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明,对川普的另一种解读,本文有些提法,比如五大地缘断裂带,伊朗在叙利亚博弈的另一种原因,分析的并不多,所以笔者从这个方面解读一下,请指导。

01 川普理念,“成年人”离开,“听话人”上来。

随川普内阁中最后一位“成年人”马蒂斯的离开,川普需要的“听话领导班子”初步组成,川普2019年有大干一场的准备了。

川普的烦恼是多位团队成员不知“朕的心”,所以他的内阁成员,要么被解职,要么因“没能力领地川领导意图”而辞职:2017年有FBI(联邦调查)局长,白宫幕僚长、首席战略顾问、卫生部长、总统府新闻发言人,2018年有国务卿、国防部长、司法部长、国家安全助理、联合国代表、经济委员会主任、白宫联络国、通讯部主任。。。如此走马灯式的换将,使他最初的核心领导团队中的人物几乎全部离开。从事政治的人物离职,没有其它原因,只有政见不合一条。估计川普先生愤恨的是离职的众人不理解“朕的不确定就是确定”这一真理,而川普正是利用这点重新打造他的团队,以实现他的宏大计划---改变目前的世界游戏规则,重新打造“美国优先”条件下的世界新秩序,由美国主导重新制订新的规则标准。

从结果来看,能“理解”川普用意的,只有两个人:副总统彭斯、他女婿库什纳,自己人。

02尝试能看明白川普的“大战略”。

(1)美国成为石油出口大国的背后,是一套完整的组合拳,而川普则在完善这个计划

世界各大产油国,真正富裕的也就是海湾国家,其它的国家仍然是贫穷的,比如尼日利亚、津巴布韦等国,主要原因石油控制在美国资本集团手里,不管石油价格如何变,石油作为政治工具、金融杠杆的职能并没有变,美国也并不是靠出口石油赚钱,而一在布局。这个局的真正核心是伊朗,笔者估计,如果美国石油出口规模达到他需要的度的时候,通过石油的杠杆作用,将石油价格压低到一定价位后,伊朗在制裁之下入不敷出,国内民生凋弊,民怨沸腾,先让伊朗内部闹起来,然后用川普曾经说过的话作注脚:“我们不会从伊拉克撤军,因为伊拉克可作为军事基地”,那么伊朗就真的危险了。

目前伊朗的重要支撑方是俄罗斯、中国,到了剔除掉俄罗斯、中国对伊朗的政治、经济、军事支持的那天,美国就会迫不及待的出手了,不动手是因为时机不成熟,川普现在只不过继续执行这一政策罢了。

于是,美国虽然已经是石油出口大国,但川普却说“低油价很好”就可看出端倪来,现在的石油就是产能过剩,海湾国家基本上是完全听从于美国安排,操纵油价直接打击的是非美体系下的伊朗、俄罗斯。伊朗收入主要靠石油,而石油、能源、资源出口是俄罗斯经济支柱,在低油价下,俄罗斯没有足够的资金用于军事开支,展开军事行动自然是万分小心,而伊朗的特殊性在于国内民生,石油收入达不到标准,民生会下降,所以低油价首当其冲的就是打击俄罗斯、伊朗。

另一个对伊朗至关重要的国家就是我国。低油价对我国经济发展是有利的,因为我国每年进口量达4亿多吨,但美国人选择从另一个方面对我国展开攻击,于是对我国贸易战开始了,从制造业源头遏制我国,减弱对石油需求第一位的,第二位也是直接打击我国的经济发展。

笔者估计如果按美国人设计进展的话顺利,五到十年左右内,伊朗局势会到一个拐点。

补充一句:目前世界七大石油公司,多数为美国控制,美国通过石油杠杆,每卖出一美元石油,美国便可赚取6-8美元,石油本身的价格,对美国并不重要,关键在石油作为战略武器的杠杆撬动世界经济的作用。

(2)伊朗与俄罗斯的反击。俄罗斯在叙利亚的争夺战略目标比较多,地中海支点、中东基地、中东地缘支援,而伊朗目标很明确:保护自己的安全,将战线推到以色列。

目前伊朗已经将战线发展到叙利亚西南部的戈兰高地附近,而伊朗支持的真主党从以色列东部威胁以色列安全,从战略态势讲,这叫钳形夹击态势,如果从以色列的角度看,这种安全压力是如芒在背的,所以以色列非常愤怒,越境打击伊朗军事基地。

川普退出伊核协议,肯定是以色列在背后、做工作,而他的女婿库什纳在庆祝美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址时顺便访问色列境并在其境内的“哭墙”停留,回国不久,川普便决定放弃伊核协议,其中的关窍相信朋友已经明白了。

伊朗的军事反击,对美国的战略计划是威胁,所以必须干掉伊朗。

(3)从叙利亚撤军的背后,是以退为进的策略。叙利亚的战略价值,二千来年来没有变过,一直是各方势力争夺的要塞,美国保持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第一是保持在这一要塞的存在,以免让俄罗斯独吞,第二则是保护以色列,打击伊朗在叙利亚的军事力量,第三可制约欧洲。

而由于土耳其对自身安全的原因,对美国支持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武装导致土美关系恶化,导致俄土伊三国成立在叙利亚问题上的联盟,导致美在叙境内无法顺利展开。撤军只是为安抚土耳其而已。

美国不会放弃对库尔德人的支持,因为库尔德人,恰好是未来美国人的“最大工具”之一,某种程度说,未来库尔德武装的价值,有超过以色列的可能,因为只要库尔德人存在“建国梦”,就是中东各国的大患,美国随时可利用库尔德人问题对中东相关国家发难!所以,美国下一步极可能的步骤是将库尔德武装向伊拉克境内移置,转移到幼发拉底河以东,伊拉克境内的摩苏尔附近安置。

03 美国战备转型

美国国战略转型并不是川普首创,早在2011年就已公开提出,是奥巴马提出将战略重心转向亚太,提出战略东移,并计划将60%的军力部署到亚太,而川普上台后,成立印太战区,便是这种战略安排的延续,至于川普的“不确定”,只是执行细节的不同而已。

美国准备动用亚太地缘裂块。从美国人部署来看,它是有意打造五大地缘裂块带:欧亚边缘地缘断裂带(历史上产生过大规模的冲突)、欧洲内陆地缘裂块带(此断带暴发过二次世界大战)、欧非地缘断裂带(一战、二战都涉及)亚洲南太地缘断裂带(二战时日本的争夺方向)、高原两侧地缘断裂带,并利用这五大地缘断裂带国家间的矛盾,达到预防在亚太地区出现可能挑战美国霸权的国家

为什么说中美矛盾,缓和只是表面临时的,而矛盾深化是实质的?原因在此。从基辛格、美国前总统卡特最近的发文看,如果将这两位的文字游戏绕人的地方去掉,剩下的“精华”部分,仍然是中国威胁论,责任在中国,我们千万不要掉以轻心。

04 美元加息,仍然会持续一段时间。

据统计,美国企业流回到美国的利润“只有5000多亿美元”,也就是还没有达标。川普与美联储的双簧还会演下去,这一切,都是为“规则”。

从美国战略预设看,美国优先的利益取得,要完全儿吞是不可能的,而美国的份额如何达到最大,则是美国要忙的。美国对欧洲盟友的发难,从另一个角度解读,是在做争“份额”的工作,这就明白为什么英国人声称要在南海建立军事基地了,作为传统帝国的老玩家,英国佬看得很清楚,这一切的原因在于未来的中国,是规则的参与者,份额的有力争夺者。

如果稍微再展开一下说,未来规则的四大玩家中,中、俄、美是天生的大玩家,而欧洲作为散沙一片,已经失去了大玩家的可能,所以英国只能选择配合美国。

05 风险就在这里。

从国力来说,中国是美国取得最大利益的最大障碍,从能力来说,当然也是美国眼中的威胁,对付中国,是美国既定策略,没有我们幻想的空间。这也是我昨晚“第一课”中强调中国2019年有两道坎的原因所在。

从外交上说,中国的外交重点第一目标放到欧洲,第二目标瞄准俄罗斯,第三目标是瞄准第三世界国家,必要是以发展国家代言人的身份出现,未尝不可,当然内部团结,军事准备在到位是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