的武装设施,这样朝鲜才可以再向前走一步。这才是真心实意的和平谈判,你美国啥都没做,就要人家进行实质性的,不可逆转的无核化,你以为他们傻啊。

但是美国人不是这么想的,他们以为咱煌煌灯塔,能给你们一个口头保证就很是看得起你们了,还想要我们先让步,做梦去吧。朝鲜没有做梦,朝鲜很务实,也不跟美国玩那些花哨的外交辞令,你们说取得了很大的成果,我偏偏说很遗憾,你们的条件俺不能答应。

这下把特朗普给惹火了,我明明在新加坡和你们的金正恩说得好好的,你们怎么能变卦呢?这里面一定有蹊跷,这不怪我的正恩兄弟,一定是中国人捣的鬼。于是,特朗普去欧洲前,在推特上开始指责中国干涉了朝鲜的选择【主要是屈服】。要说这个世界上能把无耻写在脸上的政客,无人能出特朗普其右。哦,半岛和平有了眉目,你就连诺贝尔和平奖都要弄到自己手里,一旦遇到一星半点的挫折,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反而首先向中国开炮。亲,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吗?

不过,最近特朗普向中国开炮的次数已经太多了,也不在乎多这么一两发炮弹,反正中美关系弄到这种程度,都是你特朗普的功劳,如果这个也能评选诺贝尔那啥奖的话,还真的非特朗普莫属 。

当前的东方世界,想要找出一个类似于楚怀王或卡扎菲这样的人物,还真的不多见。现在大家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没有有好处谁也不肯亮出真金白银。特朗普想利用朝鲜急于和美国签订和约以促进国内经济发展的心情,来忽悠金正恩做楚怀王,显然是看走了眼,即便金正恩有些事情看不你明白【实际上这也不可能】。也别忘了他的身后还站着一个明眼人儿。

嗯,或者特朗普就是怀疑这个明眼人坏了他的好事儿,但即便是真的这样,特朗普也不能怪别人,而只能怪自己诚意不够,心机太浅,靠着一个大忽悠就能把人忽悠瘸,那是在中国春节晚会上就已经对全世界做过的科普小常识,特朗普的演技还比不上本山大叔,又怎么能忽悠到比范伟【有点像崔龙海哈】高不止一个层次的金正恩呢?

如果特朗普真的想在东北亚捧回一个诺贝尔和平奖【其实也已经臭大街了】,那么就必须先亮出自己的诚意,美国或许能忽悠瘸卡扎菲,能忽悠到萨勒曼【沙特国王】,但忽悠这一招肯定在东北亚行不通,特朗普或许会利用自己的霸权威胁到日本,威胁到欧盟【其实也他们也不大怕了】,威胁到拉美的某些国家,但是却一定威胁不到中国。中国,已经做好了长期抗战的准备,在接下来的两年内,特朗普会发现,自己的忽悠和威胁带来的只是自己的损失,贪小利而失大局的特朗普自以为自己是秦昭襄王,殊不知,聪明的面皮之下,他才是那个楚怀王。只不过楚怀王执着的是土地,特朗普执着的是金钱。追求有所不同,结局大致相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