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两道坎

新年上班第一天正遇到同事讨论TW问题,谈到“和平统一”时有同事发表情绪激昂演说,语气不善,这说明统一大业作为茶余饭后的中心话题很常见,同时,有不少人对我国统一策略还有不少误解,对我国争取“和平统一”四个字方略并不真正理解。总体上说,从纪念《告台湾同胞书》我领导人发言可看出,目前的重点任务仍然是发展经济、继续强大国力为第一要务,而最大力度的让台湾问题不在最近几年内成为我国崛起的绊脚石为目标。从国内、国际局势看,我国正生于产业转型的最关键时期,敌对势力发难也正利用我们这一点而蠢蠢欲动,这是一道“坎”。

观察下来,由于美发起的对我贸易战并没有达到目的,我国的忍耐力与应对能力超出美国人预期,而且中国的反击手段、反击力度、反击效果并不比美国差,这种情况下,美国“另选他路”对付中国的迹象越来越明确,给中国设置障碍,在其它地方开设新的博弈点,因而我们2019年有几道坎要过,笔者眼中的重点“坎”有两道,一个是防范金融风险,另一个是台湾问题,这两个坎我们只要谨慎小心,不给敌对势力可利用的机会,我们肯定能过去。当然,从国内情况说,一方面要求执政团队头脑清楚,反应果断,意志力坚强,勇敢面对敌对势力挑衅与讹诈,最快速度的判断局势发展动向与敏捷的调动力量使用,另一方面要求我国民众团结,不信谣言,重大新闻与事件只信核心媒体发布,不为一些无良自媒体鼓噪而动摇,而且敢于付出。

从历史观感说,国家在博弈中取得胜利,则会惠及百姓草民,国家博弈失利,则灾祸随时会降临在百姓身上,古代贤明为什么说“家国一体”就是这个原因,有了国家的支撑,小民才能平安生存,失去国家的庇护,小民则流离失所,动荡不安,通俗的说,国家胜利了,利益取得、胜利红利巨大,后人可享受几十年乃至百年和平,比如抗美援朝、抗美援越、1962、1979年自卫反击战,若败了,那就麻烦来了,比如鸦片战争、甲午战争、1931年的“9.18”……正好明后年是庚子、辛丑年,也就是2020、2021年连续两年的历史又会勾起我国国民的痛苦历史记忆,这两年分别是庚子、辛丑年,相信朋友们对历史上的这两个年份都清楚我国发生了什么。

02 第一道坎,金融。我们要知道,硝烟弥漫的战场是战争,而悄无声息的金融博弈也是战争,某种程度上说,我们对热的战争并不怕,但对金融博弈我们仍然是“新手”,二战后,西方利用掌握的话语权、游戏规则、娴熟的金融技巧,发动的金融战并屡屡得手,受到攻击的国家往往是一地鸡毛,哀鸿遍地,几十年经济成果被掠夺后一夜解放前。

有朋友可能说我国有雄厚的国力,凭借我国能力足可应对任何金融风险,这样说有点托大,事实上我们必须严防死守,其实西方每一次金融攻击我们应对都不轻松,单纯从公开的香港金融保卫战透露的信息就可看出金融战的惨烈!。

西方发动金融战,主要是利用对象国家的金融漏洞与国家策略失误完成的,大体分为三种。

第一种,金融开放情况下的本币的可自由兑换。平时遇到朋友说,既然我国人民币未来要国际化,为什么不进行可自由兑换呢?实质上,这是西方、特别是美国逼迫我国金融开放的核心部分,本币可自由兑换,是可轻易发动金融金融攻击的第一个条件。第二个条件是本币与美元挂钩。1997年,泰国、马来西亚、印尼先后实行了与美元挂钩条件下的本币可自由兑换,由于以上国家经过八九十年代的经济急速发展,发展中失衡、外汇短缺的漏洞被对冲基金抓住,结果西方金融集团提前布局的隐性资本悄悄推升对象国货币升值,到一定程度时,在短期内大量热钱突然注入,将对象国的资本市场炒得更热,然后突然做空,将掌握的大量泰铢投入市场,回收美元,泰国外汇很快消耗殆尽,结果泰国金融危机一夜间暴发,泰国一天内泰铢贬值17%,资本市场对泰铢丧失信心,加速卖出泰铢,几天内连续下跌,泰国多年发展被浩劫一空。同样,印尼也是如此,一年内货币贬值85%,马来西亚也好不到哪里去,而宇宙大国棒子下场更惨,三星股份被西方大量掌握。

最可怕的是金融攻击获利的金融大鳄们是“择优而食”,就象野猪破坏大片庄稼一样,他们获利一美元造成的对象国损失可能要百倍于此!

1997年十月,美国对冲基金对我香港展开大规模的攻击,他们从香港的“外资”银行借来大量港元投入市场做空港元,港元一度下跌10%以上,香港特区政府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先后动用外汇一千多亿才击退了金融攻击,稳定了汇率。

多说一句,现在我国加强金融管制,加强对移动支付、电子商务的管理,都是防范金融风险的一部分,主要为预防敌对势力将掌握的大量人民币投放市场,冲击人民币市场稳定,到时,关键时期必实施键策略,估计可能会对某些朋友造成一定的不方便,到时理解就行了。

我为什么一直对快速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特别是实施可自由兑换会不赞同原因在此。虽然我没有高深的金融知识,但对金融攻击的原理还是了解的。

货币作为可流动的财富,特别是电子货币化后,流动性更强,象水一样,流进流出,只要控制在渠道理流通,束紧堤坝不溃堤就是安全的,但西方金融集团是贪婪的,他们利用规则可控制“水的流向”,冲垮堤坝。金融的攻与防,其实就是控制与反控制的斗争与博弈,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堤坝修得高高的。

第二种,是西方智库热心的为对象国出主意,当然,对象国经济出了问题,外汇资金短缺,结算出现困难,对西方必有所求,西方答应可提供“援助”,条件是接受“建议”,这种建议其实就是西方智库经过精心推算,反复计划后的建议,当年俄罗斯在叶利钦时期,西方智库为俄罗斯提供的建议就是“休克疗法”,国有资产快速私有化,这是一剂猛药,结果大家看到了,西方,特别是美国吃得脑满肠肥,有了“黄金十年”(1990-2000)。

第三个条件变相掠夺国有资产。有两条路径:第一条,国有资产被改建为某个“新型的股份公司”,然后逐渐变更法人,通过“合法手段”鲸吞国家资产,第二条路径,简单粗暴的将国家资产租赁赎买,直接归私。苏联时期的大量国家资产就这样被贩卖到西方,最著名的就是购买切尔西足球队的阿布,据说他鲸吞的苏联国家资产达百亿英镑!

为什么一些“经济学家”建议实行国有资产私有化?为什么一些“经济专家”建议对国家企业实施“股份制”改制?重点在这里!――当年他们也是这样建议俄罗斯的,这种办法美其名曰“休克疗法”,核心细节在此!

随后就是采取金融手段作杠杆,进行“隐性”金融攻击,多次洗劫,结果苏联帝国积累的庞大资产在一年多被掏空,直到普京上台后对金融寡头动手,才遏制了俄罗斯的国有资产、资源的继续流失。

03 第二道坎,台海问题。

在我国重大战略安全中,有六大方向,东、西各三个,而最急迫的就是台海、南海。对我国关联度来方面说,台海问题更具体急迫,如果说,南海的回旋余地还可以大点,对手在南海制造临界战术,比如有时进入我12海里我们以驱逐了事,然后是外交部口水仗,但台海就不可能的,底线更具体清晰,因为已经写入《反分裂法》里了。

2019年,美国极可能会在台海问题上有大动作,离我红线越来越近,甚至有时可能越过红线。它们利用民进党九合一选举失利,急火攻心的时机,鼓动菜殃冒险的可能性极大。现在菜殃已经明确不承认“九二共识”,菜殃团队知道经过此次选举后,二年后选举基本无望的情况下,有放手一搏的可能性。

九合一选举失利,对菜殃党是致命的,意味着以后执政的机会几乎没有了,这是有前车之鉴的,陈水遍折腾了八年,菜殃折腾了两年,这十年让台湾民众看到了民进党只会搞街头斗争,治理无方的劣政表现造成的巨大冲击,基本上对民进党已死心,更重要的是,民众对和平的期望对战争的恐惧交织下,只有选择和平一路可走,这样民进党就没机会了,他们只能利用剩余的行政资源作最后一赌了。

而美国也恰恰可利用菜殃党的这种心理鼓励它们挑战大陆底线,挑衅大陆神经,让大陆陷入“选择性困难”,只要一出现“选择性困难”犹豫,美国就可大做文章了。这就是为什么我在文章开头说:“执政团队头脑清楚,反应果断,意志力坚强,勇敢面对敌对势力挑衅与讹诈,最快速度的判断局势发展动向与敏捷的调动力量使用”的原因了。

纪念《对台湾同胞书》四十周年,是一次喊话与国际提醒。其用意是将祖国大陆的诚意表现的更加充分,第一步占领道德高地,体现大陆的正义性与合法性,第二步是对台湾内部发出号召,关键的两年岛内各统派、百姓必须全力与大陆一起遏制台独,这是“和平统一”的最大前提条件,第三步,则是为“其它手段”作注释,加强性的强调。

从笔者理解看,这次纪念活动,已经最大限度的将大陆的底线展现得清晰明确,当然更是提醒相关势力要“适而可止,不可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