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结束前,金稳委提前发布了一则铿锵有力的简短说明:“我们注意到网上关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决定不减税不降费等传闻,这与事实相反。

距离中央公告的正式发布仅有几个小时,此时发布这个信息,除了打击那些造谣势力之外,很显然,金稳委这是在立了一个Flag,向外界表明中国下一步减税降费的决心,并将其确立为下一阶段的首要目标之一。

说到减税,这应该是政事堂与主流经济学家们少数有共识的地方之一,不过经济学家们往往提到减税,就眉飞色舞的描绘里根的减税政策缔造了美国经济的持续繁荣。

但是这些经济学家们丝毫不会对比全球那么多的国家,能拿的出手的减税取得巨大成功的案例,自资本主义诞生以来也就只有这么一个。

我们要明白,政府收到的税,最终都是要花费在各项公共事业服务上面的,而且在高度监管之下,透明和廉洁程度普遍比各自国内的上市公司还要好。

而减税本质,是由豁免一部分人的税收,由另一部分人来承担。譬如今天中国对老百姓减所得税的同时,对逃税的明星工作室开启了补缴;而美国如今美国民众的减税,所引发的巨额赤字,也需要让未来的美国民众来承担。

因此,单纯的减税并非绝世良药。

而上世纪80年代美国总统里根的大减税,能够缔造美国突然崛起有两个原因。

一方面,是有人替里根的减税买单。

在中美建交后的80年代,美国压倒苏联获得一家独大的霸权,从频频向盟友输血变为肆意在全球收割,西欧、日本接连被割韭菜,更不要说苏联随之解体,庞大的社会主义资产沦为了美国资本的盛宴。

另一方面,则在于全球科技到达了一个突破的前夜,随后经济出现了高速的发展使得之前的负债变成九牛一毛。

我们看到的美国西海岸的新时代教父,无论是微软的盖茨还是苹果的乔布斯,都是在80年代的这个时间点上,通过新一代的微型电脑技术开创他们的商业帝国的,而苏联的解体和中美的建交,又刚好给了他们巨大的全球市场。

所以,我们要明白,里根减税能够获得历史性的成功,不仅需要以强大的势力寻找到替美国人民交“减税份子钱”的买单人,也要赶上技术的历史风口以及巨大的全球化市场。

如果没有能为减税买单的,没有技术变革的风口,没有广阔的市场,盲目的减税只会令自己像阿根廷一样,陷入中等收入和民粹的循环陷阱之中。

而视里根为偶像的特朗普,虽然仿照里根靠贸易谈判全球收割,但是这种单边主义如果不能打开全球化市场的话,根本就不会诱发全球技术爆发,科技股今年的财报已经很明确的表达的出来。

因此,如今特朗普的减税,反而变成了给了大资本家们减税,并引导海外的美国资本回流拉高股价,让美国的资本家们狠狠的割一波韭菜之后成功逃顶。

嗯,从这个角度来看国内,最近这段时间网上肆意散播的那些谣言,无论是五万亿减税、大基建,还是菏泽取消限售之后的多股拉涨停,思路也都是一样的。

所以,如果不是玩短线的话,就得明白国家未来的重心并抓住风口,而如今金稳委提出的重点减税,也正好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去探寻国家减税给我们的重大机遇。

首先,是技术的风口,政事堂在之前的《未来十年最后一次的财富周期》)、()两篇文章中,已经将风口讲述的非常明确了。在新一代的物联网技术的辅助之下,打通制造业和服务业之间的壁垒,将出现一次新的互联网和工业双重的革命与风口。

其次,是全球化市场,无论是过去几年斥重金打造的B&R,还是近年来中日韩关系的迅速转暖,以及RECP谈判,政事堂看来这些都不会停滞,未来都只会继续提速。因为只有将这些市场都打通,诞生出足够大的统一市场,才能够迅速摊平研发和生产费用,将新技术迅速推广获益,来赶上技术的风口。

前两者比较容易理解,但最难的,那就是需要谁来给减税“买单”

虽然大家看范爷们补税闹得很欢,但单独靠那些明星补缴的税收根本不足以支撑未来庞大的减税,以中国这种体量,能够借助的资本来源其实并不多。

对此政事堂看来,2018年打响第一炮大规模减税的,是针对中低收入群体的个人所得税,很显然,我们与美国走了两个方向,美国选择的是给有钱人减税,让资本家先走,普通人接盘;而中国选择的是给“最关心的困难群众”减税,将重点指向了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

不同的路就会出现不同的结果,中美通过各自的减税,美国的资本家通过割韭菜手握了巨额的财富,而中国的国内却将刺激出了巨大的消费市场并降低了产业链企业的运营成本。

所以,在这种人为形成的差异化之下,已经高位套现的美国资本,必然会想尽办法向中国涌入。毕竟,美国人民在美版“黄四郎”的减税,以及股市、楼市的这一波下跌之中,即将成穷鬼,没油水可榨了。

从大规模减税,看未来的历史性机遇-神探007

所以可以预见的是,中国也将推出一系列的改善外资投资环境和知识产权的保护措施,来欢迎这波刚割了美国人民韭菜的资本家们。

当然,我们不可能光指望美援,否则到时候也会被割韭菜,打铁还需自身硬。

首先,对于旧动能肯定是要加税的,但是为了保住就业和稳定,只会适可而止。

其次,本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减税降费的同时,表示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可以预见的是,中央政府在减少收入的同时,却要加大投入。

再次,如果单纯靠增加中央政府的财政赤字来减税,这会影响到中国在全球资本市场的信用评级,反而不利于国际资本和技术的引入。

所以,在目前全球比烂以及中美前景尚未明朗的大背景之下,中国政府还不会盲目的扩大赤字。

因此,政事堂推测,在传统行业加税、缩减政府投入和增加赤字这三个选项排除之下,唯一的可能性就只剩下一个,那就是“股份化”和“混改”。仅需要出让国家持有的近百万亿的国有资产中的一小部分,就可以获取巨大的财富用来给百姓减税并用于发展新经济和新动能。

所以,以铁路股份化为代表、联通混改为先锋,我们将通过厉以宁先生主张的股份化,为了筹集我国飞跃式发展以及减税降费所需要的资金。

就在政事堂即将写完文章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人民日报的这一则新闻,《我国非农建设用地将不再“必须国有”》,相信,也是给这个推论做了一个注脚。

还记得前几天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讲话中说的,未来新时代的改革要摸着石头过河吗?当年的改革开放也有一句经典名言,那就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先富再来带动后富。

而政事堂最近一个月十几篇文章组成的这个系列,就是希望政事堂的读者们,有更多能成为新时代先富起来的人,未来能够来带动后富,一起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从大规模减税,看未来的历史性机遇-神探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