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党赢得众议院,这是民主党的一个小胜利,却是特朗普的一个大失败,过去特朗普所在共和党控制了国会,特朗普可以为所欲为,这下民主党卷土而来,发誓要对特朗普发起调查。

然而就在今天,特朗普愤怒了,很显然他对于共和党失去众议院感到很有失败感,而且预感到未来不妙。

特朗普在白宫发布会上表示,如果民主党对他在众议院发起调查,那么他会向民主党开战,民主党必须提前准备好迎接战争般的报复。

用战争这个字眼来威胁民主党,可见特朗普之狠,而且以特朗普的性格,如果民主党对他发起调查,他一定会疯狂报复,而且说到做到,哪怕将美国拖入内战也在所不惜。

特朗普还表示,民主党如果玩调查他的游戏,那么特朗普也可以玩,而且会玩得比民主党更好。

民主党领袖、众议院院长佩洛西则在发布会上表示,民主党已经制定好了调查特朗普的计划,希望到时候特朗普能够配合质询。

让特朗普配合质询,难怪特朗普火冒三丈,特朗普一直在想方设法躲避质询,还在白宫进行过模拟几次,后来因为风险太大,还是放弃了。

民主党还表示,未来很大一部分精力将会放在重启俄罗斯干预美国2016年大选上,尤其是要调查清楚特朗普竞选团队是否与俄罗斯共谋,并获得更大的竞选优势。

除了通俄门,民主党还将对特朗普集团和家族在商业领域的一些不当交易发起调查,现在德意志银行已经收到了相关调查通知。

因为这些商业领域都与俄罗斯、乌克兰、以色列等国家存在千丝万缕的说不明道不白的关系。

而且一旦调查到特朗普家族内部生意,将会是无穷无尽的烦恼,这是特朗普不愿意面对的,也是特朗普愤怒发火的原因。

特朗普用开战来威胁民主党,但这并没有作用,民主党已经转变了策略,过去民主党是曲线迎敌,现在策略变了。

特朗普是流氓,对付流氓,只能比流氓还流氓,所以这次奥巴马的风格也变了,特朗普攻击奥巴马,奥巴马也直接攻击特朗普是独裁者、谎话者,已经丝毫不让了。

在对特朗普可能的通俄门发起弹劾之前,民主党已经事先起诉特朗普,认为其与俄罗斯勾结,操纵了选举。

特朗普今天先下手为强,失去了众议院后,他已经感到到危机来临,于是今天解雇了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

这引发了巨大的风波,因为司法部长塞申斯在美国司法界和情报界有着巨大的声望,而且他是最早支持特朗普的人。

但是,特朗普对他很不满意,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司法部长塞申斯没有阻止通俄门的调查。

由于通俄门调查小组特别检察官可以由美国司法部长任命的,也可以由司法部长解雇,但是塞申斯一直没有解雇通俄门调查特别检察官穆勒。

穆勒于是在通俄门调查中越来越深入,特朗普感到极其不安,多次对塞申斯表示,通俄门调查必须停止。

作为最早支持特朗普的人,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竟然没有阻止通俄门调查,这说明通俄门调查小组确实已经拿到了某些切实的证据。

在特朗普的压力下,塞申斯没有阻止通俄门的调查,只是为了避嫌,选择了回避,由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监管。

特朗普想通过解雇塞申斯,任命新的司法部长来阻止通俄门的调查,这次众议院失手,让特朗普不得不这样做来自保,哪怕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塞申斯在提交的辞职报告中表示,他按照特朗普的要求辞去司法部长职务。言下之意很明白,他不是自愿的,而是被特朗普解雇的。

过去,特朗普担心解雇塞申斯,会引发美国的指责,认为他在阻扰通俄门调查,那么到了现在,特朗普已经顾不得这些了,一切都是为了保护自己,哪管什么司法公正。

如果说特朗普过去因为通俄门可能导致被弹劾,那么现在也可能因为妨碍司法公正而被弹劾。

尽管弹劾很难成功,因为要获得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三分之二以上同意,这很困难,但一旦被弹劾,也得掉几层皮。

如果通俄门调查小组一旦真正掌握了特朗普叛国的证据,在赤裸裸的通俄真相面前,不排除一部分共和党会倒戈。

一旦有共和党倒戈,那么被弹劾成功也是有可能的事情,现在发展到这个程度,任何可能都有。

现在特朗普指令马修.惠特克任司法部代理部长,之后将会获得正式提名,他的任务实际上就是监管通俄门调查小组。

很明显,特朗普希望惠特克阻止通俄门的调查,甚至选个机会解雇通俄门特别检察官穆勒。

之前,惠特克就警告过穆勒,说通俄门调查已经逼近危险的红线,并表示应该下令停止调查特朗普的金融业务。

鉴于惠特克的倾向性言论,国会参议院领袖舒墨和众议院领袖洛佩西都公开呼吁,惠特克应当回避通俄门调查。

参议院领袖舒墨表示,捍卫穆勒的通俄门调查是至高无上的任务,如果特朗普试图终止这一调查,将会引发宪政危机。

众议院领袖洛佩西表示,解雇塞申斯的举动,只能被理解为特朗普试图干扰通俄门调查的又一次尝试。

但是,特朗普就是这么举贤不避亲,他现在哪里顾得了避嫌,一切先过了通俄门再说。

可以说,现在特朗普面临的风险越来越大,危机越来越逼近,无论是否被弹劾,他都会坐卧不安。

现在他的敌人太多,有不折不挠要查明真相的通俄门调查小组,还有发誓要与特朗普斗争的民主党,还有现在国会参议院中一些对特朗普不满的共和党,更不用说美国的媒体,这些都是特朗普眼中的敌人。

解雇塞申斯,此地无银三百两,也是掩耳盗铃,这是一根导火索,斗争正式来临,美国内部分裂和对立的风暴愈演愈烈。

全世界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制约得了特朗普,也只有美国内部能够制约他,而现在制约的力量开始来临,一场场大戏将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