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末,国家语言中心联合多家机构,评选出年度国内字——“奋”

“奋”,古文写作“奮”,上“衣”、中“鸟”、下“田”,本意是有人拿衣服想捕捉鸟雀,而鸟在衣下飞出,翱翔于田野之上的意思。

2019,读《实践论》,做蒲公英!-神探007

有人解读“奋”的含义说,“罹”为恐惧,去掉竖心旁后得“羅”字,即以网捕鸟。此时鸟之心为“罹”,鸟之行为“奋”

又有人解读说,“奋”不是在田野里用衣服捉鸟,而是小鸟破壳而出。

因为甲骨文田是“甲”,通常把鸟的羽毛视作其衣,所以甲骨文特别在衣字下又加了个甲,而鸟衣的衣甲就必然是特指其蛋壳了。

无论是“衣捕说”还是“蛋壳说”,都形象地说明了,那只振翅欲飞的鸟雀,它面对外部环境猝然变化的惊心动魄,与打破紧紧束缚自己那层“壳”的艰难。

这恐怕符合很多人对2018这一年的感受。

潮流

2018年的最后一天,刀哥是在上海外滩边过的。

第一次到这里的时候,东方明珠刚刚投入使用,22年过去,外滩边已几乎不见照相立等可取的商贩,一张张新鲜的网红脸,驾着自拍杆对着粉丝直播。

2019,读《实践论》,做蒲公英!-神探007

过去四十年,海洋文明深刻地改变了我们这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民族,改革大潮、下海、打工潮、下岗潮,曾经几乎所有时髦的词汇,都要与水沾边,上海滩、珠江口,也是最早享受到改革开放红利的区域。

我们仰受水的活力,也要承受水的无情。它流动得太快了,让过去总像梦一场,我们还没来得及看清自己已走过多少来路,它就要用现实点醒我们,前路仍有多漫长。

变局

2018,是以对一个旅游景点的集体吐槽开始的。

这一年,自顺风车司机事件、滴滴整顿到“小黄车”的黄掉,曾经红火的共享经济深层次暴露出它的问题,进入调整期。

2019,读《实践论》,做蒲公英!-神探007

从长春长生到权健,这一年,医药卫生健康行业被自媒体揭开它不那么健康的一面。

2019,读《实践论》,做蒲公英!-神探007

年中,短短两个月,二百多家P2P平台集体“爆雷”;年末,包括知乎、锤子、美团、京东、腾讯等10余家知名互联网企业传来裁员降薪消息。

“房租上涨”引发不少抱怨,“消费降级”入选10大新词。

2019,读《实践论》,做蒲公英!-神探007

更大的变化来自于外部,在我们刚刚积累起在产业链向上的底力底气时候,中兴事件让我们认识到自己的脆弱,华为事件让我们见识到对手的汹汹。

四十年未有的新情况之下,有人惶恐焦虑、有人义愤填胸,“何不早降”与“何不一战”的声音一道而来。

2019,读《实践论》,做蒲公英!-神探007

有人哀叹中美再也回不到过去,更多人感触对美国的幻想已然破碎;有人批判,这都是因为我们太高调了、“出来”早了,有人争辩,我们早已是躲在树后的大象。

过去四十年,中国积累了很强大的实力,我们还没来得及完全看清这份实力的厚度,世界看我们却已不同。巨大的实力是我们最大的优势,但是如何善用这个优势,却成为我们的一个难题。

四十年的成绩是中国人勤勤恳恳奋斗出来的,名正言顺,是我们最大的定力和保障的来源。但这也让一些人患上娇弱病,他们或许曾经一无所有,现在却恐这恐那,他们内心深处恐惧的是变化。

这是强大的烦恼。

中国在调整,世界也在调整。

美国政府关了一个年头、又关了一个年尾,“特朗普革命”肉眼可见地尚未成功;英国“脱欧”难产,法国巴黎燃烧,二等强国们在改革与稳定之间进退两难;土耳其里拉、阿根廷债务,新兴国家同样走在一招不慎就落入深渊的冰面之上。

2019,读《实践论》,做蒲公英!-神探007

“孤岛说”在2018年面前粉碎了,如果说过去四十年,改革在各个层面尤其是个人层面的放开,让命运起落看起来更加有赖于个人之力的话。今日外部变局之下,形势在教育我们,内部与外部,个人命运与国家前途的紧密联系。

几乎所有的预测,都指向2019年将延续2018年的深度调整态势,新的一年,世界唯一的“确定性”是它的“不确定性”,唯一的”不变”,可能是接着“变”。

方向

内外之变,让有的人想起了《论持久战》,有的人捧起了《资本论》。

刀哥想起的是毛泽东的《实践论》

2019,读《实践论》,做蒲公英!-神探007

变化的不确定性让我们找不到方向,萌生不安全感,我们总想求诸先贤的智慧,也是想从过往的经验中寻找一种安全感。

而《实践论》却在努力告诉我们,实践是永远在变化的。

“在变革自然的过程中,某一工程计划的实现,某一科学假想的证实,某一器物的制成,某一农产的收获,在变革社会过程中某一罢工的胜利,某一战争的胜利,某一教育计划的实现,都算实现了预想的目的。然而一般地说来,不论在变革自然或变革社会的实践中,人们原定的思想、理论、计划、方案,毫无改变地实现出来的事,是很少的”。

也就是说,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在这种情形之下,由于实践中发现前所未料的情况,因而部分地改变思想、理论、计划、方案的事是常有的,全部地改变的事也是有的。即是说,原定的思想、理论、计划、方案,部分地或全部地不合于实际,部分错了或全部错了的事,都是有的。许多时候须反复失败过多次,才能纠正错误的认识”。

也就是说,不管我们已经走了多少来路,经历过多少磨难,多么地想“六十而耳顺”,我们都要保持在未来不断主动去调整的勇气与耐心。

形势的变化可能有多快?

“革命时期情况的变化是很急速的,如果革命党人的认识不能随之而急速变化,就不能引导革命走向胜利”

变化面前会站出来两种不适应变化、“思想落后于实际”的人。

一种是“右倾机会主义”顽固派,他们的“思想离开了社会的实践,他们不能站在社会车轮的前头充任向导的工作,他们只知跟在车子后面怨恨车子走得大快了,企图把它向后拉,开倒车”。

另一种是“左”翼空谈主义。他们的“思想超过客观过程的一定发展阶段,有些把幻想看作真理,有些则把仅在将来有现实可能性的理想,勉强地放在现时来做,离开了当前大多数人的实践,离开了当前的现实性,在行动上表现为冒险主义”。

过去这一年,不少在舆论场喧嚣的人,是不是可以在这两类中归号入座?

实践极速的变化,让我们看起来不那么潇洒自如,还没有“眉头一皱,计上心来”的从容,这给了两类人嘲笑的空间,然而这也不过是一些感受性的认识,情绪化的表达,而大多数人会在不断学习中,积累起信心和稳健。

蒲公英

真正的伟力总埋藏在生活中。

刀哥每天上下班,从地铁口到家这段路上,有一排卖麻辣烤猪蹄、台湾鸡排、武汉鸭脖、水果干果、烧饼包子的商铺。

今年春天,不知道是否某项整治的原因,这一排商铺关了一半。

这样的冷清了大半年,可能是某种调整的先声,十一前后,刀哥注意到,那些武汉鸭脖、麻辣猪蹄又重新开张了。

2019,读《实践论》,做蒲公英!-神探007

在北京冬天的凛冽寒风中,这几家店却很红火,排队的人转出几个圈。

生产、消费、就业,大经济就这样小小的流动起来了。当社会少一点形式主义的僵硬和束缚,多一些空间与活力的时候。不管外部是怎样冷暖,我们有智慧和蓬勃生命力的人民,总有办法“春风吹又生”起来。

就像蒲公英,把它的根切成一个个小段,每一段都能重新长出新芽。不经意间玩耍着给它的花呼一口气,就能帮助它的种子四散开去,落地生根。

许许多多身边人像蒲公英般生命力,是我们自己信心的来源。

2018,有些严峻,有些纠结,但生活还在继续,我们还在向前,国家还在向前。回首过去40年,多少激昂,几分萧瑟,哪有多少和风细雨,不过砥砺前行。中国的发展是一场持久战,往后的风浪也不会少。

2019,我们在学会风浪里巧妙地行走。

文/李小飞刀  文章图片和资料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