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看不见硝烟弥漫,俯视之下却是血流成河。胜利者权杖上的红宝石摇曳着嗜血的光芒,却不见王座之下尸骨累累。

马航MH17被击落之时,美国生化恶魔睁开血色双眸!-神探007

2018年5月24日,荷兰国家警察局中央调查部门主任威尔伯特•保利森表示,国际调查人员确定,于2014年7月17号击落马来西亚航空MH17客机的“山毛榉”9M38导弹来自俄罗斯军方。

对此,俄罗斯外交部和俄罗斯国防部均发布声明予以明确否认,俄外交部指出:“联合调查小组”(JIT)5月24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击落马航MH17的“山毛榉”导弹系统是从俄罗斯运到乌克兰境内的俄库尔斯克第53防空导弹旅的装备,但(联合调查小组)没有公布任何(证明自己结论)的确凿证据。”

马航MH17被击落之时,美国生化恶魔睁开血色双眸!-神探007

联合调查组(JIT)由来自荷兰、比利时、澳大利亚、马来西亚和乌克兰的调查员和专家组成。面对JIT指责,俄罗斯在缜密取证后开始反击。

2018年9月17日,俄罗斯国防部举行了新闻发布会,新闻发布会由俄罗斯国防部发言人伊戈尔·科纳申科夫少将和导弹炮兵总司令尼古拉·帕辛的中将举行,揭示了2014年马航MH17在乌克兰东部坠毁的新细节。

新细节的主要内容由三部分构成:JIT提供的Bellingcat和MSM上用来声称参与马航MH17事件的“山毛榉”发射器来自俄罗斯的视频是假的;2016年截获的无线电通信表明至少有一部分乌克兰军官意识到马航MH17系被乌克兰军方击落;由荷兰领导的联合调查小组展示的导弹碎片上的序列号可以确定导弹的生产时间和使用单位。

马航MH17被击落之时,美国生化恶魔睁开血色双眸!-神探007

对俄罗斯最直接有利的证据是第三部分,俄罗斯军方根据该国际调查小组展示的导弹碎片上的序列号,追踪了击落MH17的“山毛榉”9M38导弹的序列号。

这种导弹喷嘴组碎片序列号为9D13105000 No. 8-30-113和发动机序列号为8869032,经俄罗斯军方排查后认定是由位于莫斯科州的地对空导弹制造商Dolgoprudny生产。

俄罗斯军方称,上述导弹的文件仍然存放在工厂内,配备上述发动机和喷嘴组的导弹的制造序列号为8868720。

顺藤摸瓜,俄罗斯国防部获得组装导弹的序列号886847379,该导弹于1986年12月29日通过铁路运送到前苏联武装部队的军事单位20152,接收导弹的军事部队20152是位于乌克兰西部捷列波夫里亚的221防空导弹旅

前苏联解体后,根据乌克兰总统的法令,该部队更名为223防空导弹团。现在,223防空导弹团位于乌克兰利沃夫地区的Stryi市,拥有“山毛榉”9M38导弹系统,并参与了乌克兰东部的冲突。

马航MH17被击落之时,美国生化恶魔睁开血色双眸!-神探007

马航MH17被击落之时,美国生化恶魔睁开血色双眸!-神探007

俄罗斯提供的铁证显示击落马航MH17的正是这个所谓国际调查组成员之一的乌克兰。

乌克兰东部地区交战双方都拥有“山毛榉”9M38导弹,乌克兰作为当事国能够挤进所谓“独立调查”的国际调查团本身就不正常,而JIT在调查伊始就将俄罗斯定位为空难事件制造者,拒绝接受俄罗斯提供的防空民航数据和事发当地目击者证明。

从始至终,JIT都在掩耳盗铃。

马航MH17被击落之时,美国生化恶魔睁开血色双眸!-神探007

支持乌克兰击落马航MH17的另外一个重要证据是,马航MH17突然改变航线从乌克兰空域向东飞跃乌东交战区。

马航MH17飞行员开始规划的飞行线路是规避乌东交战区的那条航线,而最终在乌克兰空中管制部门的指挥下MH17改变航线飞跃交战区导致空难事故发生。

事实显示,当天乌克兰空管部门只改变了马航MH17这一架飞机的航线。另外,马航MH370与MH17机型相同,都是波音777,英国人掌握飞机发动机数据,而美国间谍卫星密布太空且地面情报网发达,参照911事件爆发后美国在48小时内就确认了凶手。

如果真是俄罗斯击落马航MH17,英国军情六处和美国中情局早就跳出来手持铁证指责俄罗斯了,又何须等到马航MH17被击落4年以后才语焉不详地急于盖棺定论?

马航MH17被击落之时,美国生化恶魔睁开血色双眸!-神探007

乔普兰戈与杰奎琳·凡·林的合影

所有证据都说明击落马航MH17的就是乌克兰,那么乌克兰为什么要击落马航MH17呢?

在2016年文章拨开马航MH17事件的另一个迷雾,中国为自己撑起生化保护伞!血饮说到,乌克兰是奉美国之命击落马航MH17的。

奥巴马在美国时间7月18日发表的一份白宫声明,约有108名艾滋病研究人员和活动者在此次空袭中丧生,其中包括2002年-2004年担任国际艾滋病协会主席的著名国际艾滋病专家荷兰人乔普・兰戈[JoepLange],当时他们接受美国前总统克林顿邀请前往澳大利亚墨尔本参加国际艾滋病大会。

实际上本次空难中遇害者还有另外几名专家,他们包括兰戈的同伴杰奎琳·凡·林(Jacqueline van Tongeren)、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格伦·托马斯(GlennThomas)、荷兰艾滋病基金会成员Pim de Kuijer和项目经理Martine de Schutter以及兰戈博士的妻子。

因为当时没有遇难专家具体名单,血饮当时将分析重点放在了乔普・兰戈身上,而忽略了一个重要人物---格伦·托马斯。

为何格伦·托马斯如此重要呢?因为本次空难发生的原因与格伦·托马斯息息相关。

格伦·托马斯是世界卫生组织新闻发言人,他发现了凯内马医院利用生物武器实验室中对埃博拉病毒进行人体实验的问题,这与世界卫生组织报告中提到凯内马是2014年埃博拉病毒在西非爆发的原点吻合。

拥有世卫组织发言人的身份且作为众多埃博拉病毒专家朋友的格伦·托马斯在查出该事件以后,拒绝与其他知情者一样将之隐瞒。

7月16号,也就是马航MH17坠机前一天,格伦·托马斯刚过完39岁生日,7月17号他乘坐马航MH17前往墨尔本参加世界艾滋病大会,将在会议上讨论艾滋病和埃博拉病毒是否“人造”的可能性,并讨伐索罗斯基金会为获取疫苗暴利不惜将埃博拉病毒从凯内马生化实验室中释放出来。

马航MH17被击落之时,美国生化恶魔睁开血色双眸!-神探007

后来的事实证明格伦·托马斯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在格伦·托马斯死后不久,塞拉利昂当地民众疯狂袭击当地的凯内马医院。

因为当地人发现,很多在凯内马医院的健康人在接受治疗以后感染了埃博拉病毒。

民众袭击迫使塞拉利昂卫生部于7月23日关闭凯内马医院,将病人转移到凯拉洪治疗中心,并命令美国杜兰大学停止检测埃博拉病毒。

2014年8月,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开始公开怀疑埃博拉疫情是否是由“人造”病毒引起的。

那么凯内马医院到底什么背景呢?埃博拉病毒如此危险,该医院不担心玩火自焚吗?

马航MH17被击落之时,美国生化恶魔睁开血色双眸!-神探007

原来,这个凯内马医院表面上只是一家普通医院,但事实上它却拥有高等级生化实验室,名义上他们使用试验性疫苗强制治疗,但实际上却故意将埃博拉病毒传染给了当地人。

准确说它不应该叫医院,应该叫凯内马生物化学武器实验室。该实验室隶属于五角大楼国防威胁降低机构(DTRA),与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和臭名昭著的杜兰大学合作在塞拉利昂研究埃博拉病毒。

亿万富翁乔治・索罗斯通过索罗斯开放社会基金会多年来在塞拉利昂、利比里亚和几内亚的“埃博拉死亡三角”中进行了“重大投资”。

这个“重大投资”指的就是投资美国在这三个国家的生化武器实验室,而凯内马生物化学武器实验室就是其中之一。

马航MH17被击落之时,美国生化恶魔睁开血色双眸!-神探007

格伦·托马斯逝世后,英国媒体对其同事进行了采访,同事普遍反应格伦·托马斯是个富有正义感的热心肠人。

加上世卫组织新闻发言人的身份,一旦格伦·托马斯代表世卫组织在世界艾滋病大会上提出艾滋病和埃博拉病毒是否人造的话题,将必然得到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的支持,必然在世界医学界激起惊涛骇浪。

美国以及凯内马实验室背后的索罗斯基金无疑将会成为众矢之的,届时以消灭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名、行生化入侵他国之实的美国将如何自处?

格伦·托马斯与艾滋病专家杰奎・琳·凡·林和乔普・兰戈相识,而乔普・兰戈博士和其他西方科学家不同,他大力支持中国艾滋病研究,乔普・兰戈力挺美籍华裔科学家何大一在1996年发明的“鸡尾酒疗法”

参加世界艾滋病大会前,乔普・兰戈在抗艾滋病领域取得重大突破,成果也即将在大会上公布。这几人相互认识,又都是西方科学界中不受幕后势力控制的异类,同坐一架飞机,都触碰到了跨国医药和财团利益,一锅端了,可谓斩草除根。

在乌东冲突前发生的颜色革命中,乌克兰公知成功上位执掌国家大权,对美国而言,由惟命是从的乌克兰下手那简直是再好不过。

马航MH17被击落之时,美国生化恶魔睁开血色双眸!-神探007

这也解释了前面乌克兰空管部门为何引导马航MH17飞跃交战区。之所以再次选择马航下手,同时也有威胁马来西亚的意思,不想第三次坠机就把嘴闭紧。

那么,为什么美国会认为一旦格伦·托马斯提出艾滋病和埃博拉病毒是否人造的话题,世界舆论就一定会指向美国呢?即使有人质疑人造,难道美国不可以用“阴谋论”予以反击吗?

事实上,人造话题一旦被热议,美国根本无法反击,答案的关键就在与艾滋病有密切关联的HHV-6A病毒和一桩陈年旧案,且让血饮一一道来。

马航MH17被击落之时,美国生化恶魔睁开血色双眸!-神探007

先来说这个HHV-6A病毒,它是HHV-6(人疱疹病毒-6型病毒)AB两种变异株种的A型病毒。

HHV-6的B型变异病毒是一种温和的疱疹病毒,在儿童中引起轻微症状,没有长期的副作用,虽会在人群中广泛传播,但不会抑制免疫系统,这一点与A型变异病毒则完全不同。

1995年12月7日,美国广播公司新闻频道主播彼得·詹宁斯引述世界著名病毒学家罗伯特·盖洛的话,向全美宣布找到另外一种可能导致艾滋病的病毒HHV-6A,罗伯特·盖洛称:“当你在实验室比较这两种病毒(HIV和HHV-6A)时,会发现HHV-6A更具破坏性”。

在ABC新闻的采访中,威斯康星大学医学院的病毒学家康斯坦斯•诺克斯(KonstanceKnox)描述了HHV-6在人体内的影响:“它可以杀死人。它能引起致命的脑部疾病,它能导致致命的骨髓破坏,它能引起致命的肺部感染”

其实,在此之前,美国科学家就已经发现艾滋病与后来被称为HHV-6A病毒之间的联系。

1983年4月23日,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简·泰斯(Jane Teas)在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上第一次发表了将艾滋病与HHV-6A联系起来的文章。

简·泰斯(Jane Teas)和她的同事、波士顿大学医学院的约翰·贝尔德卡斯(John Beldekas)发现,感染HHV-6A的症状与艾滋病患者的症状几乎一模一样。这两种疾病的共同症状是:发烧、淋巴结肿大、肺炎、皮肤损伤(如KS)和消瘦综合征。

马航MH17被击落之时,美国生化恶魔睁开血色双眸!-神探007

1986年3月8日,全球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再次刊登简·泰斯和波士顿大学医学院约翰·贝尔德卡斯的研究成果,他们通过血液吸附试验发现21名艾滋病患者中有9人血液中存在HHV-6A,通过免疫荧光试验发现10名艾滋病患者血液中存在HHV-6A。

之后美国德克萨斯州休斯顿的医学博士Patricia Salvato通过PCR扩增(聚合酶链式反应)发现98%的艾滋病患者携带HHV-6A病毒。这并不意味着剩余2%的人也没有感染HHV-6A,因为血液样本中可能没有病人体内其他部位(即淋巴系统)的病毒。

由此,约翰·贝尔德卡斯发现了两种病毒感染共有的9种特征,罗伯特・盖洛和卡里根都认可艾滋病是由两种病毒而不是一种病毒引起的

至此,HHV-6A与艾滋病的联系被全面揭露,之前所有研究人员都将目光集中在HIV病毒本身,而简·泰斯等人的研究则揭示了HIV和HHV-6A之间的相互作用关系是:如果你独自携带艾滋病毒,你可能只是一个长期携带者;如果你单独患有HHV-6A,你可能会患上慢性疲劳综合症(CFS),这会使患者非常虚弱。

如果你同时感染了这两种病毒,你就会患上艾滋病;同时,HIV在HHV-6A存在的情况下,比没有的情况下复制快15倍。

HIV和HHV-6A单独感染都不会致命,一旦同时感染必然成为艾滋病患者。

就像金庸武侠小说《倚天屠龙记》中,赵敏下毒明教教众使用“醉仙灵芙”和“奇鲮香木”混合一样,“醉仙灵芙”是一种水仙模样的花,本身无毒性。“奇鲮香木”本身也是无毒,可是奇鲮香木和醉仙灵芙这两股香气混在一起,便成为致命的剧毒。

马航MH17被击落之时,美国生化恶魔睁开血色双眸!-神探007

其实,直到现在艾滋病研究的方向依旧是对准HIV病毒本身,众所周知的是感染HIV并不一定就必然发展成艾滋病患者,如何才会最终发展成艾滋病人,关键点就在于患者是否同时感染HHV-6A。

令人疑惑的是,HHV-6A与艾滋病的联系是1986年就被确认的,距离现在已经过去33年了,为何现在很少有人知道呢?或者说是谁在误导何掩饰这一切呢?

在病毒发现过程中还出现了一个小插曲,这个小插曲揭露了遮盖真相的幕后黑手。

1986年8月,约翰·贝尔德卡斯(John Beldekas)应邀前往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发表了关于HHV-6A与艾滋病之间联系的研究结果。在这里他见到了世界著名病毒学家罗伯特·盖洛。

贝尔德卡斯把他所有的实验室工作样本交给了罗伯特·盖洛(Robert Gallo)。后来,政府要求贝尔德卡斯将他所有的试剂和实验室工作移交给政府,贝尔德卡斯照办了。

两个月后,盖洛在《科学》(Science)杂志(1986年10月31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称他发现了艾滋病中一个新的可能的辅助因素,一种被他称为人类B淋巴细胞病毒的病毒,他将其命名为HBLV(人类嗜B淋巴细胞病毒)。

盖洛发现HBLV也可以感染其他免疫细胞时,他又将HBLV改名为HHV-6A,对,大家没有看错,世界著名病毒学家罗伯特·盖洛无耻地窃取约翰·贝尔德卡斯的研究成果。

马航MH17被击落之时,美国生化恶魔睁开血色双眸!-神探007

要知道在美国科学界剽窃对方科研成就后果是非常严重的事情,为什么盖洛敢如此明目张胆呢?因为罗伯特・盖洛由美国政府的支持。

2016年7月5号,罗伯特・盖洛博士,这位声称在一九八四年发现艾滋病病毒的科学家在“SeanAdl-Tabatabaiin健康”上承认他发明了艾滋病病毒来削减世界人口。

现代医学也已经证明艾滋病就是生化实验室里制造出来的病毒,盖洛博士发明艾滋病项目研究得到了美国政府、军方的大力支持。HHV-6A和HIV是美国生化实验室选育、发明制造制造出来的。

美国政府要求贝尔德卡斯将他所有的试剂和实验室工作移交给政府就是为了斩草除根,遮盖艾滋病是由两种病毒共同感染的真相。

也正是因为军方和政府的支持,盖洛博士才敢明目张胆地剽窃约翰·贝尔德卡斯和简·泰斯的研究成果。

马航MH17被击落之时,美国生化恶魔睁开血色双眸!-神探007

那么美国军方和政府为什么害怕艾滋病是由两种病毒共同感染的真相被披露呢?这就关系到前面提到的那个陈年旧案。

1971年古巴哈瓦那爆发病毒疫情,并大规模扩散,这种高致病性病毒由俾虫传播,导致古巴经济遭遇重创、社会陷入全面恐慌。

地理上,古巴是远离大陆的深水域地区,且与美国断交更无陆地隧道相连,就是一个天然隔绝病毒的孤岛,古巴调查发现该次疫情是从相距很远的两个地方同时爆发。

生化战专家推断自然爆发疫情的可能性极小,因为在整个美洲大陆最不可能传染病毒的国家就是古巴,其天然感染病毒的可能性是全世界最低的。

如果在这里爆发大规模疫情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人工携带

1977年1月美国纽约《新闻日报》的约翰・卡明斯和德鲁・费瑟斯顿发表了一篇名为“古巴病毒爆发与中央情报局的关系”的文章,第二天全美各大报纸条均对此进行了转载。

在报道中他们写到“正是有了中情局的幕后支持,间谍人员才能成功实施了1971年对古巴的恐怖袭击,在那里引发致命病毒”

中情局线人将病毒美国境内送到巴拿马运河区的一个废弃的美国军事基地,这里有美国绿色贝雷帽特种部队建立的军官学校,美国军方和中情局在这里策划南美和加勒比海地区秘密活动。

病毒在这里装船以后,病毒容器被带到巴拿马和哥斯达黎加边界地区的博卡斯-德尔托罗,在加勒比海美国无人岛-纳尔萨岛中转,3月下旬病毒抵达160公里外靠近关塔那摩美国海军基地的一处古巴海港,在那里病毒被交给了反卡斯特罗的间谍手中,两个月后,古巴哈瓦那爆发大规模病毒疫情。

马航MH17被击落之时,美国生化恶魔睁开血色双眸!-神探007

美国纽约《新闻日报》的此次报道遭到美国中情局的否认,但另外一件事情证明这不过是中情局的狡辩。

1984年9月10日,反卡斯特罗的古巴国民爱德华多·佩雷斯在纽约联邦地方法院接受审判,其供认1980年作为摧毁卡斯特罗治下古巴的中央情报局生物战计划的一部分,其携带病毒乘船从佛罗里达州前往古巴传播病毒。

同样是1980年,古巴第二次爆发大规模病毒疫情,疫情蔓延加剧了恐慌,引爆世界移民史上著名的“马列尔事件”(MarielBoatlift)爆发,卡斯特罗领导的古巴政府愤怒之下驱逐了数万名要求离开古巴的古巴人。

前面文章说过罗伯特・盖洛博士承认自己创造了艾滋病病毒,并且自己还是联邦特殊病毒研发项目的项目官员,艾滋病就是由这个研究机构设计的复合产品,从1964年到1978年秘密的联邦病毒研究项目花费了5.5亿美元来制造艾滋病

其实早在艾滋病被发现之前的1971年,盖洛博士就为艾滋病申请了专利。不过当时没有艾滋病这个名称罢了,他申请的病毒与后来发现的艾滋病病毒一模一样。

艾滋病爆发必须同时感染HIV和HHV-6A才可以,1971年也就是盖洛博士申请艾滋病专利的同一年古巴爆发大规模病毒疫情,时间上正好吻合。

同时HIV病毒经过伪装成疫苗进入包括曼哈顿的黑人接种系统中,在黑人区全面扩散。

马航MH17被击落之时,美国生化恶魔睁开血色双眸!-神探007

病毒是不长眼睛的,潘多拉魔盒被打开古巴成为第一个受害者以后,美国很快成为下一个。

1980年马列尔事件卡斯特罗驱逐数万名古巴人以后,美国国务院立刻表示将接纳这些古巴移民,愿意为其提供政治保护,随后大量古巴人前往包括迈阿密在内美国佛罗里达州。

当时的新闻报道显示,这里面有许多人是同性恋、病人或囚犯,在佛罗里达一些古巴同性恋难民与同性恋人群混杂在一起,许多同性恋者把古巴男性流亡者当作室友。

当时,HIV作为一种良性病毒,已经大量存在于一些同性恋群体之中。当时,纽约市的一些同性恋者邀请古巴难民和他们一起住。

1980年末,第一例GRID(同性恋相关免疫缺陷)出现在纽约市。

1981年6月5日,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发病率与死亡率周刊》上登载了5例艾滋病病人的病例报告,这是世界上第一次有关艾滋病的正式记载,这距离古巴人大量通入美国佛罗里达州仅过去了一年。

1982年9月,美国疫病预防控制中心将该病重新命名为“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英文缩写为“AIDS”,中文音译为“艾滋病”

当一个受感染的献血者的血液被用于研制乙肝疫苗时,病毒很快就通过美国主要的同性恋中心传播开来。美国佛罗里达州在南北战争时期就是著名的黑人奴隶州。

从古巴逃离的人携带大量的HHV-6A病毒,在这里与黑人普遍携带的HIV病毒实现交汇。

单独感染两种病毒中的一个是不可能致死的,携带HIV病毒更不会直接演变成艾滋病人,当这两种病毒通过体液交换传播时,它们就感染发展成了艾滋病人

于是艾滋病在美国全面爆发,这才是美国艾滋病爆发的真正原因。

马航MH17被击落之时,美国生化恶魔睁开血色双眸!-神探007

马航MH17被击落之时,美国生化恶魔睁开血色双眸!-神探007

上面图一是美国黑人分布图,图二是美国艾滋病人分布图

与此同时,受感染献血者的血液制品又被XX组织做成大量的疫苗接种给非洲数百万人

同一时间段,古巴军队受苏联邀请作为雇佣军参与安哥拉、刚果、津巴布韦、莫桑比克等西非和南部非洲国家内战,仅在安哥拉就有5万名古巴雇佣军参战。

于是HHV-6A病毒传染随之大面积扩散,这些国家又是美国提取HHV-6A原始病毒的发源地,HIV和HHV-6A在非洲再次交汇。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艾滋病同时在两大洲爆发。

古巴有大量黑人,艾滋病爆发主要在美国南部和东部地区的黑人区,这也造成了当今世界总是将黑人和艾滋病联系起来的原因,其实他们也不过只是美国生化病毒战的受害者。

正因为古巴遭遇了美国生化袭击,卡斯特罗政府大力发展医学,与南非一样在本国打造了发达的医疗行业。

无耻的是,种族主义严重的美国政府对此装聋作哑,并极力遮盖艾滋病发病原理,放任艾滋病带来的死亡蔓延。

在他们眼中,黑人根本就不是人,毁灭你,与你何干?

艾滋病在美国爆发以后,开始向非洲大面积传播,而美国政府和艾滋病发明者盖罗博士则将这种疾病本末倒置栽赃给非洲的猴子,让全世界都认为这种疾病从非洲爆发,睁只眼闭只眼的美国政府和冷血的盖洛博士就这样看着艾滋病向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扩散。

1985年,一名美籍阿根廷男子以旅游者身份进入中国,不久因为病发住进了北京协和医院的加强治疗病房。

各种抗感染治疗均无效,最后在血清检测中发现艾滋病病毒,也就是说中国在境内发现的第一例艾滋病是一个外国人。

经过询问后才知道,这位患者曾经定居美国,有同性恋史。最终他没有逃过病魔的摧残,仅仅住院40个小时,就命丧黄泉。

1989年北京协和医院在67份梅毒血清中发现第一例艾滋病病毒,同年南京市在进口血液制品中检测出艾滋病病毒。

也就是说中国的艾滋病是通过人员携带和进口西方的血液制品被带进中国境内。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中国的艾滋病都是欧美类型的原因。

所以,惯于无赖的美国可以用任何理由指责中国,唯独不敢用艾滋病做借口,原因也在这里。包括中国在内,目前艾滋病已经全面传播到了全世界各个国家。

马航MH17被击落之时,美国生化恶魔睁开血色双眸!-神探007

分析了这么多,大家可能会问为什么血饮能查这些资料呢?其实这要感谢艾滋病爆发的上世纪70-80年代消息闭塞,那个时代互联网还没有全球普及,报纸杂志出版物都还是纸质的。

正因如此,这些珍贵的资料才得以保存,血饮才能通过综合分析这些资料还原出艾滋病爆发到传播的全过程。

也正因如此,一旦格伦托马斯在世界艾滋病大会上提出质疑艾滋病是人造的这一话题,全世界的科学家们顺藤摸瓜,也必将发现艾滋病是美国生化病毒战的产物,事件恶劣程度将远超卡舒吉事件对沙特影响百倍。

美国政府将面临全世界的口诛笔伐,多年来扛着的虚伪的道义大旗也就再也扛不下去了,这才是美国命令乌克兰击落马航MH17的真正原因。

目前,攻克艾滋病已经成为一种世界性医学难题,那么有治疗艾滋病的方法和路径吗?答案是肯定的。

第一,既然HHV-6A和HIV是感染艾滋病的两个共同条件,且HIV在HHV-6A存在的情况下比没有的情况下复制快15倍,那么可以采取物理和化学两种隔离方法阻断HHV-6A对人体免疫细胞的感染和破坏。

第二,1995年6月24世界著名免疫学家,杰伊·利维在《柳叶刀》杂志上撰文指出,艾滋病患者需要高水平和活性的NK和/或CD8来阻止疾病的发展,因为NK和CD8细胞可以破坏被病毒感染的细胞。

CD8和NK细胞是对抗艾滋病的第一道防线和最后一道防线中最好的一道防线。如果没有高CD8s或活性NK细胞的保护,人就容易受到机会性感染。

Levy在他的报告中强调,现有的治疗艾滋病的药物只处理血液中的游离病毒,未指向感染细胞中的病毒,而被感染的细胞是产生病毒的工厂。

其实杰伊·利维已经指出了治疗艾滋病的理论路径,那就是细胞免疫疗法。

马航MH17被击落之时,美国生化恶魔睁开血色双眸!-神探007

在文章血饮|揭露基因编辑婴儿身上那些让人不寒而栗的细节!中血饮列举过几种主要的细胞免疫疗法:

第一种方法是利用基因编辑技术增强的免疫细胞直接在人体内杀死HIV病毒,该方法已经于2018年7月通过中国监管部门许可,是全球首个尝试借助免疫细胞治疗被视为不治之症的肺癌的治疗试验,该方法通过抽取志愿者的免疫细胞,利用基因编辑技术对其进行改造修饰,然后再重新注入人体。

第二种方法,采集人体自身免疫细胞,经过体外培养,使其数量成千倍增多,靶向性杀伤功能增强,然后再回输到人体来杀灭血液及组织中的病原体、癌细胞、突变的细胞,打破免疫耐受,激活和增强机体的免疫能力,兼顾治疗和保健的双重功效。

其他的还包括,细胞因子诱导的杀伤细胞(CIK)疗法、树突状细胞(DC)疗法、API生物免疫治疗、DC+CIK细胞疗法、自然杀伤细胞(NK)疗法、DC-T细胞疗法等。

11月26号,中国在该领域的研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武汉科技大学生命科学与健康学院张同存、顾潮江两位教授发明名为“一种治疗HIV(艾滋病病毒)感染的嵌合抗原受体的重组基因构建及其应用”。这是全球首个“应用CAR-T免疫细胞治疗艾滋病”的发明专利,可以完全清除HIV病毒

马航MH17被击落之时,美国生化恶魔睁开血色双眸!-神探007

第三种方法就是中医疗法,世界著名免疫学家,杰伊·利维在《柳叶刀》杂志上指出“不幸的是,像AZT和其他类似的药物,已经被证实可以抑制CD8细胞数量”,AZT是葛兰素威康制药公司生产的一种抗艾滋病药物。据称,它能够防止艾滋病病毒的母婴传播。

帕特里夏·萨瓦托(Patricia Salvato)医生同样表示,导致艾滋病原因还包括目前许多治疗这些疾病的药物,这些药物本身具有免疫抑制和白细胞计数低的特点。可以使用草药替代这类药物治疗艾滋病。

这方面给我们的启示是,中国应该大力发展传统中医药,将传统医学发扬光大,让那些祸害人世的杀戮者和欺骗者再没有为非作歹的空间。

文末要说的是,生化战线索相当凌乱、内容相当庞杂,本文仅是2019年血饮生化战争系列文章中的第一篇,这篇文章对HHV-6A和埃博拉病毒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如何被研制出来以及攻克艾滋病在生化防护中的重大意义等诸多问题尚未彻底解惑。

下篇文章血饮将继续追踪隐秘线索,为大家揭露美国生化战的邪恶计划。

货币战争看不见硝烟弥漫,俯视之下却是血流成河。胜利者权杖上的红宝石摇曳着嗜血的光芒,却不见王座之下尸骨累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