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观察者网》刊发了中国外交部领事司的一则重要提醒:

 

根据美国边境执法部门新规定,美国边境执法人员无需怀疑即可搜查旅客的手机等电子设备,手段包括要求旅客告知电子设备应用程序密码,备份电子设备中的信息,并可暂扣五天以内等。

请赴美中国公民留意上述情况,以避免不便和损失。

这意味着,属于个人隐私的手机或电脑所保存的信息,将必须对美国海关人员无条件公开。看看是否藏有恐怖,非法打工,色情等内容?

长期以来亲美人士宣传的美国重视隐私权,人权的鸡汤,美国亲自动手打翻给你看,连碗都不要了。

当然,对于将美国视为精神图腾的人来说,这一切,都可以找到角度洗地,实在洗不了,就怪自己咯!

一张罩向中国的情报大网:从五眼联盟到新“八国联军”-神探007

与此同时,长时间沉寂的“五眼联盟”正在浮出水面,并向法国,德国,日本扩张,颇有点新“八国联军”的味道。

嗅到气味的台湾当局,甘效犬马之劳。

“五眼联盟”对中国人来说很陌生,它是冷战产物,不过,我们并不是没有跟它较量过。

五眼联盟

百度上有介绍,写些百度以外的吧。

1945年前,美国总统罗斯福刻意将情报系统搞得杂乱模糊,这样有利于他的权力运用。杜鲁门的能力和威望比不了罗斯福,所以他需要一个清晰的管理结构,一个合理的决策机制。

这样专门针对海外情报活动的领导机构---中央情报局就产生了,1947年,国会通过《国家安全法》,中情局(CIA)正式有了法律名份,它有两项使命:

 

一,每天向总统递交全球情报分析报告。

 

二,指挥协调美国情报人员在全球行动。

西方国家中,情报能力最强的当时是英国,因此,美国海外情报活动需要得到英国的帮助。

1946年3月,英美两国签定了《英美安全协议》(UKUSA),备忘录写道,双方将共享:

 

一,通信流量收集。

 

二,获得通信文档和设备。

 

三,通信分析。

 

四,密码演算。

 

五,密码破译。

此协议具有排他性,除英国,美国,英联邦国家之外所有当局和个人都是不能共享的第三方。

当时主动权在英国手里。后来美国翅膀硬了,变成了领导者。

 

作为英联邦成员,澳大利亚一些军用密码跟英国一样,但它的防谍能力很差,所以,1949年在英国指示下,澳大利亚成了安全情报局(ASIO)。

ASIO归军情五处管辖,而英国负责海外情报的是军情六处,英国把袋鼠安全当自己内部事务。

美国觉得亏了,它想建一个国际情报联盟得到平等地位。

1952年,澳大利亚成立秘密情报局(SAIS),1956年加入联盟,直到1972年才承认该机构存在。

加拿大情报能力很弱,但它在1948年就加入了联盟。因为对美国来说加拿大对准了它的后门,它不加入,美国没有安全感。

加拿大只有一个通信安全局,直到1984年才有了国家安全局。

新西兰更复杂,它跟美国关系不好,1951年加入了《美澳新安保条约》,因为美国非要把核武器运入新西兰,就跟美国翻脸了。

它在1956年最后一个加入情报联盟,然而它只跟英国合作,2001年911事件后,才重新跟美国合作。

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加拿大这个五个英语系国家号称“五眼联盟”。

 

不过跟网上吹嘘的不一样,它还真是个草台班子。没有正式多边协议,联盟基础就英美协议。

其它三家跟打酱油差不多,英国一年情报预算二十多亿英镑,美国更多,新西兰只有两百万多美无,怎么合作?

小弟们干嘛的?负责在舆论上,政治上配合美国,像2002年,美国说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袋鼠情报部门就很“认真”地拿出一份调查报告,嗯,我们早知道伊拉克有大杀器,粑粑叔叔说得没错。

现在,美国疯狂拒绝中国通讯企业,连智能手机都怕,袋鼠跳得有多高?它也拒绝跟华为合作。贱了几十年,还五眼联盟,就一个瞎袋鼠。

跟中国较量

五眼联盟(算它成立了)跟中国第一次交手是在朝鲜战场,主角是美国。

一开始,联军情报机构占据绝对优势,朝鲜的军事通讯系统密码,早被美国破获。

 

因此,当南朝鲜军溃败,美军退守釜山时,能守住阵地,主要就是因为掌握了朝军的兵力部署情况。

守住釜山,9月15日,麦克阿瑟派军在仁川成功登陆,朝军一溃千里。直到来年春天,在中国和苏联的帮助下,朝军才更换了通讯体系。

志愿军入朝作战,美军的对手变成了中国军队,突然出现的志愿军让联合国军遭受了最惨不忍睹的失败,几乎要被赶下海。

美英情报部门没有察觉到毛泽东决定参战的任何蛛丝马迹,失去了战略预警功能,这次重大失败,促使了后来美国情报机构的改革。

至于流传的蓝德智库判断出中国参战,而白宫不采纳,更像是蹭热点的业务广告。

1950年12月底,李奇微接管“第八军团”,他发现情报部门对中国军队的规模和位置一无所知,重新组织的紧急侦察也一无所获,只能靠空中拍摄图片来分析。

远东空军中将奥托.韦兰德称,情报部门要么把二战中的功课忘光了,要么就是没有记录经验。

直到1952年,美军才改善了情报能力。

中国军队由于缺乏空中侦察能力,在获取情报方面,主要靠地面人力情报,但效果一般,由于语言障碍,需要朝军配合,但朝军情报能力的确不敢恭维。

然而,中国军队反间谍能力令美国不寒而栗,英美情报人员的小分队和韩国突击队,无论是海上登陆,还是空中跳伞,相当于集体自杀,损失惨重。

朝鲜战争,对五眼联盟产生了深远影响,比如加大对华裔军人培训,加强与台湾当局合作等等。

不过,战后主要目标是苏联,而不是中国,主战场在欧洲。

60年代,美国对中国的侦察主要依靠U-2等高空侦察机,后来,美国下了血本搞人造卫星侦察,随着科技的发展,人力情报一度消停。

到了21世纪,美国对中国重新加强了人力情报活动,中国也摧毁了美国间谍网(《纽约时报》说得很恐怖)。

心理战

除了传统的科技和人力情报,心理战也是极其重要的任务,所谓心理战,就是信息战,舆论战,宣传战。

目前网上出现很多替美国鼓劲,恐吓中国的文章,背后是谁在拉动那根木偶提线?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

心理战,在中情局里面,是由政策协调办公室(OPC)负责的,它是独立的,却有三个管理部门:中情局,国安委,国务院。

真正领导者是美国国务院,OPC的设立,是由乔治.凯南提出,在朝鲜战争后得到了极大扩充,像美国之音,各种自由电台等,最终操纵者都是OPC。

同样,苏联的宣传力量也很庞大,双方有很多攻防战,像肯尼迪死于CIA之手的消息就是苏联通过意大利《国家晚报》释放的。

1973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国际广播法案》,把电台等工具与官方脱钩,让民众相信这是言论自由的一部份,这是美国宣传上的一个转折点。

从此,指挥者潜入水下,而白手套走到了台前,以民间声音进入苏联和东欧,淡化意识形态攻击,重心转向文化引导。

如讲讲牛仔裤,时尚服装,摇滚乐,电影介绍,生活小常识,外星人等等能引起兴趣的事物,这样既能得到商业利益,又能达到潜移默化的作用。

五眼联盟扩大为八国联军,也是心理战的一种,这个组织的权力结构是:

 

美国--粑粑

英国--麻麻

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儿子

德国,法国,日本--干儿子

台湾当局--孙贼

默克尔曾经被美国监听,日本情报体系是畸形的,法国有抗拒心理,大家无非是为站队而站队,要达到共享,还有很多障碍要克服。

对美国而言,从五眼变八国,它希望能以此破除中国与欧盟联手对抗美国的局面,让日本与中国划清界限。

只要中国某些方面被认为威胁了美国安全,大家就要懂得该怎么做?

包括在通讯行业,投资领域设置障碍,共同防范中国在南太平洋地区的“扩张”等等。

 

但在利益面前,连英国都会反水,更何况欧盟国家?搞新八国联军无非给中国人施加心理压力,捞取好处。像袋鼠这种贱货并不多。

美国没有叫上蔡英文,她是自己凑上来的,昨天台湾当局召开针对大陆的专案报告,硬扯五眼联盟,说自己跟对岸交锋多年,可以提供各种防统战经验给五眼联盟,一脸作死的样。

八国联军,是中国人苦涩的历史记忆,今天,气急败坏的美国再拉这种草台班子,感觉是在提醒中国人不要忘了历史教训,这并不是什么坏事。

特朗普是位好教员,他既给大家展示了什么是真正的美国,又不断给大家上一堂又一堂生动的爱国主义教育课。

五眼联盟是一张罩向中国的情报网,但这是一张千疮百孔的破网,只见几只蜘蛛在那爬来爬去恶心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