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从美国扩张史判断美国策略走向》一文中,几个朋友对我的“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或是喜欢不喜欢,二百年来,以国家为单位,美国是最成功的国家,没有之一”这个结论很反感,说我太抬举美国人了。虽然我也不愿意这样说,但毕竟这是事实,虽然我们与美国关系波折太多,且台湾问题不能解决主要是美国人所赐,爱国朋友们因此恨上美国,不愿意说美国的优点,也反对别人说美国长处,这我能理解,从一般朋友立场,笔者表示赞同,但作为客观学者或者说有一定史学观的人,不能这样做,因为如此不但不能改变什么,反而让我们对美国的客观认识走偏,决策者更不能如此,一旦如此,于国家利益是有大害的。

因此,希望朋友们能谅解我的客观。

二战以来,政治、军事博弈是中美苏(俄)为中心,经济博弈中、美、欧、日为中心,几十年来博弈的结果仍然是僵持状态,特别是“老三家”中美俄,虽然单方有阶段性优势,但没有一家能“吃掉”另一方,这种状态必然在相当长时间内继续持续,短期不可能见分晓,主要是三家体量太大,力量太强,如果不出现某一方犯了无法挽回、不可饶恕的错误,想吃掉另一方几乎是无法完成的任务。

一、抗美援朝让美国认识了“另”一个中国,在以后的岁月中,美国与中国打交道一直小心翼翼。清末7000人的八国联军打得清朝丢盔卸甲,首都被占领,抗日战争时期几十万小日本军人将几百万国民党军队打得血流成河,国土沦丧,仅仅偏安西南一隅,让美国人产生错觉:在得知中国军队已经进入朝鲜作战后,美国人起初抱着中国仍然是“老样子”的教条惯性认识,“中国军队并不是不可辱的力量”(麦克阿瑟语),在这种信念下麦克阿瑟信心满满,要在“感恩节”前结束战争,但一旦与新中国军人交手才知道大错特错,这并不是一支可随便污辱的军事力量,而是不能轻易招惹的军队,麦克阿瑟也为他的轻率、轻敌付出巨大代价,溃败时连自己的高级将领沃克军长也送了命,被中国人民志愿军几乎占领朝鲜半岛全境,如果不是后勤补济问题,朝鲜半岛局势绝对不是今天这个样子了。

朝鲜战争是三大国第一次直接交手,决定结果的因素,基本上中国贡献了80%以上,苏联虽然出动了空军支援,主要提供掩护,空军主要作战有60%以上是中国空军完成的,陆军作战几乎全部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完成的(仁川登陆后,金日成军队最后只剩下4个师,主要是作向导与后勤工作)。这次战争让美国彻底“看清了”中国人的真面目。

美国人最终搞明白了,满清军队、国民党军队的毛病出在无信仰、建制太乱指挥一统一、军队私人化,而进入新中国时代后,这些旧中国固有的毒瘤给彻底切除了,所以恢复了中国人本来的面貌。

越南战争中,美国对中国警告表现的相当“乖巧”,北纬17度不敢越雷池,执行的相当好,为什么,都是交手的结果。中国赴越的防空部队达十数万人,工程兵轮换下来也有十万众,中国是当时越南的大后方,看过一个关于越南战争的纪录片,在美国在越南被击落的3000余架飞机中,65-70%是中国防空部队击落的。

这些教训让美国人明白,不要与中国军队直接交手,一直持续到现在。

二、大国博弈在事关生死的底线方面,哪个都不敢轻举妄动。在美苏冷战时期,有的描述象文学作品,说有好多次核战差点打起来,最后没打起来,是因为向对方通报问询事端原因,为什么我说有些象文学作品描述而夸张:请注意,几乎每次“差点打起来”,都有向对方问询字眼,这说明,大国间的核机制,还是存在“连线”的,而且各大国的核预警都是层层节次的,不可能轻易判断失误,这些说法只不过是描述核的恐怖而已。

核大国都有多枚战略预警卫星,基本原则是,如果战略预警卫星被攻击,则意味着核战争开始,这已经成为大国家心照不宣的秘密。

成熟的大国博弈中,都知道底线在哪里,哪些是不能碰的。以前面的美俄在黑海博弈为例子:在黑海执行任务的美国驱逐舰因太靠近俄而遭到电子干扰,军舰军部雷达失灵,这件事一度导致几名美军士兵精神出问题,几名军官退役,按美国惯例美国怎么能吃这个亏,在发现俄电子干扰机时就应该作战术动作避免,但并没有,这说明作出军事反击的指挥权并不在中下等的校尉官手里。

再举一例子:四年前我国16号在南海进行测试中,美太平洋旗舰“蓝龄号”进行战术挑衅动作,我用坦克登陆艇直接冲撞,结果距离43米外美舰落慌而逃,回去后几名军官被撤职。有消息说并不是这几名美军官胆小,而是违背了美军战术条令,当时过于近距离接近我16号并没有事前得到授权,违背了美军指令。

因此,从大国角度,无论哪个政客在台上,无论自己力量暂时有多大优势,在没有把握做掉对方,更没把握打掉对手反击能力情况下,保持还是相当克制的。

在一篇文章中笔者对有的大V评论说美国要在台海海峡进行军事演习,当时笔者就批驳了这个评论,美只可能派出军舰到台湾海峡“一游”而不可能做军事动作,事实也证明如此!做军事动作意味着与直接宣战差不多,美国目前还没这个胆量掀起与中国全面的军事对抗。

现在我仍然持这个观点:美国人可以利用南海问题、台湾问题牵制、遏制中国,但它一定会把握度,并在底线附近徘徊,绝对不敢将中美拖入直接军事对抗地步

三、大国博弈必须讲究利害与成本。对我国而言,我们秉承和平发展的理念的同时对挑战我们核心利益是绝对不会含糊的,这点,各方是明白的。美国明白与中国军事对抗,中国全力而击的结果与它付出的代价是什么。且不论地缘格局发生的巨变,人员损失与装备补充,只从后勤角度,他就无法承受。(公众号qingfengtanguoji)

所以美国对中国、俄罗斯的策略是利用相对优势,利用同盟围而慑,但会保持底线。他采取的是文攻武吓加拉拢的策略,这些军事行动,并不是真正完全做给中国、俄罗斯看的,而是给同盟、中立对象国看的,达到自己的目的。

这个目的是什么?驱离,一方面警告保持相对中立观望的中小国家不要与中国或是俄罗斯走得太近,另一方面对同盟展示有能力保护它们。而对中国主要的策略是破坏中国形象,意在让中国对美博弈中展现“软”的一面,让周边国家感受到中国不能保护他们,所以不敢走太近,遏制中国与相关国家的战略、经济、安全合作,达到破坏我们市场拓展目标。

美国新一轮攻势,从目前看,主要是破坏“道德形象”为主,拚命抹黑中国,过一阶段,美国会派出强大的政治、经济代表团去各国游说,意图意中国隔离在世界市场之外,这才是我最关注的方面。

从个人认知及我对美国军事行动准则的了解,在军事上我并不担心美国人对我们如何,反而我最担心的一个方面是欧美日联合组成一个新的贸易联盟将中国排除在外,目前看这个趋势虽然进展不力,但中期选举后,在美国打压一波后如果突然有条件的选择让步,是可能达成一定协议的,这个我们还是要全面准备好。做好我们的基础市场,对欧洲进行一定的市场再开放,我们的经济行动还是及时跟上,才能有效的避免最恶劣情况的出现。

我们要保持我们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