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人—-微妙的关系-神探007

“知道先生好喝茶,区区一点茶叶,不成敬意。”李先生递上手里拎着的一盒茶叶,对着那个人笑说道。

八月份,李先生曾委托那个人代管他们在马来西亚沙巴的油气工程工地。眼下,项目还处于停顿之中,但好消息似乎有了一点。李先生左右无事,就来到新加坡旅游,当然也要来看看张先生这位朋友,顺便听听他对于马来西亚目前局势的看法。毕竟,工程停下来不是个事儿,如果能够早一天恢复,对李先生来说,实在是好事一桩。

“哈,这个我就不客气了,虽然我这里不缺茶叶,但我知道你们从国内带来的肯定都很不错。怎么样。李总,你这次来新加坡是旅游呢还是有公务在身?”张先生笑问。

“唉,旅游嘛,哪有心情啊,这一大摊子工程停在那里,心里总是不踏实啊。至于公务,嘿嘿,我的公务现在就是琢磨什么时候复工。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张先生,我这次来新加坡,就是想问问你,你看火候是不是到了?我们的工程是不是有了复工的希望?”

去年七八月份马来西亚大选后,政局突变,新一任总理马哈蒂尔上台后,宣布暂停中国在马来西亚的诸多项目。其中既有铁路项目,也有油气管道项目,而李先生就是油气管道项目中的一个分项总经理。当时虽然有些恼火,可是这种上升到两国政治层面的事情,不是一个项目人员可以左右的,所以李先生只好下令停工,并把停工后的项目保全工作委托给了张先生。毕竟,张先生在东南亚具有很大的影响力,且更是一个赤胆忠心的华夏之子。只要他答应保全的东西,就一定不会受到损伤。这一点,李先生现在已经可以确定。

“哦,此话从何说起,你听到什么消息了吗?”张先生问

“是这样的,昨天我看到一则消息,马哈蒂尔对于中国暂停的工程提出了新的建议,说是只要中方同意在铁路项目的规模上略作修改和减小,马来西亚就同意工程复工。虽然这次没有提到我的油气管道项目,但我想,应该都会作此处理吧。如果真是这样,我就得准备准备了,毕竟,施工人员都已经被分散到世界各地的其他项目上,如果真的可以复工,我得尽快协调,要不然会来不及的。”

“那你对此的看法是怎样的呢?你觉得如果修改计划,缩减规模的话,你作为一个施工方和投资方,可以接受吗?”张先生不做正面回答,接着问。

“嗨,事情弄到这一步,如果真的可以恢复施工的话,我当然愿意,虽然修改计划和缩减规模会给我们带来一定的损失,但总比这样无休止停下去要好啊。少赚总比不赚好,即便以后马来西亚政府真的会因为违约而赔偿我们违约金,但这个相对于接着施工的话,我们还是会亏本。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接受马哈蒂尔的这个建议。”李先生露出迫不及待的样子。

“我倒不这么看。李先生,只怕你还是要等一等,我也希望中国政府不要轻易接受马哈蒂尔这个老狐狸的建议。当前着急的不是中国政府。哦,当然不包括你这样的施工单位,我说的是中国政府。而是马来西亚。”

“啊,为什么呀。这难道不是马哈蒂尔想要挽回颜面的做法?如果让他原封不动的恢复项目施工,那岂不是在打他自己的脸?毕竟,当初是他提出这个项目停工的,如今他作出略作修改的建议,不就是为了让自己有个台阶下吗?”

“你的这种想法太过乐观和善良了,李先生。这次马来西亚新政府暂停中国项目的做法,可不仅仅是出于经济上的考虑,更多的是国际政治上的衡量。停也是因为这个,现在想要复工也是因为这个,站在经济利益上,你的想法固然是对的,因为马来西亚政府根本就赔不起这笔违约金,所以复工是迟早的事情,但是站在政治利益上,马哈蒂尔想要的或者更多。也或者他的想法会更加出乎你的意料。”

“这话怎么说?”李先生有些愕然。李先生虽然常年从事国际项目建设,但对于国际政治这些东西倒也真的不是很熟悉,但他知道张先生这么说一定有他的道理。

“首先我们可以认为这是马哈蒂尔抛出的一个烟雾弹,他提出了修改项目和缩减规模,但却并没有提出具体的修改方案,这一点颇为值得怀疑,一旦中方答应他的要求,万一他得寸进尺,提出了中方难以接受的修改方案,你们该怎么办?答应吧,那就可能会弄得不伦不类,最终建成的项目会达不到预期目的。这样他就有话可说了,说中方的项目果然像他预言的那样对马来西亚毫无用处。这样一来,会给中国在东南亚其他国家正在修建或准备修建的项目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如果中方在答应之后发现不合理予以拒绝,那他更加有话可说,说中国人根本就毫无诚信,不尊重马来西亚政府的诚意。这样他就可以返被动为主动,拿到了他的话语权。”

“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可是这种欲盖弥彰的做法我估计并不会令国际社会信服,也不会让马来西亚民众满意。”李先生提出自己的看法。

“好,就按你说的,本次马哈蒂尔的确是拿出诚意想要恢复项目施工,而且最终的修改计划也符合双方的利益。但你不要忘了,马哈蒂尔虽然赢得了大选,并把前总理纳吉布送进监狱。但他也早已经说明,自己会在执政的中途把总理职位让给安瓦尔。这个安瓦尔可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要知道按照马哈蒂尔的说法,他在位不过一年多的时间了,在这样一个短时间内,你们的工程想要建成只怕不可能。”

“那是,恢复施工还要修改计划,这个谈判估计也得几个月,真要落实到恢复施工,估计干不了多久,安瓦尔也就上台了。”李先生插嘴到

“正是如此,如果安瓦尔上台后再次提出修改或终止,那该怎么办?如果不答应,那肯定会闹掰了。因为既然中方答应了马哈蒂尔的修改计划,为什么他安瓦尔就不能也修改一下呢?可是如果答应,那你这个项目最后会成为什么,只有天知道了。”

“呀。。。。张先生,你说的真是不错呢。这就是这些国家的弊病啊,每一次政府更迭,都会闹这种幺蛾子。唉,举步维艰,举步维艰啊。。。。”李先生一声长叹。

的确,这些年中国在世界各地的基建工程总是会遇到这种情况,虽然这是李先生第一次碰到,但在他的公司以及兄弟单位,遇到这种情况的可就多了去。希腊,斯里兰卡,马尔代夫,还有在南美和非洲都遇到过。所以李先生才有此感慨。

“其实也不用叹息,更不用害怕。我觉得只要中国保持强大的国力以及进一步发展海外军事存在,这些以后都不会是问题。毕竟,只要这些国家和地区想要发展,就必须得做这些项目,放眼四海,还有哪个国家有这样能力呢?”

“那张先生你觉得中方现在应该怎么办?”李先生问。

“呵呵,我说了也不算,但如果是我的话,就绝不同意修改。即便真的要修改,也得马方拿出一套可行性方案出来先看看再说,绝对不能因为想要恢复施工就急着答应他们的要求,还是那句话,现在着急的不是中方,而是马来西亚,再怎么说,国际公约他们还是要遵守的,真要不行,就让他们赔钱。赔不出钱的话,那就老老实实的按原计划施工,切不可优柔寡断,贪图小利而让他们这种小心思得逞。因为这种小心思是无穷无尽,没有止头的。”张先生说的很是果决。

“这样的话,我们还要继续等下去?”李先生有些失望。

“倒也未必,既然马哈蒂尔有了这种说法,说明他已经有所松动。这时候中方只要态度坚定,他或许就会再让一步。毕竟,他不能真的就此作出巨额赔偿。现在道理在中方一边呢。我觉得与其现在和马哈蒂尔做没有保证和约束力的讨价还价,还不如等到马来西亚自身生变。要么是安瓦尔上台再说,要么是安瓦尔和马哈蒂尔之间发生龃龉,无论哪一种情况,中国都可以从中寻求新的突破点,也可以一蹴而就的实施原定项目规划,这比现在讨价还价要好得多。”

“哦。。。。张先生,真是服了你。这么复杂的关系,你竟然就这样给捋顺了。嗯,看来我此次是不虚此行啊。接下来,我是不是要注意一下我国政府的回应呢?”

“具体的回应肯定是虚的。我估计应该是这么回应:中方尊重马来西亚政府的吁求,并会就此积极展开商讨,也希望马方政府重视中国在马来西亚的利益并给予保护。”

“啊。。。。这。。。怎么理解?”李先生一头雾水。

“很简单,就是不答应,但不是直接拒绝。国际关系上,也很少有直接拒绝这回事儿。毕竟以后大家还要做朋友的。”

“哈哈哈哈。、、、、、厉害啊。张先生。”

“其实,这只是中马之间的一点小事情,这件事的背后,还隐含着国际政治在东南亚的大博弈。眼下,东海,南海方面中美都开始了事关去留的较量。眼下博弈的关键点虽然不在马来西亚,可马来西亚也是一个策应方。你看眼下台湾问题有了新动向,越南又爆发了大的动荡,斯里兰卡和马尔代夫都发生了一系列的政局变换。围绕这一地区,中美的热点关切也越来越多。在这种情况下,马哈蒂尔这个老狐狸当然不会放弃索求好处的机会。这时候,中方尤其要坚定态度,不为所动,否则,被他国效仿,那就不是中方在马来西亚一国的损失了。”

“明白了,张先生,我明天出门玩玩去,被你这么一说,我倒不是很着急了。如果越南真的发生动荡,我们通过越南到达马来西亚铁路的步伐也的暂缓了。嘿嘿,还真的不是太着急啊。”

“那可不一样,你要注意,还有老挝和泰国呢。有人想要吃拿卡要,可也有人箪食壶浆的迎接中国建设大军的前往呢。哈哈哈哈。。。”张先生一阵大笑。因为此时,就在他老挝的居住地,一条铁路已经开始修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