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非洲多国被西方称为失败,而东欧的乌克兰、格鲁吉亚被称为准失败国家,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多方面的,有的同家因为地理位置重要如阿富汗、有的国家因为资源如伊拉克、利比亚,有的国家因为宗教,有的则是因为内部矛盾让西方抓住漏洞,为制衡需要加上西方推波助澜。当然都有国民期望值有关,如果美俄继续博弈下去,波兰极可能是下一个准失败国家,下场估计与乌克兰有一拚。

失败国家之所以失败,西方国家无一例外的都会利用有关国家在失败之前国民的超强心理预期下楔子,然后利用民族、宗教矛盾制造混乱,在最佳时机军事介入,这样成本小,成效高。

什么是国民的超强心理预期?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对自由的渴望,获得更多权利下的自由、富裕的生活”。但这种美好多数只能是幻觉,西方正是利用普通草根的幻觉式向往下药方,等普通百姓发现上当后就晚了。有一个国家上当还有情可原,因为没有“先例”可鉴,但有的国家上当后,如果还有国家前赴后继上钩,接连上当,就说明问题了,用上海话就是“脑子挖塌了”,发生这种现象已经不能简单归为国民心理问题了,而是说明国内矛盾已经到了一个饱和点,“人心思变”至于变好还是坏坏,不管了,因为国家行政一团糟,制订政策时不顾现实脱离大众利益,引起众怒,广大人民欲打倒它而后快,打倒后并没有过上预期的好日子,甚至比以前更坏,失落伤心后悔晚矣。

小国必须会玩外交,搞好平衡,大国必须搞好内部利益平衡,这两类国家,如果分不清侧重,出问题的概率很大。

一、利比亚发生颜色之前是非常富裕国家,作为地中海国家,沿海气候适宜,稍微富裕的家庭还能经常到地中海边去度假,生活很舒适。但在富裕之下,既存在权利分配隐患,也存在结构性矛盾,一个是以班加西为据点的欧洲拉丁后裔,一个是以的黎波里为据点的原阿拉伯、非洲部落后裔,权利的分配不平衡,利益分配不均,导致内部存在隐患随时可能暴发,只要有人煽风点火就行了,而卡扎非外交上的混乱,是导致他丢掉性命的重要原因。无论是原住民,还是拉丁后裔,对卡扎非意见非常大,当欧洲主要国家法国、英国鼓动拉丁后裔闹事、颁发武器开展武装斗争时,卡扎非所做得更糟糕,他开始不是疏,而是剿,结果的黎波里也跟着闹之后,内战开始,西方干涉的借口成立。于是利比亚在自己人的努力下成为失败国家。

小国必须会外交,卡扎非多变的性格,导致外交失败,几乎得罪了所有的大国,后来想送买命钱给美国后,美国人不理他了,必须做掉他。

如果现在让利比亚人选择,无论是原住民还是拉丁后裔,他们肯定选择卡扎非时期生活,因为那时虽然感觉“分配不公”,但至少每人每年有平均大概一万五千美元的收入,很富有了,他们期望更高的收入,而且期望高收入下能取得更多的权力,这种高期望驱使让他们铸成大错,现在呢?高收入没有了,所得权力比以前更少,社会动荡,民不聊生,当他们明白过高的期望不实际后,晚了。

如果其它国家能接受教训,西方的颜色革命也许不会再发生,可惜不是。

二、格鲁吉亚的颜色革命,完全是另一回事。苏联解体后,街头“政治家”加姆萨胡尔季阿靠喊口号当上国家领导人,但此公只会喊口号,不会治理国家,不久就被推翻,内战暴发。原苏联外长谢瓦德纳泽临希受命,被推上总统宝座,由于谢有相当的行政经验,他执政后很快恢复国家秩序,国家走入正轨,但当时由于刚刚独立,百废待举,百姓生活很苦,而此时的美国需要在北高加索寻找一个遏制俄罗斯的支点,格鲁吉亚被盯上了。

留学美国的萨卡什维利,留学欧洲的日瓦尼亚、贾纳泽三人是当时格鲁吉亚最大的公知,他们接受大量欧美资金支助,收买媒体、电视台,在媒体、电视上天天露面攻击谢瓦尔德纳泽“无能”,在社会上掀起舆论惊涛骇浪,时机成熟后接受美国指令,以老谢领导不力,老百姓生活没有改善为由,他们喊出“给我一次机会,我给你一个美好生活”的口号,在欧美支持下,欧美合力将老谢赶下台,格鲁吉亚成为独联体中颜色革命成功第一国。

但是,萨萨卡什维利上台后,不但没有兑现“还一个美好生活”的诺言,反而陷入内部权利斗争,大肆发国难财,三派系为权力分配大打出手,最终留美派的萨卡什维利取得最后胜利,留欧洲的日瓦尼亚、贾纳泽扫地出门,为担心引起欧洲不满,萨卡什维利竟然“请求”法国给格鲁吉亚“委派一个外交部长”,结果法国自然“龙颜大悦”,顺手让法国驻格鲁吉亚大使兼任格鲁吉亚外交部长,如此荒唐的任命都能作出,他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呢!

这期间萨卡什维利个人财富大增,但百姓生活比老谢在任时已经更苦了,这还不算,萨卡什维利在2008年为了挽救美国,使美国金融危机推迟,竟然挑战俄罗斯,结果大家看到了,在被普京痛打一顿付出血的代价后,格鲁吉亚陷入全国性的动乱,国家分裂,南部领土丢失,对这些靠嘴皮起家的“颜色政客”彻底看透了,2012年,萨卡什维利被赶下台。

三、乌克兰颜色革命笔者曾经专门写过,就不再描述了。

但乌克兰又不接受教训,国民对眼前利益看得太重了,又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幻觉出现了,当时美国从德国空运了60他美元现钞发放,只要上街头,一天50到100美元不等,大批人员受到诱惑,上街头的人满为患,乌克兰人民悲惨的是,他们在这里又“遇到”萨卡什维利!他在格鲁吉亚被赶下台后,仍然不忘记美国派遣的使命,在祸害完格鲁吉亚后,又跑到乌克兰继续继续祸害乌克兰,在幕后指挥乌克兰橙色革命,有消息说(当时芬兰、波兰都有截获的对特种武装人员下达指令的内容),针对上街的群开枪,就是他邀请的西方特种兵做的。

在乌克兰颜色革命成功之后,“菠萝大王”取得总统地位后,为报答萨卡什维利之功,让他在乌克兰主管内政。经过几年后,乌克兰的家底几乎被折腾光了,在尤先科、季莫申科、“菠萝”维奇反复洗劫,普通百姓的日子是越来越苦,但他们的腰包却越来越,据欧洲人推测,以上三人的私人财产在40—110亿美元之间。

乌克兰在颜色革命成功之后,又犯了格鲁吉亚同样错误,在外交上全面倒向美国,并在乌克兰东部部署重兵防备俄罗斯,结局大家也看到了,乌克兰东部被割裂,克里米亚丢失。

乌克兰百姓对“美好生活”向往没错,但这种发放美元现钞带来的美好生活能持续吗?如果有人带领大家认真思考,有点爱国心的政客出来,让大家回归理性,美好生活哪能这么便宜得到的?估计结果就不会如此了。

在我国某台节目中,一乌克兰美女因父母在战乱中遇难而痛哭,我还记忆犹新。

四、如何让更多的接受教训,西方宣传让一些国家过上美好生活,根本是个伪命题,只要国家陷入动荡,哪里有“美好”可言!他们利用普通民众贪小便宜的心理,拚命的反复下猛药,一次次成功,对我们也是个警示。

上面说了,小国要搞好外交,搞不好外交平衡就可能被肢解、分裂,而大国一定要搞好内政,颜色革命不是无缘无故发生的,主要是社会秩序混乱、社会分配不公、存在权力滥用、特权阶层无廉耻、行政不透明、贪污腐败等。

内部稳定,大国能进取的基石。

笔者估计,从波兰历史作为看,该国会是下一个,虽然在北约体系内,但不自量力的结果是二战初那一幕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