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从去年联大首秀的“官僚主义”、“全球主义”到今年的“爱国主义”、意识形态之争,特朗普联合国大会上的演讲总能让人抱有看表演一样的心态,引发一阵哂笑。尽管他总是显得那么痛心疾首,但事实上应者寥寥,特朗普在联大很孤单,一如今天的美国在全球很孤立一样。

 

英文“Back to Future”是好莱坞的一套系列科幻电影,讲现代人穿越时空回到过去的系列故事。

20世纪90年代美国学者米尔斯海默写过同名文章,意指冷战结束以后的欧洲,将回到20世纪甚至是19世纪,美国可能撤回大洋彼岸,德国会重新崛起,而英法德等将在某种程度上重现欧洲五极均势格局的古老游戏。

这一论断,非常微妙地在2018年9月的联合国会场上应验了:穿越返祖的当然不是欧盟那批老牌国家,而是2016年刚刚当选的美国总统特朗普。

美国精英们其实默认特朗普作为一名破局者,就像当年……-神探007

特朗普在联大上发言(图/东方IC)

特朗普在联合国大会的演说,依旧停留在美式爱国主义和意识形态这些冷战前思维中,除了引发与会者直接的礼貌嘲讽之外,凸显出了这样一个令人无语的现实:据说具备校正、教育和学习功能的美国政治体制设计,在特朗普身上失去了效果;这个没什么道德底线但却有着病态自恋人格的美国人,开始真的按照他的理解,使用一套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语言体系,开始将美国以及整个世界带向充满不确定性的远方。

那个远方没什么诗意,但充斥着特朗普式的混乱,他甚至比米尔斯海默描述的世界更加糟糕,因为即使形式上使用了某种听上去很熟悉的表述——

比如,在联合国大会的演说中,特朗普提及:“我尊重这个会议室中每个国家追求自己的习俗、信仰和传统的权利。美国不会告诉你如何生活、工作或崇拜。我们只要求你尊重我们的主权作为回报。”

——这并不是说美国就真的接受和认可了中国倡导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他只是在表示,不许对美国的主权行为作出任何的对等报复,是基于特朗普对主权的错误理解而产生的一种特殊表达,换成中文,大概相当于“我们只要求你尊重我有规定我可以放火,但你不可以点灯的规则的权利”。

这毫无疑问是非常错乱的,但这种错乱的持有者是美国这个超级大国的总统,世界也就真的只能继续忍受一段日子了。

特朗普这种错乱人格的表现,更多体现在他在联合国安理会防扩散会议上的讲话。从内容行文的跳跃以及逻辑的神奇程度来看,大致上可以和当年逼疯译员的卡扎菲上校相提并论;当然,特朗普不是卡上校,他的疯是装出来谋求利益最大化的一种策略。所以,他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发言,就变成了谎言、自夸以及癫狂式污蔑的混合体:美国变成了维护世界和平的功臣,特朗普变成了最能干的美国领导人,而中国则变成了干预美国国内政治的威胁。

这种发言的质量,不仅表现出特朗普观念的滞后,而且向世界提出了一个日趋迫切需要得到回答的尖锐问题:如何在一个美国明确不再适合担任领导者的世界中,为已经无法逆转的全球化进程,建构一个新的动力来源,寻找有序推进治理良性变革的新秩序?

特朗普的表现,反应的是美国政治制度的问题,折射的是美国政治精英内心深处的真实焦虑:特朗普看似疯癫的话语,透露的意思就是一个,美国不再愿意承担自己的国际责任,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国家利益追求置于其他国家之上,并且准备凭借自身的实力优势,将这种单边主义的强盗逻辑贯彻落实到某种极致。

对于其他美国精英来说,特朗普这种做法虽然没什么面子可言,却不失为一种有效的破局方法,一如当年的德国整体上是默认希望通过希特勒的冒险策略实现破局一样,今天的特朗普扮演着美国精英确认的破局者的角色,因此导致的结果之一,是一些看上去浓眉大眼的建制派精英也不介意为特朗普圆谎,在呵呵哒还是哈哈哈的问题上,丝毫不顾自己形象,玩起了佞臣的角色扮演游戏。

美国精英们其实默认特朗普作为一名破局者,就像当年……-神探007

负责任的国家,比如作为新兴大国中的中国与俄罗斯,对这种低俗低劣的游戏是没有任何兴趣的,一如俄罗斯外长说的那样,我们很忙的。

对中国和俄罗斯这样负责任的国家来说,有的是比回应特朗普装疯卖傻重要的事情去做,这些事情不仅关乎战争与和平,还关系到可持续发展的兑现,包括如何在联合国的多边平台架构上找到更多的解决方案。

所以人们看到的是中俄两国在此次联合国系列会议上的表现具有鲜明特色,无论是对地区的安全问题,还是全球的可持续问题,都变成了中俄两方展示自己的能力以及良好意愿的美丽舞台。

从特朗普的表现,以及美国国内政治态势的持续演进看,这种退回未来的思潮,具备深厚的政治化挖掘潜力,进而形成了某些大规模政治动员的重要价值,对特朗普这样的政客来说,对美国的政治体制来说,在可见的将来,都无法从中实质性地摆脱出来。这意味着全球治理体系因此将持续不断地面临传统动力枢纽输出不足的挑战。

另一方面,对新兴大国来说,这是历史性的考验和机遇,通过考验的话,不仅自身将迈上一个新的台阶,而且对全球来说,也意味着一个全新阶段的来临。在这个阶段,各方将更好地在没有霸权国家阴影笼罩的世界里,为建设和完善人类命运共同体,而不断努力。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沈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