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中美关系走到十字路口,因中国国力提高迅速引起美国警觉,它以预防策略遏制中国崛起,并以“修昔底德”恐吓、施压中国,不少人担心中美美会否走向直接冲突而焦虑,关于这个问题,需要我们从更长的时间轴去研究美国历史,也许能得到部分启迪,解除焦虑心情。

一、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或是喜欢不喜欢,二百年来,以国家为单位,美国是最成功的国家,没有之一。它的成功之处有“上帝眷顾”的幸运因素,也有策略得当,善于抓住机会,利用其它对手的内、外矛盾的因素,在过去,这些因素综合在一起造就了今天美国的霸权。

(一)幸运因素一个是地理位置,远离欧亚大陆之外,可以远离近代人类史上最残酷的战争破坏,占据绝对的地缘优势,幸运因素之二是利用地缘优势根据国际局势或左或右或中间道路,有时强硬,有时则韬晦,实行“孤立主义”待机而发,非常灵活,在过去一百年中,基本做到让美国利益最大化。

对美国崛起至关重要作用的是第一、二次世界大战,战争的巨大破坏力没有伤害到美国,而当时世界力量中心的欧洲为争夺世界主导权大打出手,相互伤害深重,数年都无法恢复,而美国利用地缘位置优越性拚命发展。

(二)善于抓住机会,并制订出灵活策略,或联合或孤立以达到美国利益最大化。这点从美国扩张史中可看出,美国能在一百年时间内,将独立之初的340万平方公里,扩张到930万平方公里,在人类历史上,除俄罗斯与其比肩之外,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做到,且时间更短,它能做到这些,自有过人之处。

(1)与力量相当的对手,美国历来不是以不使用武力为选择标准,而是采取威慑策略,并善于利用对方的薄弱环节,同时在其它国家挑拨,制造第三方矛盾并且利用这些矛盾达到成本最小的目的。比如从拿破仑手中购买了26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只花了1500万美元,从俄罗斯手中拿下150万平方公里只花了720万美元。

简介如下:

利用法国军事扩张中的失利。当时,拿破仑派2万人入侵海地全军覆没,法国财政出现巨大亏空,急需资金重整旗鼓。另外,当时的美国威胁法国它要和英国结盟,与法国开战,拿破仑感受到巨大压力,如果与英美同时开战,法国没有一点胜算,如此下来不如卖给美国,而且卖了这个地区,法国可解除后顾之忧,全力以赴控制欧洲,这样美国轻而易举地获得了260万平方公里左右的土地,每平方公里不到5美元!

利用了法国与英国矛盾

法国在拿破仑带领下在欧洲崛起,军事上席卷欧洲让英国感受巨大压力,英国在欧洲广泛结盟对付拿破仑,当时的美国第三位总统杰斐逊及时的抓住这个机会要挟法国出让从英国手里拿到的土地,从策略上说,是非常及时正确的。

利用俄罗斯克里米亚战争后财政困难,从俄罗斯手中购买150万平方公里土地,即阿拉斯加巨大半岛及其周边的阿留申群岛,只花了720万美元。

克里米亚战争后,俄国元气大伤,沙皇亚历山大二世决心卖掉这块不“值钱”的土地。他把买主锁定在美国人的身上

(2)对力量比自己小的,则采取软硬两手,军事威胁、武力打击采取强盗模式。然后廉价“购买”,比如佛略里达、路易斯安那、墨西哥州。

佛略里达、路易斯安那是西班牙殖民地,由于西班牙被拿破仑占领,美国认为机会来了,西班牙已经没有还击能力了,逼迫西班牙放弃这两州的占领权,“买”下这两州仅仅花费了500万美元,随后又相继通过策反与威胁的方式从墨西哥和英国手中得到了得克萨斯和俄勒冈地区,美国领土从大西洋沿岸扩展到太平洋沿岸。

墨西哥从西班牙殖民者统治下独立时,将其加利福尼亚变为一个省,为了得到这块土地,美国政要屡屡出高价购买,墨西哥断然拒绝了这一无礼的要求后,于是,美国萌生了以武力满足领土欲望的念头,美国正式向墨西哥宣战,派出5万军队从陆地和海上侵入墨西哥。墨西哥军队缺乏训练和先进的武器装备,很快就败下阵来,加利福尼亚顺理成章地归并美国。

采取相同手段,象征性地支付1500万美元,就得到了包括加利福尼亚、新墨西哥地区在内的近140万平方公里土地,十多年间墨西哥丧失了大半领土

二、从美国历史作为看,美国表面强硬的背后,绝大多数是策略性的,极限施压不是今天才有的,而且会利用美国各项优势,特别是军事优势、对手薄弱环节,给对手制造强大的心理威慑,逼迫对手屈服。如果对手不屈服,且军事力量很强,美国就会“等”,不会轻易用强,比如对法国、英国就是如此,但他会在中间起破坏作用,挑拨离间,制造矛盾,同样今天对俄罗斯、中国这样的对手他也一样。但对于虚弱对手,美国就不会“客气”了,直接军事打击,这点就是进入现代也没有改变,比如武装入侵伊拉克、利比亚、阿富汗

补充一点说,冷战时期,美国拉中国遏制苏联,与杰斐逊时期与英国结盟对付法国手段几乎是相同的,这时法国在美国独立时对美国的“恩“量就被忘记而抛弃。

对于其它地区的热点介入问题,在没有把握哪方会获得最后胜利时则采取观望,还美其名日:“孤立主义”,孤立主义,其实就是韬光养晦的另类说法(韬光养晦并不是只有我国采用,也不是坏事,国家根据国际局势与自己能力决策无可厚非)。一战、二战初期,美国判断不准确哪方获得胜利,那就观望,并在此间利用双方对自己的需求发展自己,并借机发战争财。

三、通过笔者以上叙述,朋友们可以得出自己的结论了,这对我国国家决策,也是重大启示可以为下一步决策提供借鉴。

国家利益上,美国是典型的“六亲不认”型的,对其它国家,美国就是经典的冷血动物,极其残酷!从拿破仑手里“买下”260万平方公里,完全不顾法国对美独立时的贡献;一战二战时,对它的“祖父国”英国都能落井下石,在二战最残酷阶段,美逼迫英国签订《租借法案》并出让亚洲、南太殖民地,其它国家指望美国发善心,那是痴心妄想。

川普现在的作为,只不是过是美国一贯策略的更加显性而已,并没有从根上改变美国习惯,只是川普表现的更加疯狂、更加变态而已

美国的发展史,其实是一部靠欺诈、威慑、军事的扩张史,也是靠发战争财的历史。

一点建议:现阶段,我国力量与美国力量并没有出现大代差,按美国历史惯性与决策历史,美国绝对不可能作出主动与中国军事直接冲突的决策,它是在等我们犯错误,一旦中国出现大的错误,美国一定不会放过,一定会及时的捕捉到并咬上来。但只要我们不犯错误,美国不可能冒险,这点朋友们放心。

我观察下来,小日本对美国研究得就很透,所以他近期的决策都是围绕中美两国不发生直接军事冲突进行的,尤其是对中国外交方面更是如此,这也是安倍来华后签署一系列协议的原因所在。

对美国来说,他的最大核心利益是维持霸权,谁动了它这个,就会触发美国战争机制,从目前来说,我国一再强调中国不会挑战既有国际秩序,是非常正确的,美国对挑战它地位的国家是非常敏感的,现阶段只所以对俄罗斯施加如此强大的压力,其原因之一是俄罗斯在军事打击能力上已经挑战了美国神经,尤其是在叙利亚的打击手段更让美国坐卧不安。

我个人判断,美国在我台湾问题上,采取的底线施压,也是在测试我国,测试国家的忍耐力与反应机制,至于涉及到台湾问题何时解决,那是国家决策,笔者希望中美关系能出现缓和迹象,这样对我国争取发展时间有利,但如果被美国逼上背水一战地位,那另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