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笔者偶然得知一消息:美国要求进入美国的中国人要交出微信账号五年社交纪录,只要有反美言论的人都不允许进入美国,据说澳大利亚也此打算,当然这则消息是否为真目前还不能确定,如果是真,说明了很大问题。

笔者看到这一消息看很愕然:这还是标榜“言论自由”的美国吗?所谓反美言论,一般是爱国群众出于对美国霸权的不满,尤其是川普上台以来针对我国一系列的发难加重了这种趋势,一系列的美国优先策略出台后,导致世界局势出现动荡,这种做法受一些指责,其实是正常现象,但已为美国这容,说明美国变了,一方面说明美国的包容度变小了,以前那么所谓的“大气”不见了,另一方面说明美国在宣传方面心虚了。

现代网络媒体如此发达的今天,美国高官信口开河,胡编乱造已经成了习惯,动辄指责别国,随意恶毒攻击他国更是司空见惯,这要在以前还可能有人相信,但在“大规模杀伤武器谎言”揭穿后,“白头盔”造假栽赃欧洲人都看出是假的情况下,美国公信力已经下降,现在在大的国际场合,美国人撒谎撒得如此自如,脸不变色心不跳,之余,说明了心变虚了,不自信了。也就是说,美国对自己编造的谎言也开始心虚不自信了。

02

美国心虚什么

第一是心虚经济政策可能失灵。

笔者一直强调川普经济学就是投资经济学。通过减税、政府增加开支用于投资公共项目、军备,从而带动私人投资,这是老黄历了。但川普遇到的时机、空间、地点都不如从前了,现在实施,有点刻舟求剑味道了,所谓机遇,其实是美国一直是利用战争搞经济发展。

研究美国历史发现,1913年美国曾经经历过一段经济增长期,当时的背景是一战前欧洲局势紧张,欧洲展开军备竞赛,面临大乱,美国抓住机会进入公共投资快车道,欧洲由于局势动荡,大量欧洲资本财阀到美国投资,私人投资拉动了美国经济发展。到一战结束后欧洲重建,对美需求急剧上升、增加,美国进入繁荣期。但到了1922年,欧洲重建基本结束,秩序恢复,欧洲生产恢复正常,资本开始回流欧洲,与美国产生“同质”竞争,市场环境恶化,美国固定投入急剧萎缩,而私人投资因竞争亏损严重,到了1926年,美国经济开始步入萧条,1929年进入大萧条。

而现在的环境已经没有了当年那种对美国有利的环境。当年欧洲战乱,生产力被严重破坏,对美需求大增,现在却不是了!二战后由于核武器的制约,大战并没有发生,小规模地区战争已经无法满足美国发展的巨大需求,而欧洲与美国产生“同质”竞争,新兴国家崛起,美国由于策略错误导致产品竞争力下降(除军品外。相信朋友们都清楚这点,以汽车为例,美国车干不过日德,同样机床干不过日德中国,机电产品欧洲、日本、处于领先,中国已经赶上来),而美国保持领先的信息、通讯产业,AI行业由于中国的崛起,市场份额严重下降,正常竞争手段已经干不过中国信息、通讯、AI行业,所以美国心虚了,只能采取不正常的竞争手段

研究美国历史可发现,美国崛起于两次世界大战,所以在美国成为霸权国家后更热衷于通过战争手段刺激美国经济增长,这点在在苏联解体后表现的更加淋漓尽致,美国人研究规律发现,战争是美国经济发展的润滑剂、兴奋剂。所以历届美国总统都有一个“光环”---战争总统的主要原因在此。

再举几个例子:1950的半岛战争,刺激了美国经济增长的同时,也带动了亚洲部分国家的经济增长,受益最大的是小日本,1969年开始,美国接手中南半岛战争(已经不仅仅局限于越南战争,包括老挝、柬埔寨都卷入战争,而泰国则作为军事基地),刺激了东南亚经济增长,亚洲“四虎”出现。

但进入21世纪,美国这招不灵了,美国发动的中东、阿富汗战争、巴尔干战争,都没有达到预期目的,主要原因有两点,竞争对手不同了,第一个是中国加入改变了传统竞争模式、规模(中国体量太大),中国以强大的强大的吸收能力与无与伦比的忍耐力坚持发展,第二个是俄罗斯力量一定恢复后总结经验、吸收教训,采取保存实力的办法,不再搞大扩张。其中特别重要的是中国没有直接卷入战争,而美国其仆从盟国并没有因这几场战争得到真正实惠促进经济发展,反而是因消耗过大国力下降,所以在以后的局部战争中,美国面临的是单打独斗的局面。

美国根本没有想借用的外部环境来遏制衰退,反而将自己经济出问题责任转嫁,抱怨是中国、俄罗斯等新兴力量“坏”了美国大事。下一步随着政府投资有效期马上就到,私人投资没有跟上,债券发行不力,美国作为“过来人”知道下一步意味着什么。

二是心虚转移视线失败。川普右翼团队已经看到因私人投资不足、债券发行购买量太少给明年经济造成冲击的可能性后果,这时候需要责任转嫁达到转移视线目的。这个过程美国用心是极其险恶的,在转嫁过程中通过舆论、道德陷阱栽赃,以图制造一个对手出来提高国内凝聚力,团结欧洲。

现在美国高层连续对我国指责的背后,其实是一套组织拳,令笔者欣慰的是,从中国应对方面看,已经开始着手统一思想认识,停止内部争论,促进内部团结,说明已经预测到明年的局势,已着手提前应对了

三是离心离得后队伍不好带

欧洲对川普的利己主义明确反对,在G7财长会议上,其余六国对美财长展开围攻,而在G7首脑会议中我们看到,已经将G7会谈开始“非常6+1”。面对这种局面,美国要拉住欧洲盟国,仍然是采取传统的老手段:“制造出共同敌人”。从经济上、价值观取向上的目标是中国,从军事上是俄罗斯。

但川普团队已经将路走太死,话说得太硬,损人利己欧洲已经极端不满,这时采取这种策略弥补,成效如何,笔者持怀疑态度:因为中国近期发出的信号是很明确的,通过中国坚持改开,向愿意与中国合作的各国释放利益共享模式,欧洲估计会很动心。

归根结蒂这一切都缘于实际控制能力下降,这才是心虚的病因。

03

美国如何摆脱可能发生的大萧条。

历史上,1929年的经济大萧条,是美国通过加大固定投资刺激私人投资(欧美财阀),遏制欧洲达到目的的,基本上是对欧洲产品加以重税,让欧洲经济危机更加恶化,欧洲极右化,并最终暴发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成功的将危机转嫁给欧洲。

1979年的经济危机,是里根与苏联搞“深化冷战”,让苏联陷入军备竞赛、军事扩张,导致苏联解体成功转嫁了经济危机。

如果按时间算,大周期方面看,从1929-197950年,从1979201940年,如果从小周期,看从199720082019,无论是大周期还是小周期,基本都是处在美国转嫁危机的周期之中,历史上大小周期同时,暴发的潮汐力是很大的,我们要认真对待。

如果认真研究,就可明白,美国下一步要做什么。换句话说,美国只有“抓住”大猎物,才能解决目前困难!这点,正是笔者所要强调的,估计这也是最近我国高调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的原因之一。

首先,美联储缩表,减少美元流动性让世界出现美元荒达到“薅”羊毛目标,战果不显著。因为美国宽松时代制造的美元,多为关键几个国家作为外汇储备,其它国家截胡了不少份额。比如土耳其,在它最困难的时候,卡塔尔帮助150亿美元稳定住了其货币,而阿根廷得到神密国家的支持……。

其次,是石油结算多元化运动及去美元化运动。当然,其它国家不甘心受摆布,也是促成这一现象的重要原因。

美国心虚什么?-神探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