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刻—特朗普和普京的约会-神探007

最后一刻

凯利抬起手腕看看手表,距离空军一号起飞前往布宜诺斯艾利斯参G20峰会的时间已经不足半个小时。他已经看到搭载总统的直升机从白宫方向飞来。心中不免有些焦急。他在等一个电话,一个至关重要的电话。

美国司法部的临时拘押审讯办公室。同样焦急的通俄门独立调查官穆勒看着已经疲惫不堪的科亨,恶狠狠的对他说

“只要一条,只要一条,任何和俄罗斯沾边的事情都行。你就可以获得宽大了。这是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不珍惜,那你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科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师,今年四月份被穆勒调查官突然搜查了他的办公室后,接着就被宣布拘捕调查。科亨是一个养尊处优的世家子弟,虽然平时在法庭上夸夸其谈,在律师事务所不可一世,但面对穆勒这样老练的调查官和政客,不出三个回合,就被穆勒打败。当然,被穆勒打败的原因主要出在科亨自己身上,穆勒虽然只在科亨的办公室里查到特朗普的一些花边材料,收获不大,可是却收集到很多科亨自身所触犯法律的事件。这些事,虽然牵扯不上特朗普,可是却足以把科亨判处数十年的监禁。

于是,老练的穆勒并没有公开科亨的个人罪状,而是拿这些作条件来要求科亨吐露特朗普更多的秘密。前不久,科亨在特朗普迟迟没有做出援救的情况下,终于受不了穆勒的压力,说出了一些特朗普违规使用竞选资金的小瑕疵,虽然这对于特朗普来说也是一种不小的伤害,但却和穆勒调查的通俄门没有多大的关系。此时科亨最希望的就是特朗普赶紧动手,把穆勒赶出司法部。但是基于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上卷土重来的态势。特朗普很难对穆勒下手。为此,特朗普甚至不惜和自己的政治密友司法部部长塞申斯闹翻,要求塞申斯辞职,但调走穆勒的要求依然不能得逞。

这一下科亨知道自己算是完了。眼下特朗普不肯也不能保自己,而穆勒却软硬兼施,一边对科亨说只要他吐露特朗普有关和俄罗斯相通的一些细节,哪怕是只要是沾边的细节,自己就可以对他实施减刑,一边当着科亨的面开始整理科亨的所有罪证。这让科亨觉得自己再要不露出一些真东西,那恐怕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科亨不知道穆勒这几天为什么这么焦急。一定要他交待特朗普和俄罗斯的事情,他身在牢中,完全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现在是一种怎样的状况。

穆勒当然很焦急。眼看G20 峰会就要召开,特朗普始终不肯放弃和普京见面的机会。哪怕乌克兰都闹出了那么大一件事,特朗普还是始终不愿意放弃对普京的爱。这让美国的建制派们异常懊恼。最近两个月,因为沙特的事情,特朗普已经把美国的价值观给毁坏殆尽,如果特朗普在俄罗斯与乌克兰这件事上再坚持己见,一定要和普京见面,那对于美国的领袖地位来说,将会是一次严重的打击。特朗普或许会在沙特和俄罗斯身上捞到一点好处,可是却会毁了美国两百年来辛辛苦苦打造的价值观形象。所以,必须要阻止特朗普和普京的会面。而阻止这一会面的唯一希望就是能够找到特朗普通俄门的证据,哪怕是一星半点的关联也好。

于是,重担落在了穆勒身上,而穆勒又把这个压力加在了科亨身上。这对于科亨来说,是个机会,自己只要稍微吐露一点特朗普通俄的证据,就可以获得很宽松的减刑条件。这无疑是很划算的,再者说,眼看特朗普一直不把自己从司法部弄出去,科亨心中也已经有了很大的怨意。

“我真的不知道你想要知道什么,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就在特朗普总统竞选的时候,他和莫斯科有过一段比较密切的接触,据说是他的特朗普集团想要在莫斯科建造一座特朗普大厦。不过后来被希拉里他们追的太紧,这件事最后没有落实。但接触的确存在。这个我有证据。”科亨终于松口了。这让穆勒不由得长出一口气。他已经顾不上听科亨交待细节,吩咐手下继续审讯,自己转身出了审讯室,来到自己办公室,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凯利,这家伙终于松口了。你可以告诉特朗普,科亨交代了莫斯科特朗普大厦的事情,细节你就不要说了,等你们从阿根廷回来再说。”其实,这时候,穆勒自己也还没有这件事的细节。

“OK,这就够了。天哪,终于等来你的电话了,再过五分钟,总统的飞机就要起飞了。”电话那头的凯利似乎也是长出了一口气。

空军一号升空二十分钟后,凯利来到特朗普在飞机上的办公室。这时候,特朗普兴致很好,看到自己的幕僚长,脸上露出了愉悦的神色,虽然他知道这位幕僚长和自己不是一条心,但这时候,他觉得自己已经稳操胜券了。

“哦,凯利,坐坐坐,这可是一次漫长的旅行啊。不喝点什么消磨一下时光吗?”从华盛顿到布宜诺斯艾利斯直线距离有八九千公里,航空距离超过一万公里。即便是性能优越的空军一号,也需要飞行近十个小时。

“当然愿意,总统先生。,”凯利微微笑道。

“国会山的那帮家伙这应该没话说了,他们一直在叫嚣着要制裁沙特。哈,我难道是傻子吗?小萨勒曼那可是一只会下金蛋的小公鸡。去年我们找他要了四千多亿美元,结果这个小公鸡得意忘形,做出了杀死卡舒吉的事情来。但这个算什么呢?我们中情局每年在国外杀的人还少吗?只是这家伙太狂妄了,居然做得这么不专业。弄得我前一段时间那么被动。这下结束了,一切全都结束了。你看,这次小公鸡又为我们下了一个价值一百五十亿美元的金蛋,这次,国会山的家伙们也无话可说了吧。这个世界什么最重要?凯利,利益,只有利益。只要小萨勒曼源源不断的给我下金蛋,那他做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呢?”特朗普洋洋自得。

就在G20峰会召开前夕,沙特又向美国签订了价值一百五十亿美元的军购大单。加上卡舒吉遇害后,沙特送给美国的数十亿美元,本次卡舒吉事件已经为特朗普政府带来两百亿美元的直接收入。这让特朗普很是自许。巴不得这个小王储再杀几个人。

“那您这次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会和小萨勒曼王储见面吗?”凯利此时胸有成竹,决定让特朗普得意一段时间。

“不不不,再怎么说,咱们也是民主国家,世界的灯塔嘛。这次我不会和他见面,这是一个刽子手呢,我怎么能轻易和他见面呢,等这件事烟消云散再说吧。我想小王储会理解我的。”特朗普还是在得意的笑。

“那您和普京总统的见面决定还没有改变吗?”凯利接着问。本次G20,特朗普需要处理三个问题,一个是如何对待沙特,【沙特也是G20成员,小萨勒曼本次也会参会】,一个是和中国讨论贸易战的问题,再有一个就是和普京见面的问题了。此前,虽然乌克兰舰艇遭到俄罗斯炮击并被扣押,但特朗普一直坚持会和普京见面。

“当然会,为什么不呢?凯利,要知道,那些污蔑我通俄门的家伙们,就想看我的笑话呢,我倒是要让他们看看,我和普京的会面时不容更改的,我和他的见面是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的。”特朗普越说越兴奋,正在此时,凯利的秘书敲敲门走了进来。递给凯利一份文件。凯利知道,这是穆勒传真过来的。里面的内容正是科亨已经反水的正式文件。他故意装作不知道,打开看看,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的神色。

“总统先生,这。。。。。。还是您自己看看吧。”凯利欲言又止,把文件递给特朗普。

特朗普扫了一眼文件,脸上的笑容立刻就凝固起来,露出一副呆滞的神色。愣了大概有两分钟,他把文件猛然往飞机地板上一扔。

“这王八蛋,软蛋科亨,老子回去一定灭了他,这是在诬陷,是在诬陷!!!”

“这么说,科亨说您因为特朗普大厦的事情并没有和莫斯科有过接触?”凯利问。

“这这这,。。。。。那件事根本就没有下文,我就是接触了又怎样?并没有产生任何实质性的结果。这纯粹就是鸡蛋里面挑骨头。”

“但这件事的确有影响啊,去年科亨可是为此做了假证的,而总统您对此也是予以否认的,现在这件事如果一旦坐实,那对您可是不太好。那些反对您的人会说,您既然接触了,那就不仅仅是一栋大楼的事情,说不定就会和竞选扯上关系呢?”凯利故作关心的提醒道。

“我呸,就是一次简单的接触,怎么和竞选扯上关系呢?”特朗普犹自大怒

“总统先生,我相信您没有,可是。。。可是。。。。”凯利故意不说完。但特朗普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即便这件事最后不能坐实到通俄门,但隐瞒实情这个罪名是跑不了的了。如果科亨被再次挖掘,谁知道这个软骨头还能说出些什么来。

“可是什么?可是什么?这家伙就是在血口喷人,你以为我怕了吗?你以为我怕了吗?”特朗普有些口不择言。一头金发乱晃,满脸涨得通红。凯利没有做声,他知道这时候得等特朗普自己冷静下来。果然,特朗普的脸色慢慢由红变白。表情也慢慢的缓和下来。

“凯利,我觉得这个时候,我们还是取消和普京的见面为好。天知道华盛顿的那帮家伙们会因为这件事再闹出什么幺蛾子来。嗯,就这样,我马上发推特宣布和普京取消会面。”

“可是怎么说呢?毕竟您和普京也是老朋友,这样放他的鸽子似乎也不太好。”凯利装作关心的样子。

“不不不,普京这家伙至今还没有释放乌克兰被看看扣押的舰艇和军人,作为灯塔之国的总统,世界民主的领袖,我怎么能对这样的事情视而不见呢?普京一天不放船只和军人我就一天不和他见面,这事关我们美利坚的国家正义啊,绝无妥协的余地”特朗普似乎立刻就变得高尚无比。

“那。。。。也好,您自己看着办吧,无论怎样,我都支持您。”凯利变得温顺而乖巧,可是他的心中早已经乐开了花。“终于在最后一刻阻止了特朗普和普京的会面,两件事总算办成了一件,如此难对付的总统,总算也是对付了一次。”

特朗普看看凯利,心中一动,猛然间明白凯利这家伙似乎是故意的。不由得一阵恼火。心中暗想“你小子别得意,到了布宜诺斯艾利斯后,天知道事情会有怎样的变化,我和普京的爱,矢志不渝,天地可鉴,海枯石烂永不变心。你小子就等着吧。”


扫出1212元,支付宝扫码动真格的了!

最后一刻—特朗普和普京的约会-神探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