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杨芳草长亭路,年少抛人容易去,楼头残梦五更钟,花底离愁三月雨,无情不似多情苦。

从来没有一个时候,让人对金融市场感到如此担心,这不是一个国家的事情,而是整个世界的事情。

这是一次全世界的大变局,对未来的影响极其深远,未雨绸缪者或许可以赢得未来,但也将非常侥幸。

刚刚,德国总理默克尔发出了一个惊人警告,如果美国和特朗普继续一意孤行,那么接下来全世界将会迎来一场金融危机

默克尔作为欧洲一个老资历的政客,一向非常稳重,说出这样的话,显然是深思熟虑的。

她在说这话的时候,对未来充满了忧虑,不仅仅是对德国,也不仅仅是对欧盟更是对全世界感到忧虑。

现在的背景是,美国已经对欧洲采取了关税保护,目前是集中于钢铝等产品,而且欧洲也采取了报复措施。

但是,默克尔更加担心的是,如果美国对欧洲出口到美国的汽车征收20%的保护关税,这对德国的打击是巨大的。

而在这个时候,德国和整个欧洲都会采取报复的手段,也就是说一场比钢铝产品规模更大的关税保护将拉开序幕。

如此一来,整个欧洲和美国将处于对立状态,这意味着过去牢固的盟友关系产生了严重的裂痕。

而且这种裂痕是无法弥补的,因为在特朗普美国利益至上的理念下,已经没有盟友之分,唯一的标准就是是否符合美国利益。

因此,对于钢铝产品的关税保护一定实施,对于汽车关税也一定会征收,对于伊朗核协议一定会退出。

这样一来,就摧毁了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建立的盟友关系,二战后至少有一个假想敌那就是前苏联,现在前苏联解体,俄罗斯虽然军事力量还可以,但是经济太差。

美国认为俄罗斯现在不是自己最主要的对手,接下来的利益竞争不是集中在军事领域,不像冷战时期的军备竞赛。

现在特朗普的战略中,对于经济利益的争夺才是最重要的,而这其中,对于美国经济形成重大挑战的是欧盟和中国。

因此,在经济上对欧盟和中国进行遏制,就成为了美国的国家战略,这在过去的历史上已经多次体现。

当年日本在二战后经济飞速发展,GDP已经比德国、法国、英国三国总和还多,GDP达到了美国的70%。

结果,后来的结局大家看到了,美国纠集一帮西方国家,对日本施加了巨大的压力,签下了广场协议。

广场协议后,日元被迫升值,导致了全球大量热钱进入日本进行套利,引发了全日本对于房地产和股市的疯狂,投机的氛围震铄古今。

但是广场协议并不是最重要的罪魁祸首,后来的巴塞尔资本协议才是,之后西方国家又制订了一个全球性的银行协议,那就是巴塞尔资本协议。

日本也被迫加入了这个协议,结果就是日本高速扩张的银行业,突然进入了一个严重的被动紧缩。

导致了整个日本经济高空突然爆破,整个房市和股市都大崩盘,后来失去了几十年。

很多人认为日本经济没有失去几十年,那是他们根本不懂巴塞尔资本协议,也不懂货币,日本经济这些年是远远失去了昔日的辉煌。

而欧盟建立后,过去因为前苏联的存在,可以用来抗衡前苏联,但是前苏联解体后,欧盟作为一个经济同盟,对美国的经济就形成了重大的威胁。

欧元诞生后,汇率一直上涨,比美元还值钱,当时美国是非常担心的,因为美元货币霸权是美国最核心的战略利益。

后来美国发生了次贷危机,欧元想取代美元,进攻的领域就是石油美元,在中东推行石油出口用欧元结算替代美元结算。

后来大家看到了,就是因为这个导火索,欧洲突然在2009年开始爆发了一浪高过一浪的欧债危机。

最开始从希腊开始,希腊爆发了债务危机,失业率高涨,抗议此起彼伏,但是欧洲央行因为保守的风格,没有及时救助。

后来火烧连船,迅速在整个欧洲发酵,席卷了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等国,许多国家摇摇欲坠。

无数的银行倒闭,又引发了欧洲的信贷紧缩,经济更加不景气,年轻人失业率超过30%。

可以说,2009年的欧债危机是希腊引起的,但是罪魁祸首是美国的投行,正是因为美国的投行,希腊才得以加入欧盟,因为这些投行将希腊的一部分负债转移到了表外,达到了加入欧盟的标准。

但也是这些美国投行,引爆了希腊的债务危机,让希腊整个国家信用破产,并传到了全欧盟。

可以说,希腊和英国就是美国插入欧盟内部的特洛伊木马,在2009年的时候,美国引爆了希腊这个特洛伊木马病毒,让整个欧盟差点解体。

而到了2016年,美国则激活了英国这个特洛伊木马,英国举行了脱欧公投,并成功要求脱欧。

英国脱欧,这是一件标志性的大事,意味着欧盟的解体正式开始,而随之而来,整个欧洲的民粹主义开始抬头,并登上历史的舞台。

包括法国的极右翼团体,声势越来越浩大,随之而来,意大利的民粹主义政党上台并牵头组阁政府。

英国脱欧后,意大利准备脱离欧元区,要回本国的印钞权,这意味着欧元在崩溃,也就是欧盟在逐渐解体。

原本最有希望挑战美国经济第一的欧盟,如今是惨不忍睹,面临被瓦解的局面,而这一切都离不开美国。

没有美国的支持,英国不敢脱欧,至少没有底气脱欧,美国在支持英国脱欧后,又开始将目光标准了另一个国家。

那就是法国,特朗普直接怂恿马克龙脱欧,并愿意以经济条件做交换,但是马克龙并没有答应。

可以想象,一旦法国也脱离了欧盟,那么欧盟就完全解体了,因为法国是欧盟的精神和政治领袖。

现在想想,非常后怕,幸好法国是马克龙上台了,他是一个欧盟主义者,主张欧盟继续统一。

但如果当时法国总统大选,上台的不是马克龙,而是极右翼派的勒庞,那么法国肯定脱欧了。

这就符合美国和特朗普的想法和利益了,整个欧盟就解体了,整个欧洲在经济上对美国的威胁就不复存在了。

现在的情况同样如此,中国的GDP已经达到了美国的70%,而且中国的很多小小微企业、服务业、互联网行业创造的GDP还有一些没有统计到其中,实际上中国的GDP在某种程度上被低估了。

虽然中国的人均GDP、GDP质量和美国比,有很大的差距,但是中国GDP的整体非常大,已经成为了继历史上的日本、欧盟之后,对美国经济形成了挑战和威胁。

当你还是一颗小树苗的时候,你可以隐藏在森林里,大家可以看不见,但当你成长为一颗参天大树,那么想隐瞒实力就很难了。

很自然,这就是最近风云激荡的根本原因,美国在不遗余力的维护自己的经济霸主地位,容不得任何国家和同盟对他进行挑战。

2008年发生了次贷危机,2009年发生了欧债危机,在上一轮危机中,美国作为全球的霸主,施压欧洲、日本、中国等,一起进行史无前例的货币宽松。

然后用十年时间,将美国经济、全球经济逐渐从危机中拉出来,当时的前提是,大家对美国还存在一定的信任,虽然谈不上绝对的信任。

而十年一个轮回,经济危机是人类历史的癌症,一定会爆发,美国也同样如此。

默克尔的惊世警告同样如此,如果这一次发生金融危机,彼此对美国已经缺乏了信任,大家不会同时出手宽松货币政策,也无法联手拯救一次危机,那么这样的危机就会危害极其严重,范围将极其广泛。

因为每次危机,都是靠印钞度过,但是各个国家的危机程度不一样,如果不同时宽松货币政策,那么先宽松印钞的国家,将会陷入浩劫,上一次是美国,这次可能是欧洲,也可能是美国,但再也回不到从前一起同舟共济度过危机了。

想到这里,就不得不害怕,无穷无尽是忧愁,天涯地角寻思遍,才下眉头,又上心头。岁月回眸,无限感慨,一转眼,离上次危机已经过去十年了,我们也老了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