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旧迎新,我们刚刚送走了风云多变的2018年,迎来了崭新的2019年。在刚刚过去的一年里,中美贸易摩擦持续不断、欧洲国家政治经济低迷、中东各国势力交错、拉美国家纷纷陷入危机,这些阴云也给2019年带来了很多不确定性。

如何评价刚刚过去的2018年国际局势,特别是持续将近一年、对中美乃至世界都产生极大影响的中美贸易摩擦?面对2019年依旧严峻的世界局势,中国外交又该如何启程?观察者网专访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美国问题专家金灿荣教授,开启新的一年世界局势观察。

【采访/观察者网 小婷】

观察者网:刚刚过去的2018年依旧是一个特别艰难的年份。区域政治不稳、全球经济低迷,您怎么评价2018年的国际局势?

金灿荣:2018年的局势有几个比较突出的特点:

第一,大国竞争重新成为国际政治的主基调。在9·11以后,有一段时间是大国合作为主,但由于去年初开始,美国陆续发布了一系列报告,这些报告的基调就是对美国来讲,主要的安全挑战是大国竞争,而不是恐怖主义,而且还很明确地指出中国和俄国是主要竞争对手,这样就把国际政策基调转换成了大国竞争,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

第二,贸易保护主义盛行,这也跟美国有关,因为主要都是它发起的。在西方的政策智慧里,“自由贸易”已经被边缘化了,现在用的都是“公平贸易”,至于公平不公平,则是由他们主观来确定的。

第三,地区局势复杂化。我认为有三个地区的局势比年初预期的要差,第一个是欧洲,欧洲出现了黄马甲运动,而且从法国向别的国家蔓延;乌克兰和俄罗斯发生了刻赤海峡对峙。快到年底时,科索沃要建国防军,搞正式独立,引发了塞尔维亚和俄罗斯的抗议,目前各方反应比较克制,还没有变成危机,但也是一个新的隐患。此外,东欧国家右翼执政成为趋势,现在的捷克斯洛伐克、波兰、奥地利、匈牙利都是右翼执政。

第二个是中东局势变得扑朔迷离。二战以后中东主要是两大矛盾,一个是美苏争霸,源于外部矛盾,第二是巴以矛盾,是地区内部矛盾。现在中东出现了非常微妙的变化,外部大国竞争开始有一些衰退。年底美国出人意料地决定从叙利亚撤军,欧盟很显然在这个地方也不会有太大作为了,因为他们能力有限,虽然马克龙口气很大,还要管这个事儿,但他管不了了。中国肯定是没兴趣,俄罗斯也主要是守叙利亚这个点,这也是唯一的据点,别的地区好像也不太感兴趣。

这是一个很微妙的变化,外部大国在中东的竞争好像有点消退,但地区的地头蛇变得很活跃,最明显就是土耳其,还有伊朗、以色列、沙特阿拉伯和埃及,形成了微妙的关系。

金灿荣:2019年,中国外交怎么走?-神探007

这其中,埃及好像不太愿意参与这个地区的国家博弈,赛西总统想跟中国合作,促进国家工业化,搞苏伊士运河工业园区,对地区博弈好像比较低调,但土耳其极其活跃。伊朗是矛盾的焦点,2018年美国跟伊朗关系恶化,5月8日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美伊矛盾上升,伊朗与沙特、以色列的矛盾也是上升的,沙特和以色列之间现在事实上结成了盟友。所以五大地头蛇,有一个有点走逍遥派路线,沙以虽然民族不一样,意识形态不一样,但好像结成了盟友。突厥人国家土耳其极其活跃,伊朗比较低调,它是实实在在地扩展自己势力。

现在中东的态势很新,强龙撤退,地头蛇崛起,地头蛇之间的关系极其复杂,地区矛盾现在变得很大、很复杂。以前地区矛盾就是巴以矛盾,现在是四个矛盾:第一个矛盾是什叶派和逊尼派的矛盾,也就是伊朗和沙特的矛盾,同时体现在也门内部;第二个矛盾是库尔德人要独立;第三个矛盾是土耳其要切实追求新奥斯曼主义;第四个还是老的巴以矛盾。

中东局面现在变得比较混乱,虽然还有极端恐怖主义和世俗主义矛盾,但现在看起来极端主义的势力在消退。总之现在中东的结构是二战以后还没有出现过的,大国想撤退,地区强国跃跃欲试,矛盾比以前多,所以中东的局面变得复杂、胶着,而且是很负面的,对地区发展不利。

第三个比年初预想要差的地区是拉美。这里经历了阿根挺经济危机、委内瑞拉危机、中美洲非法移民潮危机,巴西选出了巴西版的特朗普,说明民众对原来的政党不满。所以这三个地区我感觉2018年的态势是不好的。

还有两个问题比预期好。一个是恐怖主义虽然还存在,但好像没有以前那么尖锐。再一个就是随着中国“一带一路”的推进,很多国家的工业化在稳步推进,而我始终认为工业化是解决非洲难题的关键。非洲不是像西方认为的那样送去什么民主自由就能发展,这没什么用,送去了以后只是添乱,非洲实实在在要的是就业机会。传统农业是没什么就业机会的,现代制造业才能创造就业机会,中国人给非洲的就是现代制造业,是就业机会。

再就是亚太去年也不错,亚太包括东北亚、东南亚、南亚、中亚,再加上大洋洲。虽然我们中国经济好像遇到了一些困难,但是东盟地区的经济不错,印度经济也不错,相比较而言亚太经济还是最有活力的。另外亚太原来有两个安全热点,一个是南海,一个是朝鲜半岛,2018年朝鲜半岛局势明显缓和,应该算全球的一个亮点。在南海问题上,中国和东盟国家开始谈COC(地区行为准则),南海问题对区域内国家关系的损害得到了控制,虽然域外国家美国、日本、欧洲也还在捣乱,但是没有域内国家配合,它们的介入还是很有限的。经济发展,加上两个地区热点得到控制,所以我认为亚太地区还是不错的。

这是三个差的、两个好的,还有两个是看不懂,一个是美国,一个是俄罗斯。

美国现在国内矛盾很大,但是前三季度经济相当好,第四季度经济有点下滑,但是短期下滑还是长期下滑,现在我们还不知道,至少就前三季度来看确实不错。对外贸易摩擦,美国也有点收获。比如说他强迫两个邻居加拿大和墨西哥修改了北美自贸区协定,按照美国的版本搞了新协定,强迫韩国修改了美韩自贸协定,强迫沙特这样的土豪国家给他买单。当然也有点代价,美国和谁都搞贸易摩擦,搞的形象不太好。

俄罗斯情况有点复杂,它的内部经济还是不太好的,但是跟前几年比好像不下滑了,去年好像稳住了,虽然没有强劲增长,但至少不下滑了。另外普京去年推行退休年龄制度改革,得罪了不少人,支持率有所下滑。外交上,和西方还是有很多矛盾,西方还在制裁俄罗斯。特别是和乌克兰的刻赤海峡危机,俄罗斯还是有点被动的。和中国的关系很好,和印度的关系也不错,在叙利亚问题上也有优势。所以俄罗斯是政治基本稳定,经济虽然没有强劲增长,但不下滑就不错了。

这大概就是世界各个地区的基本情况,我们可以总结为世界各地局势发生了明显的差异化发展:大国竞争回来了,贸易保护主义出来了,地区走向很复杂,这是2018年总体的国际形势。

观察者网:2018年中国外交的态势如何?

金灿荣:中国外交现在遇到一个难题,美国对中国的定位改变了,过去四十年,美国给我们的定位是有缺点的伙伴,但是到了去年,定位就很清楚了,变成了主要的战略竞争者,从长期看也是唯一的竞争者,因为他们认为俄罗斯经济是没有前途的,是个跛足巨人,不构成威胁,长期只有中国构成威胁。这个定位就比较严峻的了,可以说是一个很糟糕的定位。美国这个国家就是个土豪国家,脾气很大,行动能力很强,一旦把你定位为对手,马上动作就来了,今天就表现为贸易摩擦。

去年3月22日,特朗普总统签署总统令,对中国发起贸易摩擦,而且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贸易摩擦已经不能囊括所有情况了,实际上已经变成了一个混合战。

严格讲贸易摩擦是指这两个动作,一个是征税,一个是设置非关税贸易壁垒。但是美国对华为、中兴的举动,我认为已经超出了贸易战的范围,属于科技战。同时汇丰银行、渣打银行彻底终止了和华为的贸易来往,在我看来就是开始启动金融战了。另外在去年整个贸易摩擦过程中,还伴随着舆论战。定期在中国网络上会有一些很奇怪的事例,有些很早就已经被辟谣的谣言再度复活,有些大V也很默契地转发,这就是舆论战。

整个背后的逻辑就是美国对我们的战略定位变了,然后以贸易为切入点,逐渐开始往别的方向蔓延,到现在实际上达成了一个混合战。而且美国不仅是自己和中国打,还拉着盟友一起,比如华为就是五眼联盟的动作。所以这是我们中国外交的一个特点,我们遇到了一点麻烦,西方的领袖美国对我们的态度变了,而且采用混合战的复杂手法,一环接一环,好像中国有点被动了,也引发了我们国内有些人没有信心。

我想强调的是,虽然中美关系不好,我们外交上有一些压力,但是在我看来,其实中国的整体外交形势并不是很糟糕。中国外交由四个部分构成:大国外交、周边外交、发展中国家外交和多边国际组织外交。大国外交中又包括中美关系、中俄关系和中欧关系。中俄关系应该讲现在是不错的;中欧关系有矛盾,但没有中美关系那么尖锐,现在其实就是大国外交的美国方向出现了明显的问题。

周边外交,中国现在应该讲是不错的。我们国人一定要知道,中国的周边形势是最复杂的,我们有20个邻国,在所有大国当中我们邻国最多的,人口也很多,中国和周边国家的人口加起来大概占全人类的55%。另外因为西方殖民有很多遗留问题,包括陆上、海上边界问题,还有种族矛盾。再加上古代历史上周边有些国家对中国的记忆不太愉快,对中国有防范心理,反华情绪比较大。所以客观上讲中国的周边环境是不太好处理的,但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觉得现在中国周边外交挺好的,东南西北这些矛盾得到了比较有效的控制。

中国和发展中国家外交也挺好的。2018年中非论坛、中拉论坛顺利召开。客观来讲,在所有大国中,中国肯定是对发展中国家最尊重和最重视的。反过来他们对我们的信任也是相对比较好的。

最后就是周边国际组织外交,2018年也是不错的,因为中国现在经济增长了,国力增强了,给各个国际组织的会费都增加了。因此从国际组织角度来讲,我们就成了主要的财政来源。财政贡献上来以后,话语权当然就相应上来了。再加上美国很任性,2018年退了很多群,也给中国发挥引导作用提供了空间。美国是一把手,现在一把手甩手不干了,我们作为二把手,理所当然承担了更大的责任。

所以虽然2018年中美关系变得比较差,但是就总体外交而言,其实还可以。

金灿荣:2019年,中国外交怎么走?-神探007

观察者网:2019年是中美建交40周年,中美关系会继续斗而不破还是有新的突破?

金灿荣:首先得肯定中美这40年挺成功的,给双方都带来了巨大的利益。美国通过与中国合作,在战略上赢得了对苏联的竞争优势,最后赢得了冷战。如果没有中国的帮助,美国也就不可能赢得冷战。在改革开放进程中,美国通过参与中国的改革开放,也获得巨大的经济利益,我们通过中美和解创造了比较好的外部环境,也为改革开放提供了巨大的帮助。另外通过与美国和解,中国全面融入国际社会,国际地位有所提高,所以应该是个双赢,谈不上谁欠谁的。

但现在美国有个心理就是我们欠他的,特别是10月3日彭斯副总统在哈德逊研究所讲话中说过去25年美国重建了中国,这话就有点不符合实际了,美国想重建全世界所有国家,为什么就成功了一个?彭斯这个话是没什么道理的,体现了一种傲慢,也不符合实际情况。过去中美关系成功,两国都是受益的,也很难说谁收益最大,因为我刚才讲了,没有中国帮忙,美国肯定赢不了冷战,人类今天还生活在冷战的阴影下。另外在整个改革开放进程中,美国获得了巨大经济利益,但这个利益到他们国家以后没分配好,被跨国公司高层和股东拿走了,一般老百姓没拿到好处,这个不能怪中国。

中国对中美关系的价值很肯定,建交40年对中美两国也都有好处。但从现在开始,可能中美关系就面临困难了。困难的关键还是美国,它不愿意接受中国的崛起。美国认识到中国崛起了,但是它不能接受,而且还有两个认知误区,一个认知误区是觉得美国还有能力遏制中国崛起。彭斯讲话的意思就是美国帮助中国崛起,现在你要是不听我的,我就遏制你,你是成功不了的。这是比较狂妄的,是一种对自我力量的过高估计和对中国力量的低估。

第二个认知误区就是美国在感情上不接受中国崛起。这个感情很复杂,我把它归纳为三种感情,第一种感情是种族主义的,美国觉得中国人是黄色人种,也是有色人种,不是他们高贵的白人,你怎么能崛起呢?这是很恶劣的心理,他们可能会否认,但我觉得在他们心里肯定是存在的。第二种感情是宗教优越感。他们老觉得自己是上帝的特殊选民,中国人是一批异教徒,上帝都不认识你,你怎么能崛起呢?第三种感情是意识形态的,他觉得你共产党国家怎么能崛起呢?

凡此种种,美国现在就面临这个问题,理论上它知道中国崛起了,但同时它还有两个幻觉,既在感情上不能接受,又觉得自己可以阻止中国崛起,所以美国现在心情挺痛苦,好比隔壁一个打工仔发家致富了,亿万富翁的心里会很难受。

所以这是中美现在的根本矛盾,我们通过自己努力崛起,但美国并不接受,把中国崛起当成了威胁,而不是机遇,结果把中国定位为一个挑战者,就会有所行动。

应该讲美国手上牌还是挺多的。今天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组合拳,这里面包括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和舆论战,后面美国手里还有台湾牌、南海牌、东海牌。去年12月初有两个香港人跑到靖国神社烧日本国旗,这两个人参与过“占中”。这其实是重演了一个故事,2011年中日韩自贸区谈判进展顺利,取得了实质进展,然后就在美国驻港使馆的唆使之下,七个“反华”人士举着国旗去登钓鱼岛了,把这个问题炒得很热,导致后来中日矛盾上升,把中日韩自贸区谈判搅黄了。最近中日关系有所缓和,美国人又故技重施。

另外就是所谓的中国威胁论。2018年美国好几个智库都出台了报告,把中国加强海外文化交流,讲好中国故事,解读为中国威胁论。这些事情美国人自己做叫软实力,我们做就是锐实力(sharp power),其实我觉得翻译成“尖实力”更符合原意。我们可以看到,其实美国学术界的政治觉悟特别高,维护国家利益时绝对不含糊。还有就是人权问题,最近在新疆、西藏问题上吵得很厉害。而且美国沿着“一带一路”开始捣乱了,炒作什么债务陷阱、破坏环境、不保护人权等等。

除此之外,美国还有一张牌就是WTO2.0。现在美欧日三家正在谈三零政策(零关税、零贸易壁垒、零补贴),在WTO里边搞个小圈子,把中国排斥在外。美国2018年还在大谈一个概念,叫印太战略,想取代原来的亚太战略。美国原来的盟友体系是以东北亚的日韩再加澳大利亚、新西兰为一条线,现在它通过印太战略把盟友圈向西扩,把东南亚和南亚拉进去,其实主要目标就是拉印度、印尼和越南。

总之这就是我们面临的一个态势,虽然我们经历了40年比较好的中美关系,但是现在新情况来了,那就是中国确实崛起了。12月22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韩文秀提到,2018年中国的GDP总量将超过90万亿元人民币,约合13.7万亿美元,人均GDP约为9900美元左右。这大概接近美国70%了,如果按照购买力评价是美国的120%,我们的发电量、制造业总产值是美国的170%。所以基本事实就是中国确实崛起了,但美国在情感和理智上都不想接受,就出现了一系列问题。

所以从现在开始,中美关系在比较长的一段时间里会以竞争为主。过去40年中美关系是既竞争又合作,两者可能是五五分,但未来可能是七分竞争,三分合作,中美关系的冲突面增多,而且还有全面新冷战的危险,另外还不排除在台海、南海发生某种实际军事冲突的危险,所以使得中美关系会很牵扯我们精力。这将是一个新常态。

观察者网:面对中美七分竞争、三分合作的新常态,中国该如何应对?

金灿荣:中国不要怕,也不用怕。首先中国实现了工业化,人类社会大概在15000年前进入新石器时代,5000年前进入农业文明,500年前进入工业文明,我们现在就处在工业文明时代。在工业文明时代,决定国家命运的是你的工业能力,工业能力具体就是现代制造业。谁能够掌握现在制造业,谁就能把握自己。没有现代制造业,就算你暂时很富有,你也不把握自己的命运。全世界大概有200多个国家和政治实体,其中能够掌握现代制造业的也就20个左右,大概只占1/10。这20个国家基本上集中在北温带的三个地区:东亚、西欧和北美,其中东亚是儒家文明,西欧和北美都是新教文明。中国比较幸运,我们是1/10国家当中的一个,而且是规模最大的一个。

那么中国的现代化是谁实现的呢?是新中国实现的。因此现在有个观点,中国历史应该以1949年来划界,1949年以前是农业文明,1949年以后是工业文明,这两个文明的性质是不一样的。现在中国绝大部分知识分子对这个变化是没有认识的,他们的意识生活在农业文明时代,但中国的现实是工业文明的,他们还老想用农业文明的标准来指导工业文明社会。当今世界最伟大、最重要的事实就是中国实现了工业化,也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工业化,这是美国以前的对手都没有实现的成就。

国际关系史有一个现象,就是老大防老二,也就是古希腊哲学家提出的“修昔底德陷阱”。我的观察是美国是防范老二的专业户,1894年美国GDP成为世界第一,它的综合实力壮大,马上就开始整老二,整的第一个老二就是它刚刚超越的英国。通过提倡民族自觉,把大英帝国肢解了。第二个整的是德国,第三个是苏联,第四个是日本,第五个是欧盟。

1992年1月1日欧盟成立,推出了欧元,紧接着美国就跑到南斯拉夫闹事去了,把一个统一的南斯拉夫,肢解成了塞尔维亚、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黑山、波黑、马其顿、科索沃七个部分。相当于你买个豪宅,等到豪宅升值,美国就跑到你家旁边建个垃圾场。

所以美国其实挺坏的,它是整老二专业户,比一般老大更敏感,当然反过来也说明美国人的战略远见挺好的。但是中国这个第六个老二,跟前面五个不同,我们在制造业总量、发电量这些硬性指标上都超过了美国。而且中国的产业体系太完整了,人类所有的工业门类中国都有。第三就是中国的学习能力特别好,创新能力正在稳步提高。

基于这些事实,我们不要怕美国,关键就是做好自己的事,牢牢抓住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目标不要动摇。发挥地方政府、市场的作用。只要地方动起来,市场活起来,中国经济的动力还是很好的。同时保持开放,能够让国际资本从中国的市场增长中获益,重新恢复对中国的信心,这是避免新冷战的关键。只要中国经济的魅力和信誉重新起来,国际资本一定会寻求跟中国合作。在其他方面,我们通过继续稳步推进和周边国家、发展中国家、多边国际组织的关系,包括坚决推动“一带一路”,行稳致远。

2018年习近平主席有两个新提法,一个是他提到“我们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另一个是在南非金砖国家首脑会时,他提到“金砖国家要形成第四次工业革命联盟”。

这两个提法非常新,是以前没有的,值得我们重视。世界正在发生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对各国就意味着挑战,也意味着机会。我的理解是,过去500年都是西方在国际格局当中居于主导地位,但是现在由于西方的核心力量美国和欧洲出现问题,所以它的主导力下降。从西方主导变成中西方平衡,这是第一层含义。原来我们认为走向现代化只有一条路,就是西方那条路,现在中国走出另一条路来,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观念模式在变化,这也是百年未有大变局的第二层含义。第三层含义就是第四次工业革命正在到来,如果被中国占得先机,那么西方主导的生产力基础就没有了。

这就联系到习主席提到的第四次工业革命联盟。工业革命联盟提出的前提就是有一个大变局。第一,第四次工业革命已经到来,第二,这对于中国来说是个机会,第三,这个机会不是中国独享,而是和新兴大国一起共享。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判断,需要我们特别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