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形势比人强,川普主动与我领导人电话

今天刚刚看到美国总统川普主动打电话与我国领导人大谈友谊,与笔者昨晚的分析相印证,说明川普仍然按他的思路解决中美关系,他的投资促进经济发展的政策快碰到天花板了,因为投资需要钱,但美国现在偏偏缺钱,美国储蓄率太低了,要继续投资需要外来资金的量很大,而国际社会出售美债券加速又加剧了美国的缺钱,这是无法调和矛盾,川普有将最后的希望眼光瞄准中国的意思。

前期,他与他旗下的执政团队执行的对中国强硬策略基本失效,不能将中美关系闹到最僵的压力已经摆在川普面前。从经济角度,中国也是经济巨人,某种程度说,从平价购买力、实体经济生产量来算的话,我国已经超过美国,川普高举的这种棒子对土耳其、阿根廷这样可能有国家有效,但对中国作用不大,大国实力、大国作为与大国尊严下的中国不可能妥协,我们有自己的“理想追求”。中美间从六月博弈到现在,中国经济增长、略有下降,而美国受到的影响的绝对量则大于中国,从长期比耐力效果看美国未必能支撑到中国先难受,反而自己先受内伤,现在股市一跌再跌的情况下,川普内心受到煎熬的,他对中国抱有的希望是能“救难”。硬抢不行,商量总可以吧。

由此笔者想到了美国前总统罗斯福说过:“说话声音轻点,将棒子举高点”,这种理念已经深埋在美国政客内心深处,川普不会甘心,明年仍然会在中美关系走向中折腾,这种折腾一是心理战,二是寻找中国的漏洞,所以我们还是小心为好。

02

中国在悄悄建立一种秩序。

如果将眼光放到80年前,二战结束前,亚洲、非洲基本上处于无序状态,欧亚非大陆陷入战火。二战结束之后,世界两大势力加入了亚太地缘争夺,东北亚、东南亚都陷入地缘战争,南亚的印巴分裂冲突持续不断,随后又发生了肢解巴基斯坦的战争,我国周边直到1984年都不平静。

如果研究这个现象可看出,中国经济大发展,恰恰是在中国周边地缘战争基本结束之后才发生的,这中间是否存在某种关联?可以肯定的说,肯定有,而且关联度很大。如果周边有战争,我国是不可能用全部精力用来发展的,从安全角度,我国有一个潜在的说法,边境外400公里缓冲区,六大战略安全方向,在这些地区发生战乱我国肯定是全面戒备进入警惕性战备状态。随中国周边地缘缘状况的好转,我国才得以全力发展经济,我国经济全面提速,应该是2006年以后的事。

中国周边地缘状况的显著好转,原因是中国对地缘控制能力的提高,周边安全局势好转了,我们发展了也带来了周边经济的繁荣,初步建立了我国的“基础市场”,我国第一个自由贸易协定就是与东盟国家签署的。这是一种中国式的秩序的建立过程,虽然不如西方那样用枪炮建立秩序那样快,但有“长效”。随中国力量的提升,我国对周边地缘纷争甚至战乱的应对能力已经提高到一不定期度,威慑力很强。上世纪5、60年代在东南亚的印尼、马来西亚都发生过声势很大的排华运动,直到1998年,印尼也发生过排华、屠杀华人事件,中国当时第一时间派出船队运出我同胞,显示出我国的态度与力量,至此以后,东南亚再也没有发生大的类似事件。这恰好说明我国对地缘威慑能力的提高,有关国家要制造类似排华事件会三思。

中国对非洲秩序的隐性建立我国加强对非洲的援助,并不是心血来潮,而是谋划未来,开拓非洲市场,某种程度上说,是中国经营亚洲市场经验的延伸。每当看到有网络朋友对中国援助非洲指手画脚的时候,笔者都很着急:读书太少,国际知识太匮乏,没有投入哪来收益?老一辈经营非洲,首先取得了政治收益,为1973年重返联合国取得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地位奠定基础,继续对非洲援助,在获得经济利益的同时,更可以收益政治利益。

近十多年来中国在非洲的经营,某种程度是悄悄初步建立非洲新秩序,为结束非洲战乱作最大努力,一个平安、和平的非洲,是我国未来的最大基础市场。美国已经决定加强对非洲的投入与经营,说明美国已经意识到中国工作成效。但他是有前提的,条件是站队美国,非洲国家已经有几十年西方国家在非洲经营的血的教训,对西方那一套心知肚明,所以我们欢迎美国投入非洲,而且附加的政治条件越多越好,对比之下才可现优劣嘛。

2019年,中国在非洲的经营快到结果的时候了,非洲市场对我国的贡献值会上一个新台阶,我国经济虽然受到美国发起的贸易战的负面影响,但非洲市场可部分弥补这方面损失。

03

投资与消费,是国家促进增长常常惯用的策略

投资是指固定投资,国家的基础设施的投资,从2008年起我国逐步加大基础投资规模,这就是著名的四万亿,到2012年达到顶峰,2008年,我国开展了对高铁、高速公路、电子通讯线路设施(e+)的建设,同时加大了对房地产的投入,从2008到2016年,我国总得固定投入规模已经太大了,所以必须转变经济发展思路,这就是供给侧政策出台的内因。

固定设施投资是有饱和度的,2008年—2012年,随四万亿的刺激,各地方也跟随中央节奏加大固定投入规模,以增加GDP,我国换届之后,面临的局面很微妙:再利用大规模固定设施投资带动经济增长已经不现实了,因为已经达到饱和了

供给侧经济关于投资方面的方针实际是针对性、方向性、精准性投资政策以高效、清洁(环保)、技术为特点的产业升级,发展电子通讯、AI(人工智能)、自动化、特高压电力输送技术、新能源、新能源汽车、汽车自动化装备为主的工业,以抢占高技术制高点为要素的发展思路

据笔者观察,供给侧经济政策从2013年提出,经过两年多的论证与实践,真正落实才是最近两年的事,此后我国产业升级之路开始加快,一批有国际竞争力的相关企业快速崛起,比如HWZXLX、,又在江苏无锡、武汉、合肥、西安、成都等地建成几大电子芯片生产、研发中心,我国高科技技术为核心的产业即将暴发,快到大收获的时候了,当然这也是美国遏制中国的原因,以减缓中国技术对美国技术霸权的威胁。

04

2015年起,中国供给侧经济政策下的投资,实效性会增加

美国所谓的遏制,已经迟了,两个方面原因,非美国控制国家,不会为政治原因抛弃先进、低成本技术,而美国影响巨大的国家则付与美国讨价还价补贴问题,因美国强迫不准用中国先进通讯技术的损失问题,他们内部矛盾会有一个暴发期,在利益面前,友情会显得苍白。另一个原因,美国以安全为由,也是自打耳光,这说明美国早就利用出口通讯设备搞窃听,其它国家更担心美国。

我们中国目前所要做的是继续努力加强技术研究,继续拓展我国市场,加大我国商品出货量,同时也要保持一定的耐心,不能因美国遏制就上火,美国遏制正说明美国比我们还急,我们何必配合美国的这种心急火燎的策略呢?

05

儒家文明圈都有储蓄、节俭的习惯,只要有居民巨大的储蓄作后盾,保持我国内部稳定,坚持经济发展,我们就不怕,比如一些地方债务、公共债务并不可怕。因为有钱可用。比如日本,公共负债率已经达290%(日本债务是GDP2.9倍),比率占比比我国高得多,日本没有发生债务问题的原因是日本同样有巨大的居民投入。我国坚持经济发展,保障我国居民的收入稳定,就会有储蓄源源不断的进入银行。

现在工作重点应该是加强金融安全问题了。央行出台禁止公有资金向私人账户转账,是控制资金流向的第一步,对在支付电子商务系统的7万亿资金的监管同样会加强,笔者估计第二步会加强大额资金转账的管理,特别是结算中国特别巨大的支付资金的管理会加强。以保障我国金融安全,强化了金融风险管控。守好篱笆,让窃贼难入,我们就会在复杂的国际经济博弈中占据主动。

06

明年,即2019年,美国投资型经济可能会出大问题,在向中国转嫁金融风险不成功的情况下,美国极可能会向我国周边弱小国家转嫁,目前已经看到有报道越南金融恶化的有关报道,下一波柬埔寨、泰国、老挝、马来、印尼都可能出现系统性风险,这种策略是美国直接攻击不成功,采取迂回策略。一旦美国达成目的,我国东南亚基础市场肯定会受到严重破坏,所以,除与相关国家协商之外,要做好与相关国家的沟通与情报交换,并做好针对性的预防求助计划,让美国对周边国家的金融攻击效率低下,我们就成功了,一旦我国达成目的,周边国家的防御金融风险能力会加强,美国再采取类似攻击手段的代价会越来越高,这些国家对中国的依赖会持续加强,做到我国市场根据地巩固,在未来与美国经济、贸易、金融博弈中,我们就会更加主动了。

07

关于加强开放。在以前的文章中不少人对我国加强开放不理解,这其实是误会了改革开放政策。某种程度来说,现在加强开放,是抵御美国贸易发难的有效组成部分

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看,我国的开放度,比日本还要大,由于我们坚持开放政策,许多国家纷纷与中国开展市场相互开放与利益相互输送,这是中国近二十年经济高速发展、贸易日益扩大的原因,从2008年GDP超过日本,不到十年时间,我国GDP已经是日本的25倍,这都得益于与世界广大国家的市场相互开放与利益相互输送,当然,这也是我国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出发点、立足点。

世界广大国家已经从与中国市场相互开放、利益相互输送取得巨大利益,一旦中止与中国的经济关系,他们会受到重创,这点从澳大利亚、加拿大与我国关系恶化经济受到重大伤害可看出,何况仅仅是恶化,还不是中断!

笔者相信,2019年,中国与美国贸易关系仍然会动荡,但与其它国家的贸易关系,不会出现根本性的动荡,我国经济发展受到重大影响的可能性并不大,这是我对2019年我国经济走向的判断。

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