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类历史长河中,战争与革命密不可分,一方面,革命可能促发战争,另一方面,战争可能促发革命。以中国近代史为例,近现代历史就是一部革命促发战争的历史,觉醒的中国人开展了“反帝、反封建、争取民族独立”革命运动,在革命运动激发下,先后进行北伐、第一次国内独立战争,抗日战争,第二次国内独立战争,最后中国共产党取得胜利建立了新中国。另一个例子是俄罗斯,作为我们邻国,俄罗斯则是由于俄罗斯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消耗巨大,国家经济遭到严重摧残,民生凋弊,促发了“十月革命”,同样二战以后世界各国纷纷开展了独立运动,广大殖民国家通过革命取得了独立,以印度三哥最为典型。

革命与战争象一对亲兄弟如影相随。一战之后成立国际联盟,国际联盟实际是列强以“强权”管理国际体系,这种体系难以调和各列强之间的利益分配,“强权”以制造战争为手段争夺资源、殖民地,世界各地战争频频暴发战争。二战以后,接受了国际联盟维持国际秩序失败的教训,成立了联合国。联合国体系实际是以“霸权”手段维持国际体系,通过联合国建立多个配套分枝体系,霸权通过平衡手段最大限度的遏制了大战的发生,毁灭性武器的出现,大国之间的战争基本上得以避免,国家的利益争夺从直接占领领土转向资源、市场的争夺,各国为达到优势竞争加大教育投入培养人才,发展技术,制造高效的经济、金融政策,通过技术提高竞争力与军事能力,导致二战后人类的战争换了一种方式。

一、川普掀起的贸易战,也是一场战争,是否全促发革命,目前看,有这种趋势。

(1)可能贸易游戏规则发生革命。各国为自己利益,对抗美国贸易战发难,各自采取对自己有利的策略,形成“预防性”区域链,原有贸易格局已经动摇,促进了国家间、地区间的自由贸易体系纷纷出台,欧洲与日本(EPA)、中国与欧洲(CEP)、中国与亚太16国间(RCEP),美国退出TPP后剩余11国的TPP。未来还有可能形成东北亚自由贸易体系(主要是中国、日本、韩国,目前由于受到美国压力与干扰仍然处于概念阶段,但不排除随局势发展,东北亚自由贸易协定签订的可能性),中国与南亚各国间的自由贸易协定(目前阻力主要来源于印度三哥,主要是它的地霸权野心),中国与南美贸易协定。。。。

这些已经签署的、将要签署的、可能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非美国主导,绕开了美国。这,其实已经算是一场革命了。

(2)可能激发金融革命。

目前的金融体系是以美元霸权为代表的金融体系,通过世界银行、IMF主导,建立了以美元为主的结算体系(SWIFT)。川普上台以来,美元霸权非理性、自私性、排他性更加凸显,严重破坏了各国经济、金融秩序的正常运行,“去美元化”运动已经初露端倪,如果美元继续胡作非为,不排除世界发生金融革命的可能。

美元霸权由于建立在能源基础之上,已经有伊朗、委内瑞拉、俄罗斯明确提出放弃美元结算,特别是俄罗斯对欧洲提出2019年起,俄输出欧洲油气采取非美元结算方式,如果欧洲就范,对美元结算体系无异于当头一棒!这是俄罗斯变相鼓励、逼迫欧洲加快落实SPV结算模式早日出台。

从目前看,欧洲的SPV由于美国霸权威慑,欧洲没有国家敢于接盘作为主办国与驻地,仅仅是概念,但随欧美经济、贸易博弈深化,俄罗斯的推波助澜,不排除出台的可能性。

(3)中国目前的做法。

中国的作用目前只是悄悄的推进人民币结算模式,比如跨境结算系统(CIPS),该系统建立于2015年,2018年进行了升级,已经有140个国家“间接”参与,与中国进行业务合作,目前这套系统只是“间接”运行的背后是中国仍然对美国讹诈表达出一定的“克制”,即“中国不会主动挑战美国核心利益的愿望”,目前至少仍然维持这一策略,但如果美国不顾及中国利益,CIPS突然加速的可能性是存在的,所以中国在APEC会议上通过“十点倡议”进行了规劝与警告。

(4)欧洲的心思。法国提出建立“欧洲军队”之后,德国随后附和,与早先提出建立特别结算体系以绕开SWIFT,路数如出一辙:因美国的不负责任,导致欧洲在愤怒之下,已经有了弱化欧美关系的可能。欧洲一直有摆脱美控制的打算,只是力量不能集中,同时美利用军事综合优势,与地缘控制手段频频制造“地缘断裂带”对欧洲打击,一周前北约秘书长(北约军事长官必须是美国人,政治长官是欧洲人,秘书长是政治人物)撰写利比亚战争,明确提出利比亚战争是欧洲暴发难民的罪魁祸首,已经将利比亚战争暴发的原因明确归因于美国,这在以前,是难以想象的。

如果欧洲真的实施非美元化,美元地位受到重大打击后,极可能掀起世界范围内的去美元浪潮,虽然欧洲这一步还没走出,但在俄罗斯的揩“油”策略下,受到能源困境的欧洲可能被迫“变通求活”。

(5)地缘政治革命。原有的地缘局势因市场、贸易重新组合发生巨变的可能性在增大。现在的地缘格局基本上是在联合国范围内“交易”下进行的,美国负责全面,各大国负责周边,总体来说运行还算有序。这种地缘格局下建立的市场、资源体系,定价权基本上仍然掌握在欧美手中,随美国要“革自己的命”,要率先打破目前的贸易、市场、金融格局,偏偏要加大控制权,引来众怒,所以地区间的经济、贸易、金融合作在持续加强,由于各地区间的经贸关系更加紧密,第一后果是美国要制造地缘陷阱的难度加大。从亚太的菲律宾、马来西亚看,这种趋势已经加强,除非美直接出兵干预,否则通过鼓动其它国家搞对抗的难度加大。

目前的地缘格局,虽然变化不大,但几年后,可能超出我们的想象,继续变化的后果之二是欧美通过北约体制联系的密切性可能会受到重创,从而形式大于内容。

作为有心人,请朋友们从现在起关注:

①亚太地缘可能的变化。特别要关注朝鲜半岛、中南半岛、台湾局势。

②中东地缘的可能变化,特别关注伊朗动向、沙特国内局势、叙利亚内战变化、也门局势

③欧洲、地中海地缘的变化,特别关注英西直布罗陀、利比亚、叙利亚局势,难民问题。另一个要关注北约与中西欧洲的关系可能会疏远,巴尔干局势可能恶化。

④大西洋经济体系的变化。

⑤南美市场是否会趁美国控制弱化时重新整合。

二、原有的大陆平衡可能打破。以前英国制衡欧洲大陆,通过地缘平衡手段达到在欧洲大陆利益最大化的手段可能不灵光。同样,美国制衡量各洲的效率受到影制造矛盾分化,因贸易、市场变化而失灵。

因此,在美国反全球化之下,未来可能会导致多地区经济联盟诞生,通过各地区自由贸易协定进行对接的可能性在增大。

面对这场可能出现的世界性,我们应该如何做?

笔者认为,在我国产业升级、结构调整过程中,坚持不主动挑战美国核心利益为上策;最大限度的努力建立各自由贸易伙伴协定,与世界各国同步,给其它反美力量提供侧援;发展我国技术,提高核心技术竞争力,优化内部市场,优化产业调整;广泛合作,最好与其它伙伴国家达到相互深度依赖,长短期内通过市场开放优势,尽快的签落实自由贸易协议,抵消美国贸易发难造成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