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事件是当下的热点,可惜现在的文章格局都太低,转来转去,还在中兴自己作死或者芯片受制约于人或者要加强自主创新等等低层面格局中折腾,没有人意识到,如果美国佬真的铁了心干掉中兴,实际上破坏了一个重大的游戏规则。

1、什么游戏规则?

什么游戏规则?

全球化产业分工的基本规则!

给大家简单讲一讲人类文明历史。学过政治经济学的同学都应该知道,人类文明发展历史就是一部专业分工不断细化的历史。比如,第一次社会大分工就是畜牧业与农业分离,第二次就是手工业从农业中分离出去,第三次是商业独立出来,这三次大分工就是今天我们经济中的第一、二、三产业的雏形。

从工业革命开始,这个分工越来越细,比如工业分为重工业与轻工业,然后再分成若干更细的产业。二战后,随着全球一体化的趋势,社会分工更是呈现加速趋势。分工代表着专业协作,代表着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社会分工越来越细代表着人类文明的不断进步。

但是,专业分工有一个基本的游戏规则。

那就是共享。

没有共享这个链条,那么所有的细分专业就无法串起一条能推动人类进步、创造财富的产业链。产业链形成后利益怎么分配则是各方博弈的结果,但是,“共享”这个基本的游戏规则是不能动摇的。(战争或者敌对国关系这些特定情况例外)

美国以莫须有的罪名,突然切断供应链去弄死一个全球第四的通讯设备企业,可以说是开了一个很恶劣的先例——近100年产业史上从没有过的恶劣先例。

过去产业史上不是没有大企业违规或者违法的案例,你按照法律该怎么处罚就怎么处罚,比如美国波音、德国大众就曾经被罚得吐血。但是你宣布切断供应链,破坏“共享”这个几十年来大家公认的游戏规则,动摇产业分工的“信任”基石去弄死一个企业就犯了大忌!(这里强调一点,中兴过去犯了错美国已经罚了8亿美金,现在的理由仅仅是中兴没有扣除39名员工的奖金!)

此例一开,影响之恶劣将无以复加。

芯片是一个影响面非常广的产业链。美国英特尔、高通之所以强大,完全是整个产业链生态良性运作的结果,是全球几万家企业在“共享”的基石下密切分工、高度协作的结果,从上游的设备(欧盟与日本为主的厂家)——芯片设计(英特尔、高通)——芯片制造(台积电、三星等)——芯片封测(中国、欧盟、台韩)——下游电子消费品应用(家电、手机电脑、通讯设备等等),整个产业链良性循环,推动了电子产业链的健康发展。

然而美国突然针对某个企业在芯片设计这一环切断产业链,表面上是打击中兴通讯,实际上动摇了这个产业链的信任基础。任何一个产业链企业突然发现,不管我在自己的领域干得再好,企业做得再大,只要上游某个企业突然切断产业链,将可以瞬间让我突然死亡。细思极恐。

推而广之,其它发达国家会不会群起效仿?比如,日、德、英、法这些老牌发达国家,深耕某些产业领域,在某些产业链上某项技术或者某项部件暂时是不可替代的,那么,它们会不会因为贸易争端突然断供让其它国家某项产业突然死亡?一言不合,就一枪毙命,那不就人人自危,天下大乱?

2、造船还是买船?

国际上的影响我们姑且不论,中兴事件对国内政商两界也是影响深远。

中国技术发展史一直存在着两条路线的竞争——“造船还是买船”?越是门槛高投入大的技术,路线争论越是激烈。除了瓦森那协议的封锁技术,其它领域很意外的长期是“买船”论占据上风,比如大飞机项目,实际上我们在70年代就搞了著名的“运十”大飞机,后来在85年黯然下马,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当时的民航部门强烈反对采购这种“技术还不够先进”的国产大飞机。(买波音飞机多好啊,妥帖、安全而又不承担责任)“运十”下马让中国的大飞机事业整整停滞二十几年,直到21世纪初才重新启动。

包括我们的计算机基础系统一直也是被WINDOWS垄断,虽然国家高层忧心忡忡,这届、上届、上上届大领导都做过无数次批示,但是国产操作系统就是搞不起来。

为什么“买船”论会占据上风?

很简单,自己“造船”劳时费力,投入大见效慢,搞砸了还得承担责任。“买船”就简单多了,拿来就可以用立刻就可以见到成绩!至于“买船”关键时候会不会被别人卡脖子,这里不得不说西方的价值观渗透还是很有成效的——明明有个瓦森那协议摆在那里,但是我们政商两界很多人就是视而不见,对美帝存在一种盲目的迷信——什么皿煮体制、普世价值、法制社会等等,反正一句话就是坚信——在任何时候都可以买到“船”。

放到企业界更是如此。以芯片为例,中兴事件一出,网上就出了这样一个图片,看上去很令人绝望,在多个领域国产芯片占有率都是0。

实际上上述的“0”并不代表这项技术中国没有,而是民用市场占有率很小,不到0.5%,四舍五入按“0”计算。比如服务器和个人电脑的MPU,我们就有龙芯,已经在北斗系统上稳定运行了3年,其中最先进的龙芯3已经可以于英特尔I3打平手了。但是龙芯却没有民用市场。

其它领域的“0”也大同小异,国产芯片目前最大的问题不是“有”与“无”的问题,是市场的问题,是发展空间被欧美产品全面压制的问题。

为什么国内电子产品厂家不愿意使用国产芯片?芯片不是零部件,装上机器就可以清楚效果。芯片系统集成后要调试好几个月,期间要耗费大量的时间与财力,国内厂家宁愿用更成熟可靠的美国芯片,也不愿意在性能不稳定的国产芯片上浪费时间——虽然,号称皿煮灯塔美国人的芯片用起来越来越憋屈,国内厂家也愿意跪着供养美国人。

举一个例子。

国内手机品牌主要使用高通的芯片。前几年高通如日中天,剪羊毛的手段也就花样百出。比如,专利费按照手机价格浮动,手机卖1000元,它收50元,厂家通过各种创新增加配置把手机卖到3000元后,还是那块芯片,高通专利费就要收150;这也罢了,后来专利保护期过了,按理说就不该收取专利费,但是高通照常收,一分都不能少!最奇葩的是,高通创造了一个“反向专利授权”——什么意思?就是只要手机用了它的芯片,那么这个手机上所有的专利都必须免费授权给高通,成为高通专利,让它可以全世界去收取专利费!还记得OPPO有个广告吗?“充电5分钟,通话2小时”——这是OPPO花费很大的精力搞的专利,结果因为这个“反向专利授权”一分钱不花就成为高通的专利了!美国人不是口口声声强调要保护“知识产权”吗?结果自己的专利就是过度保护(专利期过了还强制收取专利费),别人的知识产权被非法窃取就装着看不见!

什么是双重标准?这就是!

什么是帝国主义嘴脸?这就是!

是可忍孰不可忍?国内手机厂家实在气不过2015年就联合起诉高通,最后中国政府罚了高通10亿美元,一年后美国人因为伊朗问题从中兴身上把这笔钱找了回来,罚款11.9亿美元!(先交8.9亿,后面3亿观察期过后再交)。现在干脆直接下禁止令,要将一个通讯设备世界前4的企业生生掐死!

这个事件首先对国内企业界的震动是空前的,尼玛,跪着伺候美国佬也不行啊!哪怕自主品牌做得再好,也许某一天也会突然被美国人掐死啊!

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找备胎是唯一的选择。哪怕现在暂时还无法摆脱对美国芯片的依赖,但是,养一个国产备胎就成了大型电子产品企业迫在眉睫的大事(如果把备胎弄成日韩欧盟,也担心与美国佬步调一致的制裁啊),哪怕国产芯片成本高,性能还不稳定——国产电子产品的大佬们现在也很有兴趣花钱慢慢培养它成长。

所以,中兴事件一出,虽然对于中兴企业是乌云密布,但中国整个芯片产业却是普大喜奔啊!成千上万个过去半死不活的芯片初创企业突然成为全社会的香饽饽——缺钱?无数大佬挥舞着支票要求投资;缺市场?过去眼皮子都不眨一下的企业纷纷笑容可掬的要求合作——未来采购多少姑且不论,现实一个铁打的备胎身份是妥妥的!缺名气?无数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让国产芯片行业成为全民聚焦的明星产业。

在深圳、在上海、在合肥……无数芯片程序员捏着拳头泪牛满面、仰天长啸:

国产芯片产业的春天来了!

是的,国产芯片产业的春天真的来了。芯片产业不同于国防军工产业(如两弹一星)——集中国家的力量用钱砸是可以砸出来的。相反,国家力量在芯片这种市场化很高的产业反而有种找不到发力点的尴尬——你总不能逼着企业用国产芯片吧!(就在前几年我们中科院搞出一个自主知识产权的移动操作系统,这个系统是在大领导直接支持下搞起来的,后来找到一个互联网巨头,虽然有大领导支持的背景,但是该互联网企业同样不买账,理由也很充分——我们不能拿上千亿的平台冒险采用一个不成熟的系统。)

是的,发展芯片产业绝对不是领导做做指示,挖几个人才,搞几条生产线那么简单。

在商界,它需要市场的培育,需要企业的认同;在政界,它需要体制内统一认识,需要教育资源向基础理论倾斜,向理工科倾斜(截止到17年,全国高等院校开设集成电路专业的仅仅41个,这点后备力量对于一个年营收数千亿美元产业链无论如何是不够的),需要国家部委的资源向科技向集成电路倾斜——这些都意味绝大的阻力——当年中国加入世贸前后谈判好几年,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部委为谁的地盘多让一点还是少让一点无休止的扯皮。

然而,这一切因为一个中兴事件迎刃而解!

现在体制内即使最坚定“买船”论者也闭上了嘴巴。美国佬对中兴的致命一击反而让体制内统一的共识——要加大科技投入特别是基础理论的研究,要加大对集成电路后备人才的培养,要给与集成电路更多的产业政策的支持……总而言之一句话,要集中力量让“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后者已经写进中央的文件。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集成电路市场,全世界每消费100美元的芯片有53美元在中国。这个市场本来被以美国为首的少数巨头所垄断,每年赚钱赚得手软,现在一个中兴事件让中国政商两界前所未有的团结起来发展自己的芯片产业——依托全球最大的芯片消费市场难道还搞不出自主的芯片产业?

中兴事件一定会载入史册。

它就是中国经济版的“珍珠港”。

(图片来自新浪网)

3、美国佬为什么会这么干?

那么,美国佬为什么会这么干?它难道没有预判到这样干的后果吗?

这里我得打破一些国人对美国佬无所不能的迷信。

美国佬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就是对自己技术垄断优势的迷之自信产生对中国科研能力的误判。

2011年,美国国防部长盖茨访华曾傲慢的放言:“中国20年内不可能搞出自己的五代机”——结果,第二天歼20首飞……

2014年,中国的天河二号超级计算机以比第二名美国“泰坦”快近一倍的速度获得冠军。但是天河二号核心处理器用的是美国的XEON芯片,美国人于是禁止该芯片对华出口,企图用缺“芯”来干掉中国的超级计算机,结果逼着中国搞出自己的“申威26010”众核处理器,2016年,安装该处理器的神威·太湖之光超级计算机比我们之前的天河二号还快2倍,再次拿下超级计算机的世界第一,至于美国的“泰坦”被挤到了第三位。

美国人真不长记性。

美国芯片产业最大的潜在对手就是中国的同行,因为后者不仅背靠一个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而且有一个掌握巨大资源强悍的政府。所以,美国最好的策略不是强硬的鹰派,而是笑眯眯的鸽派,用低价倾销垄断市场迫使中国的芯片产业从研发到生产都无利可图全部垮掉。

可是,川普这样靠底层屌丝逆袭的总统不会有这个长远的战略耐性,他更急于用手中的优势牌在中国讹诈更多的利益以满足美国底层屌丝的诉求。至于什么长远战略对于川普就是扯淡,他不是布什这样老牌的政治家族可以通过几代人控制政局来慢慢进行战略布局——事实上川普能否赢得中期选举还是一个未知数。

所以,中兴事件包括后续对华为的调查更象是一种商人的讹诈手段。至于美国会不会扩大为对华进行全面芯片禁运,这种可能性很小。因为这么干基本等于对华发动全面的技术战争。

4、谁的损失更大?

全面技术战争谁的损失更大?

中国会不会一夜退回到“通讯基本靠吼,治安基本靠狗”的时代——这是一些没有受过科学思维训练的公知渲染的前景。

你们当中国人是煞笔吗?美国与我们彻底撕破脸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所有和平时期的游戏规则全面失效!意味着没有道理可讲了,那我还保护你美国狗屁知识产权,什么X86授权,什么ARM授权,什么高通专利墙,统统滚尼玛的大鸭蛋,哪个盗版好用用哪个,哪个好用就使劲造,依托全球最大的芯片市场以及电子产品消费市场,依托全球最强大的政府,还怕扶持不出一批芯片巨头?

还有,美国对华发动全面的技术战争,意味着美国高科技企业主动放弃中国这个最大的消费市场——不用中国反击,华尔街与产业界就能生吃了川普!

所以,现在美国派出一批强硬鹰派来华谈判某种意义上并非坏事,虽然对中兴很不厚道,但是我还是在祈祷,希望这些鹰派强硬一点,不要轻易解除对中兴的禁止令,让中兴事件发酵更久一些吧。

作者: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