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座:最后一个问题,咱们谈谈台海形势,特朗普2018年找了很多的麻烦。蔡英文就中美关系通过了好几个法案,尤其是双方这个交流,不限等级都可以,履行协定,大家说你这么不限等级,军舰都可以来访问了,各级的高级官员都可以互访了。所以2019年把台湾问题放在整个的战略格局当中去考虑,会不会出现更为严重的事情?

国家的完全统一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要求,不会等到2049年-神探007

政委金灿荣:我个人其实挺担心的,有两个逻辑。

一个是,大家知道,11月份台湾有一个地方选举叫“九合一”选举? 选举的结果是国民党方面顺利拿了15个县市,民进党从13掉到6个去了,好像上个礼拜就有个各县的议会议长选举,民进党又输了,就搞到1席,国民党拿了19,所以就出现了一个逆转,原来是绿营在2016年选举占绝对优势,现在又开始翻盘。在面对翻盘,蔡英文有两个选择,一个就是回到“九二共识”,跟大陆和好,然后好好发展经济,拼经济。我觉得这是一条正途。

但是现在好像各种迹象表明,她不是走这条路,她进一步投靠绿,就是台独极端分子,这就很危险了。所以现在看看她怎么选择,如果她往深绿走,这个对两岸关系是非常不好的。

另外刚才张将军也提到了,美国有一些人要打台湾牌,所以最近弄了好多法案,旅行法、拨款法案等等,这个就危险了。因为根据国防拨款法,是否会建议派美国军舰去台湾,如果一个航母跑到高雄,那是不是严重挑衅?所以是有危险存在的,因为大家知道台湾问题挺复杂的,它至少是个三方游戏,我们大陆只是一方,台湾是一方,美国是一方。

我们这一方是属于现在最有信心的,觉得时间在我们这边,我们一定是追求统一的,这个目标很坚定。我们其实挺有耐心,因为觉得时间在我们这。但是那两方有点着急,所以现在就要注意别让“急独”和美国极右翼结合,如果出现结合,那就非常危险了。我其实挺担心台湾问题。

Q
A
&

局座张召忠:下一次国民党这边朱立伦要竞选,你估计下一届有戏吗?这国民党有戏没戏,还有不到两年的时间。

政委金灿荣:我并不是研究台湾内部情况的专家,从各种媒体情况来讲,就台湾内部的民意调查来讲,无论是蓝还是绿,他们在民众当中的好感度都赶不上柯文哲,柯文哲挺领先的。所以看他的那个态度,他最近挺回避,人家问他会不会参选2020的时候,他说:“我们目前好好做事”,他在家里增长力量。所以有一点变数,他(柯文哲)实际上是白色,“蓝绿白”三家。所以未来局势挺难讲。

Q
A
&

局座张召忠:国民党也是扶不起来的阿斗,原来马英九形势多好,他不作为,不统不独不武,结果错过了一个非常好的时机。现在我们提的目标是到2049年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我自己的理解是台湾问题必须解决,那是底线,就不能够再拖久拖不决,不能说一天拖,到2049年还解决不了,这不行,这是我自己的理解。 但是要解决,到2049年没多少年了,他会向哪个方向发展?国民党上来,还是磨磨唧唧像马英九那一套,就是反正应付你大陆,赚你的钱,最后反正我就是不解决这个事儿。将来这个怎么弄?你说打仗也不行。

政委金灿荣:在19大报告第三部分,确立了14个工作方向,其中第12个就是一国两制和平统一。这个里面有这么一句话:“国家的完全统一,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要求”,就应了刚才你那个观点,所以是应有之意。这个问题不解决,中华民族怎么能说自己民族复兴,所以这个问题是应该确定的。谈问题,要以统一的方式解决,我觉得这个是没问题的,只是时间和方式问题。

我可能比你乐观一点,我(认为)就不会等到2049年的。可能在我们这个不远的将来应该会解决,而且武力的可能性偏大一点。但是运作得好的话是不死人的,动武,但不死人,有点像以前我军队傅作义的做法:围而不打。这个需要一点时间,需要发展,如果形成某种绝对的军事优势封住台湾,然后再做一点工作,国家的完全同意的可能性是较大的。

局座张召忠:最后请金教授对回望2018、展望2019,做一个总结性的发言。

政委金灿荣:2018确实我们外交遇到了一些麻烦,美国为首的西方对我们的敌意上来了,而且出出手出得挺快。所以外交是有一些麻烦,这是事实。另外我们国内经济因为种种原因也不太好,一个国内经济不好,外面也有麻烦,所以看上去我们现在有一些困难。

国家的完全统一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要求,不会等到2049年-神探007

国内经济我不太懂,我不说了。但是就从外交来讲,我认为除了中美关系有问题,其他还好。因为我们中国外交四大部分、大国周边发展中多边大国,就是中美出了问题,中俄挺好的,中欧还凑合,就是这一个方向,周边现在很好,原来中日中韩中朝都有问题,现在东边这三对关系都改善了。南边我们原来跟菲律宾、越南有点矛盾,现在也控制了;西南印度,以前老闹事,去年暴乱闹事,但因为我们很克制,所以这个也控制了。西北是五个斯坦国,五个斯坦国中土库曼斯坦没去,其他我去了四个。这五个斯坦国总体对我们挺好的,所以中国周边挺好的。发展中国家也不错,在所有大国中像中国这样重视发展中、尊重发展中国家真是没有的,所以反过来这帮兄弟们对中国也是比较信任的。最后多边国际组织,我觉得我们现在也不错。一个我们现在GDP第二了,因此我们在联合国的会费就第二了,股权上来了,发言权当然上来了,这很简单。第二我们还有一个运气,就是特朗普特别不喜欢国际组织,而且很任性,动不动就退群,你一把手任性退群,那二把手坐在这自动就成了一把手了。

所以我认为,从外交角度来讲,我们承认有问题,这个问题也不小,但是不要太紧张,因为大局还是好的。2019年我一方面有点期待,另外也有点相信2019年可能我们的经济会好一点。随着我们政策调整到位,经济会好一点,经济好一点以后,我们对外谈判地位又会再好一点。所以不出大问题的话,我们2019年的形势,我是倾向于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