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明月,杀气!

国会山之巅!

北美的寒风如同鬼泣,周遭死一般的寂静。

红衣

红斗篷

血红披风

披风之下,

一对寒光凛凛的分水峨嵋刺握在一双苍白无血的手中。

师太·佩洛西,白鹰帮下议事堂堂主,纵横江湖四十余载,罕逢对手。

79岁,对北美村妇来说,已是暮光残年,但对佩洛西来说,正值烈焰当空。

从来没有一位帮主敢对她出招,这对分水峨嵋刺逼退过小树丛,奥观海,就连拉链顿夫妇亦是对她连哄带拉。

(小说)唐尼斗师太,决战国会之巅!-神探007

今夜,她的瞳孔却在收缩,干枯的双手有些微微颤抖。

新帮主距她不过八尺之遥,一头金发在风中飞舞。

唐尼,73岁,白鹰帮第45任帮主,剑法独到,无踪可循。

没有人知道他的武功来历,也没有人知道他的武功究竟有多高。

酒是好酒, 上等的竹叶青,只是没有绝色的佳人,副帮主白头老彭独处一隅品酒,静观帮中老大与老三比拼内力。

汉堡不圆,但很管饱。

唐尼啃着汉堡,真正的剑客必须吃饱才能迎敌。

薯条已冷,大厨正在休假,汉堡还是前天招待杂耍艺人所剩之物。

唐尼决不会宽恕一个害他吃冷薯条的人。

”你来了?“师太按捺不住先开了口。

”我来了。“

”你终究还是来了。“

”我终究还是来了。“

”白鹰帮关门你不管?“

”草帽帮的墙,要银子。“

”你死心吧!“师太握紧了分水峨嵋刺。

唐尼嘻嘻一笑,”那你永远出不了门。“

”卑鄙。“

”卑鄙?“唐尼仰天狂笑,”我堂堂帮主竟不能到议事堂作帮情咨文。“

”无耻,我轿子到了机场被你手下赶了回来。“

”布鲁塞尔、埃及和阿富汗三日游,你倒是潇洒。“

师太晃了晃分水峨嵋刺,”帮中80万小喽罗生计怎么办?“

唐尼叨着冷薯条,”师太,我提议发救急银钱,前天是谁作梗?“

”帮中包打听,说书人,皆是我派之人,你跳进密西西比河也洗不清!“师太得意非常。

唐尼双眸寒光一闪,左手长剑挥出,右手掏出一物。

师太忙护胸前,”暗器?“

”发推而已。“唐尼收起手机,”现在全帮都知道你派精神失常。“

”出招吧!“师太一声暴喝。

唐尼背身,月光下,如标枪般挺立,国会山杀气愈来愈浓……

”你是女人,你先出招吧。“唐尼掌心却冷汗不断。

白头老彭闪出一步,向师太使了个眼色,不断摇头。

师太将分水峨嵋刺硬生生收了回来。

唐尼身形被月光划出一道长长的影子,”没胆量出手,我可要去陪压寨夫人了。“

”等一下!“师太心有不甘,”你与种花家商贾之战何时能停?莫非你要搞得百业萧条?“

”帮里帮外,谁人不知师太乃反种花家第一号人物?莫非是忌恨本王抢了风头?“唐尼背身冷笑。

师太话锋一转,”达沃斯大会,帮中无人赴宴,你安的什么心?“

”帮中不宁,何苦出门让人耻笑?“

”身为帮主,私通罗刹!人人得而诛之!“师太决心攻其要害。

唐尼果然暴跳如雷,”老毒妇,本王忠心,日月可鉴,你等反贼却蛊惑天下,搞得帮无宁日。“

唐尼出剑直刺师太,握剑的手指纤长,有力,指甲修剪得很干净。

喝的酒越多,眼睛越亮,头脑越清醒,白头老彭飞身而出。

老彭的刀,挡下了唐尼的剑,师太的分水峨嵋刺却吓得掉在地上。

”这是何意?老彭?“唐尼收剑。

”帮事为重,望帮主三思。“老彭言之恳切。

师太捡回分水峨嵋刺,”看老彭面上,饶你不死。“说罢,飞身消失于夜空之中。

唐尼深邃的眸子盯着老彭,”能不能帮我做件事?“

老彭有些心悸,”帮主何事?“

”帮我叫份汉堡,带可乐。“唐尼轻轻说道。”没厨子,没宵夜。“

老彭松了口气,身影一动,国会山之巅之剩唐尼一人。

(小说)唐尼斗师太,决战国会之巅!-神探007

拔剑四顾,月朗星稀,远处是黑漆漆的白宫,那里有最温暖的被窝和最柔软的枕头。但当差的越来越少,据说总有鬼魂在游荡。

虽然他剑气冲天,但却没有胜算……

白鹰帮的帮主,却要灭掉白鹰帮!这就是命。

他想哭,却在笑,因为笑总比哭好。

他又哼起那个曲子,悠悠荡荡传于夜空:花篮的花儿香,听我来唱一唱,唱一呀唱,来到了南泥湾,南泥湾好地方,好地呀方……

周遭空无一人,一位剑客,心中有不能说的秘密,又寂寞到了极点,弹铗而歌,以壮斗志。

白鹰帮有可靠的人吗?除了女儿,一个也指望不上。

达拉斯,敞篷车,飞刀,他经历过那个年代,师太也经历过。

他饿了,他感到幸运,因为只有死人才永远不会饿,他还活着。

只要活着,他就是天下第一剑客。

师太,不可能从了他,永远也不可能,必须斗下去,别无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