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者在《从大国崛起规律谈中国崛起》谈及中国面对“历史机遇、最关键时期”时强调,要在保住核心底线情况之下,应该保持防御姿态并保持冷静、忍耐,朋友留消息说我说得太“保守”,他们认为现在中国在策略上应该保持一定的进攻姿态,以“一拳打去百拳开”的策略,应对敌对势力的军事威慑。

笔者对些个朋友的看法持保留态度,我仍然认为中国应该坚持发展,保住核心底线的情况下保持防御姿态。最关键的是减少敌人,争取朋友,从中应对来看,基本上是沿这个思路进行的。

原因是:1、中国坚持扩大开放姿态,目的就是通过通过扩大市场“多交朋友”,减少敌意。2、军报撰文关于陆军战略调整,强化“攻”的意识,但最核心的是仍然是加强防御能力,这篇文章估计是向外发布信息:说明两年前开始的陆军改革已经初步有成效,指挥系统与体系调整基本完成。3珠海航展公开“泄露”的新作战体系、作战能力,尤其是空天体系与电子战体系;4、高层对军委政策制度改革工作会议发表谈话:“军事政策制度调节军事关系、规范军事实践、保障军事发展,军事政策制度改革对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把人民军队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对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有重大意义”。从中可提取的精神是:强调加强军事建设,强化保障能力。

上面的后三条是为第一条服务。这是通过新闻形式向外表明,中国扩大开放是在有保障的条件下进行的中国有能力保障新改革开放正常运行,一方面是提告相关友好国家,放心与中国进行正常的经济交流,另一方面则是对敌对势力进行警告。

我认为,高层已经对我国的“关键期”提前预判,且有一系列的政治、外交、军事、经济配套策略围绕渡过这个关键期进行,并在进行切实准备。

一、为什么我们必须小心渡过“关键期”。

研究西方强国规律可发现,在关键期必须优先解决内部问题,先理顺内部关系,以免对外博弈是受到国内问题困扰、掣肘最终都成功了,而在国内出现问题时选择对外输出内部矛盾的策略都失败了。比如二战前德国,经过经济高速发展后,受到英国封锁制裁,国内经济发展停滞,通胀加剧,希魔选择了对外战争,再比如小日本在二战前也是如此,第一代工业化后期,国内经济增长乏力,它选择了扩张之路,第三个例子是二战后的苏联,1945年到1976年,其第二代工业化基本完成,经济高速增长后,国内发展遇到停滞,物价开始大幅度上升,由于美国越战失后,美国选择一定的收缩,苏联认为是机会,结果很快掉进了扩张陷阱。反观英国取代荷兰、美国取代英国,都经过一段时间的忍耐期,特别是美国在奥西罗.罗斯福上台后,美国GDP已经超过英国的情况下,仍然埋头解决国内问题,治理贪污、垄断、环境污染……等。

保持一定的冷静、忍耐,一个目的是积蓄实力,另一个目的是观察“敌情”,注意敌方动同,当然,这都是在防御有力、攻势不足的情况下的策略。目前我国正处于这个阶段,经过多年发展,我国国力已经积累到一定的高度,综合实力已经极强,敌对势力虽然虎视眈眈,但它对我国的防御态势,虽然有些把持不住,但无从下嘴,它强行进攻我们无法保证全身而退,且不能保证取得胜利,而我们如果主动进攻,由于攻势不足,消耗过大,极可能导致功败垂成最后失败。

换句话说,采取防御策略,我们能保证不失败,但采取进攻策略几乎没有胜利的可能,目前我们就是这个阶段

二、传统霸权的优势,目前我们必须慢慢侵消。

(一)传统霸权有五大优势1、资源优势;2、体系优势;3、同盟优势;4、经验优势,5、存量优势。

就上面几点简单解释一下:

1、传统霸权由于多年经营,它能利用的资源太多了,单说遍布世界的军事基地就难以撼动,而且它还具备话语权。

2、传统霸权由于多年建设,其军工体系就非常完善,虽然和平时期有些生产线关闭,但一到战时,那些国内政治因素掣肘就会消失,另外其军队作战体系也很完善,三军协调体系已经经过多场战争检验,一旦到战时,三军间的矛盾、争风吃醋就会消失。

3、同盟优势,这个大家都明白,和平时期他们间的矛盾很深,但一旦到挖它们祖坟时期,其同盟优势就会体现,这点我们不要幻想,从他们对付苏联、俄罗斯就可看出。

4、经验优势,传统霸权几乎都是战争中渡过的,实战中发生什么问题如何解决,他们有一套成熟的经验,个别朋友看到美国太平洋舰队连续出事就说美战力不行了,这是不对的,战时美军的纠错能力是非常强的,从抗美援朝战争时可看出,二次战争之后,美军发现我志愿军的后勤劣势,很快制订出“七天战争“策略,让我们受到很大损失,越战时期美就发现越南防空的弱点,给起南造成巨大装备人员损失。

5、存量优势。和平时期,许多快到期的装备封存了,但一旦到大战时,新型的、先进装备消耗后,存量就可发挥优势,在存量上,我们比俄罗斯还有一定差距,这点我们要清醒。

(二)当然传统霸权也有几大劣势。1、维护霸权时患得患失。2、同盟掣肘3、力量分散;4、对手多,需要照顾的重点对象多。5、战线过长,后勤补给困难。6、担心其它对手趁机取代自己。

简单解释:

1、传统霸权无一例外的都会患得患失,一个原因到底哪个是最重点对手,另一个原因是担心消耗过大,选择一个对手其它势力则可能“乘人之危

2、同盟是利益同盟,没有共同的利益,同盟不可能有效,特别是选择对手不当时,同盟会分裂,比如欧洲现在不愿意选择中国为对手,而要选择俄罗斯3、4、传统霸权需要维护的利益链多,力量必然分散,同时对手众多,对付哪个先哪个后非常关键,选择错了,霸权崩溃。5、6,传统霸权一旦准备动手,必然劳师远征,战线长,而潜在受打击对手则可以逸待劳。这种消耗代价比,是几十倍的差距。

三、比较出霸权的优劣势后,就可针对性的制订自己的策略。

(一)利用它的患得患失、同盟矛盾,以拆散同盟协同为目标。欧美矛盾点在于利益争夺,目前欧洲对美国反抗的原因是美国不照顾欧洲利益,而我国扩大开放,正好可加大欧美矛盾。

(二)利用它担心被取代、想守成的态势做工作。

目前如果中美博弈加剧到不可收拾地步,最可能取代美国的是俄罗斯,这已经被欧美公认,而且在欧洲看来,俄罗斯的威胁远远超过我国,在欧洲由于历史原因,“遏制”俄罗斯是“政治正确”,这点在美国国内也有极大势力,主要是传统的犹太势力。在遏制中国,虽然美朝野有一定共识,但主要是“基督犹太”主义的右翼分子,在商界、政治界也有不少人认为中国不是最大威胁的,基本上各占一半,这也是我们要积极利用的。

在对付中国上,欧美有矛盾,在美国国内也有矛盾,而对付俄罗斯问题上,欧美共同利益大于矛盾,这也是我们重点“借用”的支点。川普“通俄门”的存在,就是传统“基督、犹太主义”者在起作用。

四、传统霸权维护成本提高。随对手越来越强大,它维护霸权的成本也越高,虽然它想由全面控制改为重点控制,但是由于担心“多米骨牌”效应出现,它不敢轻易放弃任何地方。有一个地方被抛弃,其它地区也担心被抛弃这是他的最薄弱的地方

目前美国欧洲、亚太的盟友最担心的也是这点,这种患得患失的局面会越来越严重,早晚会因消耗巨大拖垮它。

只要中国抓住美国霸权的短板,我们渡过十年左右的关键期之后,我们就自如、淡定多了,机会是争取、捕捉来的,而不是等来的,笔者认为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宁愿为做也不犯大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