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台湾地区“九合一”选举落幕,许多网友一直在关注,有点看中超联赛的感觉。不过,要是问什么是“九合一”?也许很多人就未必了解。

简单说,“九合一”是指“直辖”市长、县市长、“直辖”市议员、县市议员、乡镇市长、乡镇市民代表和村里长,“直辖”市山地原住民(少数民族)区民代表”及“区长”九项地方公职选举,所有地方公职在一天之内选出。

这样可以在最大程度上节省保障选举正常进行的人力,财力,物力。

结果大家都知道了,绿营惨败,溃不成军,蔡英文当晚宣布辞去民进党主席一职,以示负责。蔡主席走得很安详,表情也不痛苦。

亮点

短短四年时间,台湾蓝绿政治地盘翻转,不是因为中国国民党做得多么出色,而是民进党烂到家了。

当然,最大的亮点在高雄,高雄最大的亮点是韩国瑜的光头。等一下,再说韩国瑜,先梳理一下台湾选情。

台湾虽小,五脏俱全,特别能折腾,“庙小妖风大,浅池王八多”。各种选举已经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份,造势气氛就像明星演唱会,等开票之时,紧张得像押了宝等揭蛊的赌徒。

台湾地区“九合一”选举:亮点和痛点-神探007

先说台湾岛(六大都市焦点之外)的头部重镇-基隆市。

寻求连任的林右昌,击败蓝营分裂的谢立功和黄景泰,保住了北台湾一块罕见的绿地。

宜兰县,蓝营由罗东镇镇长林姿妙参选,对阵绿营陈欧珀,林姿妙基础雄厚,加上绿营负面事件不断(建设电厂,征地风波等等),导致蓝营拿下被民进党长期垄断的宜兰县。

新竹县,县长邱镜淳两任将满,双方皆由新人出马,蓝营杨文科VS绿营郑朝方(前县长郑永金之子),而民国党的徐欣莹气势逼人,注意是民国党。

徐欣莹背后是台北市长柯文哲,然而,高雄韩流溢出,影响到了北部,杨文科最终击败了徐欣莹。

新竹市,绿营寻求连任的林智坚VS蓝营许明财,加上市议长谢文进,三足鼎立,林智坚凭着老本险胜。

苗栗县,蓝营徐耀昌成功连任。

彰化县,绿营魏明谷连任失败,国民党参选人王惠美艰难获胜。

南投县,蓝营林明溱自行宣布连任成功,优势较大。

云林县,民进党李进勇连任失败,云林县黑白两道大佬张荣味(这个人等一下还要提到)之妹张丽善获胜。

嘉义县,民进党翁章梁一路领先,成功连任,但优势远不如预期。

嘉义市,国民党黄敏惠力守眷村铁票,以微弱优势击败寻求连任的民进党涂醒哲。

花莲县,国民党前县长傅昆萁之妻徐榛蔚代夫出征,傅昆萁因为腐败案被关在监狱,由于花莲县是蓝营重地,徐榛蔚成为了新县长。

台东县,国民党的饶庆玲(洪秀柱系)被称为史上最弱的参选人,一无资历,二无根基,但她有马英九相助,马英九站台拉票就来了七次,成功上位。

台湾的屁股屏东县,民进党的潘孟安成功连任。

岛内,马祖(连江县),金门县,澎湖县皆由蓝营上台。

在最基层县市,民进党除了一头一屁股之外,几乎全军覆没。

再说“六都”,台北市无党籍的柯文哲险胜国民党的丁守中,新北市,警察出身副市长侯友宜把苏贞昌打成狗,优势达到二十多万票,国民党台中市长当选人卢秀燕赢了21万票,高雄韩国瑜死马变活马,民进党只保住桃园和台南。

这场选举对民进党来说无异于一场地震,之前谁也没预料到会如此之惨,而震源在高雄。

韩国瑜带起来的风浪冲刷着全台湾,他也是国民党最大的亮点。

令人尴尬是的,国民党在布局之初,压根就没打算他会赢,高雄选战向来是走过场。

韩国瑜赢了,国民党高层心有惊喜,到底是惊多,还是喜多?他们自己明白。

韩国瑜在党内,是个舅舅不疼,姥姥不爱的角色,既然他想去高雄选,那这种自讨没趣的事情就让他去咯。

台湾地区“九合一”选举:亮点和痛点-神探007

对韩国瑜来说,也是因祸得福,如果高雄像台北,台中那样有得一拼,国民党各派系肯定要推出个“重量级人物”。

正是因为高雄没希望,所以让他一个人去尴尬好了,输了大家也不必负责,国民党不会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分配到高雄。韩国瑜为何在台湾政治圈不招人喜欢?

韩国瑜祖籍河南商丘,眷村子弟,天然蓝营,出名是因为把阿扁揍了一顿,害他住院三天。

25年前,1993年5月5日,在审议荣胞(退休的军公教,大多是大陆人)预算改革方案时,阿扁说养荣民就像养猪,韩国瑜就冲上猛揍阿扁。

1996年1月,眷村改建预算审议时,民进党人包围了主席,企图用无赖手段阻挠通过,韩国瑜又冲上去打人,国民党员全部袖手旁观。

韩国瑜就变成了一个政治异类,但赢了荣民和荣眷的心。

2001年,被国民党用损招逐出政坛(“立委”排在安全区外,连任失败)。

然后去北京大学读书(光华管理学院),十几年后,此事成了扣他“红帽子”的理由,问题是他只是报考了博士学位,没有得到任何文凭,学院也证实他没来上过课,但绿营咬定他去上过课,现在选完了,也不吵了。

阿扁八年,没有他好果子吃,马英九八年,也不敢用他,彻底变成了边缘人,16年一晃而过,韩国瑜也到了花甲之年。

不过,地方势力有人看中了他,云林的张荣味(当过八年县长)在黑白两道是教父级人物,同时,张家掌控着岛内农鱼商各大系统,他自己是台湾省商业总会理事长,下面全是他的人马,弟弟是农业联合社的主席,妹妹现在当选云林县长。

张荣味与政坛大佬过从甚密,如连战,王金平,宋楚瑜等。韩国瑜的岳父是张荣味集团成员,这样就搭上了关系,张荣味家族也看中韩国瑜的实干能力。

所以,2012年韩国瑜被安排为台农(台北农产运销公司)经理,这是个省企,在台北市内算是二级局。

2014年,柯文哲上台后,对韩国瑜颇为器重,两个奇葩惺惺相惜,都属政坛另类角色。

台农经理,一方面要代表当局稳定菜价,一方面要保证菜农菜贩利益,接触的都是与政治无关的草根阶层,

什么“反核”“同婚”“动保”“废死”高大上话题在这里派不上用场,大家注重的是柴米油盐,关心的是花色品种,普世价值?多少钱一斤?好吃吗?

蔡英文上台后,民进党利益集团连台农经理这个小官位也不放过,2017年韩国瑜辞职,3月跑去竞选中国国民党主席,没有一个派系支持他,大败而归。

2018年4月宣布参选高雄市长,并把户口迁到高雄,5月21日得到国民党正式提名,然后这匹死马变成了活马。

台湾地区“九合一”选举:亮点和痛点-神探007

韩国瑜自身亮点并不仅是光头,而是对网络宣传的重视。

按传统选举模式,一没有国民党资源扶持,二没财团投钱,他根本无法挑战陈其迈。

高雄这个地方,韩国瑜作为一名外来客参选,民进党就算牵条狗都能赢,所以民进党上下都存在轻敌思想。

韩国瑜非常善于利用新媒体平台,在直播中,他就是一位秃头,随和,衣着朴素,喝着小酒吃着菜,说话直来直去,天天关心群众生活的邻居大伯。

政治上来说,韩国瑜精心设计了一个定位--他与国民党关系不大

他只是一位披着国民党马甲的独立参选人,要把高雄从民进党手里拯救出来,因为高雄变得“又老又穷”了。

他的票源基础来自:

一,对民进党感到绝望的普通民众。

二,自身的魅力,网络帮他做到了这一点。

高雄中老年人关心是生计保障,青年人关心的是前程未来。陈其迈给人印象是民进党的宠儿,而不是高雄人的希望。

韩国瑜最高明之处就是通过网络让人们相信他不是一位政治人物(至少不是传统政治人物),他甚至在大多数时间内拒绝国民党大佬来高雄站台。

台湾地区“九合一”选举:亮点和痛点-神探007

 

韩国瑜认同“九二共识”,是基于民生改善逻辑,九二共识,一中原则是两岸关系基础,高雄要实现他的口号“东西卖得出,人进得来,大家发大财”,经济上必须依靠大陆,这样,九二共识变成了高雄必须具备的发展前提。

这与国民党认同的九二共识有着微妙不同,国民党更多的是政治表态。

民进党老是歪曲九二共识是大陆强加的概念,不愿意面对,韩国瑜能在绿营大本营以认同九二共识赢下选战,证明他的政治-民生逻辑是合理的。

九二共识从政治表态到民生刚需,这个变化说明说明“统独牌”在台湾已经越来越没用,只是大陆一些媒体还有这种错觉。

民进党是把自己活活搞死的,没有人真的会吃土喝风跟着你瞎折腾,除了刚走进社会的青年人会中毒入脑,大多数人最终不得不向生活低头的,要养家糊口。

日本北海道大风灾,大陆游客有车有吃,顺利转移,台湾游客叫天天不应,“驻日代表”就是个摆设,普悠玛脱轨惨祸,无责可追,又再次重击民进党选情,“友邦”频频分手,农产品卖不了,搞出香蕉沾酱油的闹剧……

这一个个痛点,是台湾民生之痛,再乐观的地区,也能感受到旅游业的萧条,夜市的萧条,拒绝大陆,用政治来捆绑一切,就是选择死路。

没有这些痛点,也成就不了“九合一”的亮点。

从未来方向来看,无论是国民党翻盘成功,还是韩国瑜奇袭成功,都不能对他们太乐观,因为我们要的是早日统一。

别忘了,败选的民进党就算干成这样,还有几百万票在支持它们,这片中国的土地被毒害得很深。

台湾政党也好,民众也罢,都应当认清历史潮流方向,早统早好。

何必等于民生困顿,百业萧条时才想起九二共识?

对大陆来说,“九合一”只是岛内政治生态在某一时期内的一种体现,我们该怎么做还得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