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1年6月,德国撕毁苏德互不侵犯条约,320万轴心国军队入侵苏联,开启了苏德战争;同年12月,日本撕毁美日密约,350架日本飞机对美国珍珠港基地空袭,开启了美日战争,至此,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并进入高潮。

无论是历史迷还是军事迷,普遍对德国和日本入侵苏美两个超级强国无法理解,往往将其归结于统治阶级的穷兵黩武。

而如果从政治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如果德国无法拿下乌克兰的资源和巴库的石油,日本无法拿下印度支那的资源和婆罗洲的石油,在同盟国的封锁之下,别说两国的军队无法开动,国内巨大通胀引发的民怨,都能把两国的军国主义政府推翻。

因此,命运就会逼着他们走下去。

“巴巴罗萨”和“虎虎虎”的50年后,1991年,当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开始对华围堵封锁的时候,日本和德国这俩被美国驻军的“儿子国”,却忤逆“爸爸”,率先打破了封锁,重启对华贸易和技术。

因此,中国那些90年代左右崛起的企业背后,从张瑞敏的海尔到董明珠的格力,很多都能看到日德两国的影子。

正是日德两国的倒戈,导致美国对华封锁的计划功亏一篑,随后各个西方国家为了争夺市场,纷纷抢着重回中国。在这个背景之下,小平同志南巡,中国重启了伟大的改革开放。

90年代,作为儿子的日本敢于率先忤逆美国的背后,除了中国广阔市场的经济利益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当时的中国,是全球排的上号的“能源输出国”,也是80年代日本最重要的石油和煤炭的来源地,对于日本这种极度缺乏能源的国家来说,能源是维持国内稳定和基石,也是国家发展的生命线。

1941年的日本明知道国力无法跟美国相比,但还是硬顶着对美不宣而战,就是因为被美国掐住了石油生命线,日本半年之内无法解决国内必然崩溃,反而开战不仅最起码能多活几年,还能有一线生机。(就像盟军都好打进柏林了,希特勒还在暗室里面画圈圈诅咒美苏两国领导人去世)

所以,就像相信权健这些保健品能够能治病的患者一样,心里明知道可能不好用,但是即使一丝的希望也会让他们孤注一掷,这是因为,人和政治团体都一样,都有着生命体的求生欲

而值得注意的是,之前对华不怎么友好的默克尔和安倍,在2018年突然大变脸,背后也许正是“求生欲”在作怪。

1991年日本急切的向中国寻求能源的背后,是90年至91年爆发的海湾战争,所引发的第三次石油危机,由于伊拉克原油供应的中断,三个月内,国际油价从14美元急升至42美元/桶的高点。

油价的高涨,自然引发了全球制造业和经济的衰退,拖累全球GDP增长率在1991年跌破2%,而当时全球经济发动机的日本,也正是在海湾战争的半年时间,将十年累积的巨大泡沫捅破,从此进入了二十年的大萧条。

而美国则迎来了近二十年的飞速发展。

虽然石油顶多是最后一根稻草,但从某一个角度来看,日本的经济成也石油,败也石油。

在冷战结束之前,美国及“西方石油七姐妹”一直打压原油价格,因为这样一方面有利于资本主义国家低成本发展资本主义工业,另一方面有利于压制老对手苏联这个石油出口大国。

譬如80年代初,特朗普的偶像里根迫使沙特增产,搅乱欧佩克,打压油价,在推动工业发展的同时,遏制通货膨胀并使得热钱回流美国股市和房地产市场,而且,低油价也成为了捅死石油第一出口大国苏联经济的最后一刀。

但是,随着80年代末苏联的迅速衰败,美国的全球战略从美苏对抗变为遏制其他竞争对手,原先共同对抗苏联的盟友,欧盟的德法以及东亚的中日韩,这些依靠着石油的制造业强国,反而成为了美国需要围堵的对象。

在没有意识形态对抗的前提下,没有了直接的冲突,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竞争,就变成了周期性的洗牌,而我们会发现,冷战结束之后,美军、经济周期和原油价格,便有着非常巨大的正关联性。

1986年至1990年,在沙特的增产配合下,国际油价长期10块钱出头,因此以日本德国为代表的制造业强国突飞猛进,经济一度超越美国,惹得美国频频挥舞贸易大棒。

直到1990年9月,老布什通过海湾战争,一口气将油价突破40美元,相当于把制造业强国们的成本一次性翻了数倍,配合广场协议的日元升值,一口气打穿了制造业出口大国日本的泡沫。

等日本股市和楼市的泡沫破碎,海湾战争也结束了,油价又重新跌回10块钱。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孩子死了奶来了。

而中国却抓住了这个历史性的机会,利用国际油价的低迷,推动改革开放吸引投资建厂,迅速从石油出口国变身为石油进口国。当年8亿件衬衫换飞机段子的背后,就是石油化纤产业的飞速发展。

1995年之后,在日本和西方国家的注资之下,亚洲经济迅猛发展,四小龙们发展石油钢铁,四小虎发展石油化纤,但是,与此同时,国际油价也迅速从10快出头拉到了97年的30快。随着台海危机带来的地区紧张,以及亚洲制造业成本的上升,索罗斯为代表搞出的东南亚金融危机,将这些缺乏能源供应的国家一波带走。

而有着国内完整能源体系,也是当年我们从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中走出来的重要原因,正是凭借着国内的石油供给,降低了外汇的消耗,避免了资本回流引发的问题,维持了物价,使得我们平稳的渡过了大下岗和大洪水。

1999-2000年,在美国互联网带动的一路高歌之下,以及北约轰炸南联盟,油价一度从10块出头冲破30美元,不过随着互联网泡沫的破灭,油价又随之跌回了20快以内,但是欧元也在科索沃战争中下跌了30%,再无与美元对抗的势力,同时也埋下了欧洲内部分裂的种子。

而全球油价涨的最凶猛的,莫过于小布什任期内,凭借着911、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一连串的战争,让石油从十几块钱一口气突破到了140多美元,然后,全球经济危机爆发了,油价一口气跌倒了40美元附近。

当然,即使40块钱油霸们依然赚钱,只是中间一百多块钱是不是被哪些中间商赚走了,就不知道了。

而在此之后,随着希拉里主持的制裁伊朗和阿拉伯之春,伴随着美国经济的复苏,油价又迅速反弹,于是,刚被全球经济危机重创的欧洲,又爆发了欧债危机,闹得英国都跳船脱欧了。

而如今呢,叙利亚战争引发的伊朗问题,使得2018年国际油价的凶猛上涨,随着美股的突飞猛进,最终演变为法国遍地的黄马甲。

所以,如果大家有兴趣仔细翻一下历史数据,就会发现,自冷战结束以来,每一次金融危机的背后,我们能够看到,美军、石油、股价之间的正关联性。

所以,今年默克尔、马克龙、安倍们又一次的转向支持中国,也许意味着有怒,也有怕。

最近几个月来,美股与国际油价的正相关性越来越趋同,这对于全球经济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

就像各国军队早年都有一个规定,在桥上走路必须便步走,因为历史上各国军队齐步走都有把桥踩塌了的历史,甚至中国因为人多,还创造过把附近城墙震塌了的记录。

回归过去几十年的历史,每一次美股随着油价一起飙涨的时候,接下来出现的都是一次金融危机,甚至可以说,涨的比例越狠,到时候摔的越重,而整个2018年,在10月之前,我们看到的都是油价与美股齐飞,10月之后,就变成了油价共美股一色跌。

但是,随着美股的下跌,我们现在看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动作,就非常的有意思,在美股和油价开始趋同之后,特朗普一边狂拉美股一边狂打油价,试图将两者剥离协同。

如果回顾美国经济2020年截至的加息周期,原本是要在2020年左右进行一波全球震荡和资本收割的,因此,按照历史的走势,国际油价也应该配合资本市场的走势,甚至还会出现一些地区紧张。

因为只有资本市场和能源市场相互配合,才能够利用制造业国家内部的通胀,实现一次完美的资本主义产业升级和进化。

不过,一直为能源和军火扯嗓子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今年下半年突然转了性,不仅对石油出口大国伊朗网开一面,给予了豁免,还顶着全球的压力,联合沙特大幅增产并打破欧佩克的协同,导致年底国际油价的直线下跌。

而特朗普这些动作的背后,同时炒掉了国防部长马蒂斯和白宫幕僚长凯利两位关键位置上的老军头,并要求撤军叙利亚,可以说,几乎凭借一己之力,将美国军政财三界的周期布局完全打乱。

按照既定的周期,美国应该是在2020年,也就是特朗普的大选年,来一波全球的经济周期。但是很显然,梦想着连任,带领着美国再次伟大的特朗普,肯定不希望来一波08年式的大崩盘,所以如今一连串的政治手腕和联合各路盟友,试图逆天改命,修改经济周期。

但是,在特朗普的任性之下,对于美国来说,在能源价格没有周期性上涨的情况之下,美国终结加息周期对其自身有着极大的危险,很有可能会在下一波周期中,出现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局面,反而给其他科技强国在下一波的科技浪潮中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

所以,可以预见的是,2019年,全球会进入到一个变幻莫测的时代,在不按套路出牌的特朗普带领下,任何的突发事件都会导致一连串不可预料的连锁反应。

最后,借用毛主席的一句话献给我们的2019:天下大乱,形式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