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的因素。在作家笔者中国人虽然有很多劣根,许多“方家”笔下将中国人描写的非常不堪,最为著名的是台湾的柏杨先生撰写的《丑陋的中国人》对中国人的冲击非常大,不少人看到后内心充满内疚随后自卑,“原来我们是这个样子”。后来又有许多“大家”在此基础上又进行了超级发挥,将中国的国民特性与日本人、西洋人对比,特别是关于中日孩子对对比让许多中国人充满自卑,担忧、不安、甚至恐惧。

如果说柏杨先生的文章让中国人有点危机感,提醒中国人要提高素质外,后来的许多文章就偏得离谱了,已经深入到人性的认知及核心价值观层面了。专家也好,“大家”也罢,至少我作为中国人,从来没有将自己看得如此负面,对这些恶意炒作话题反而感觉到痛心。如果真象他们炒作的那样,劣根顽固、积习难改,中国还能作为唯一5000不中断的文明体系吗?就这样一句简单的反问句,专家、大家、学者们就难以出口问问自己吗?

不提其它方面,永续五千年不倒,华夏族就有过人之处!在历史的长河中,对民族与文明来说,生存才是第一位的,毕竟写在书的辉煌只能警示后人的记忆。从这个方面来说,中国人就了不起。

150年来被西洋人欺负,被东洋鬼子蹂躏,中国仍然能“立”起来并接近崛起(还有目标需要完成,不是自卑),民族复兴,这在世界人类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无论是非洲的古老文明国埃及、埃塞俄比亚、亚洲的阿拉伯、波斯乃至印度,都没到我们这个程度,这是“人”的因素。

华夏族人在中国家园最苦难的时期,部分人离乡背井到世界各国,经过几代人的努力,都能在在各国立足且事业发展很好,混得风声水起,比如在东南亚,华人各国经济的中坚力量,几乎是掌握了各国的经济命脉,在欧美华人都能生活在相对上游,近年到非洲发展的中国人也很成功,这是为什么?这也是“人”的因素体现!为什么如此?一个是中国人性格中的坚韧,吃苦耐劳;二是重视文化传承,家庭优良传统继承;三是重视教育

笔者在一篇文章中曾经说过,中国能在短短三十年内快速的经济崛起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主要是“人”在起作用。不管人们如何诟病我们的教育如何如何,文革结束后的教育体系的逐步完善,高等教育的推进功不可没。

在民族特性对比上,笔者以前曾经拿我们的近邻印度比较,说印度可以快速发展,但它的发展一定会出现大瓶颈,主要是在基础教育与人的观念,印度直到现在仍然将高等教育视为“精英”教育,普通人是很难接受高等教育的,其种性制度下的人的观念制约了教育的发展。我们可以很好的解决瓶颈问题,关键在于我们“中国人”的观念的超前性。

在目前世界大格局巨变的前夜,我们能应付复杂多变的局势的信心就来源于此:人。

在目前中美贸易战背景之下,我们能取胜的关键仍然是“人”的因素。虽然有几个败类在嗡嗡嗡,但他们阻挡不住历史的潮流,中国崛起的步伐。

再补充几句,一些人在境外注册ID发表文章恶意构陷我们的领导人,谣言满天飞,但能起的作用微乎其微,因为大家的鉴别能力提高了,谣言终究是谣言。我们的政治局势还是相当稳定的,虽然有一定矛盾,但并不有象美国这样,内斗不止,内鬼不断,如果中国想造谣攻击,至少效果要比他们造谣我们好。但我们中国人,光明正大为根本。这也是人的素质体现。

对此,我们应该有足够的信心。

五、政治、外交因素,今天不谈体制与制度,谈谈其它方面。昨天笔者强调了风险,说了这么一段话“当然,我们要预防“明斯基现象”,即资产价值突然崩溃风险,也就是预防资产泡沫化出现,必须雷厉风行的开展排雷行动,将一些与市场价值扭曲的产业进行有效的管控、改变,打击投机性的不听中央话,不服从调遣的有关企业、个人,只要做好,我们还是相当主动的……

其实笔者还要强调,还要预防汇率风险,中国的金融监管还要加强。目前“玻璃五国”汇率大跌导致国家经济几乎崩盘,主要是经济形式单一,投资方向过于集中被人抓住短板,金融管理不力出现巨大漏洞被人利用。

从政治方面来说,人类文明中凝聚力的最大决定力之一的所谓价值观方面,不得不承认目前仍然被西方主导,政治正确性与“人”的权利、人的认知、人的行为方面的价值界定方面我们与他们不同。在我们东方文明体系中,人的生存为第一要务。没有好的生存条件、环境,其它的都是白谈。

美国政治并不稳定,内斗加剧。伍德沃德新书中曾经透露,白宫前经济委员会主席科恩说过,“经过美国多年努力,已经接近说服欧盟与亚太盟友在贸易上,特别是知识产权上共同对付中国,但川普将这种可能给搅黄了”。透露出很多信息,请朋友们好好分析一下意味着什么。

因此,政治因素的风险,我们要避免成为西方价值观公敌。目前贸易战背景之下,政治姿态上应该放低身段,以利益为主线与有关国家相谈判。目前川普四处出击,在贸易上与全世界为敌已经招致众怒是我们可利用之局,政治上的干扰会小很多。从欧洲来说,欧洲贸易80%用美元结算,已经引起不满意,欧洲已着手建立自己的结算系统,我们要在态度上给予一定的支持,转移美国视线,降低政治风险。同时,如果欧盟愿意做“去美元化”的带头人,我们也应该表态。

9.12号在河内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上,东南亚各国对美国的贸易政策普遍反应剧烈,从态势上来说,美国以“共同价值观”那一套,在遇到利益之时纠葛时,政治正确那一套的效力就会大打折扣。

印尼领导人佐科、新加坡领导人李显龙都感觉到美国贸易政策上的压力对各国经济利益的伤害,这都是我们可利用的局面。

六、国家负担。笔者刚刚查了一下到八月底美国赤字额已经8900亿美元,比笔者六月估计的还要严重,这已经是制约美国发展的一大负担。双赤字下的川普经济政策,不会支撑多长时间,美国依仗美元霸权、铸币权下的货币随意性的宽松、恶意制造美元流动性短缺已经成了世界公敌,在“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的规律之下,美元霸权的动能肯定会被削弱。

一个原因是美国利用美元在贸易中使用霸权手段攻击各国经济与金融,致使各国增加了放弃美元念头。如果这种趋势增加,国际贸易结算中,如果在现在基础上减少三分之一左右,回流美国的美元资本就会加速在美国国内筑起更高的堤坝如果未来没有出走方向,会压垮美国,因为:美元的强势、股市的爆升,在贸易战时期来说不一定是好事。用美元紧缩干涉一般中小国家或许管用,但如果同样手段对中国,是非常危险的,现在美国堤坝越垒越高,美国回流资本如爆满水库,如果有人捅一下,比如债券,比如重要资源,比如市场,一旦出现决口,没有泄洪池的美国会是什么下场,想想结果笔者都后怕!美国能做得,也许只有铤而走险。

这些都是美国未来的大负担,噩梦。如果说08年,某国因担心世界贸易体系崩溃,并在一些人“救美国等于救中国”的理念鼓动下,推出了四万亿的刺激,在美国保证两房债务不赖账的条件下,我方购买了大量的美元债券,才使美国没有滑向彻底的深渊。

笔者看到傅莹女士在美国撰文,认为还是相对客气了。美国人的惯性思维下,从来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风险,它自认为军事力量人后盾别人不敢如何,但美国人的自大,早晚会被美国资本集团抛弃,因为军事手段的解决也意味着资本集团的财产受到重创。

美国还有一个大负担就是“同盟负担”。从亚太最“忠心盟友”澳大利亚看,美国只所以紧密跟在美国身后,有一层重要原因:澳大利亚债务高得吓人:澳洲债务达1.7万亿美元,而澳大利亚人的外汇储备只有700亿美元。

在这种情况之下,澳大利亚人处处跟中国人唱反调为难中国,只要中国愿意,可以从贸易上对澳下手,澳大利亚经济崩溃,局势可能比土耳其还惨。一旦如此,澳大利亚不但成不了帮手,还会成为美国负担。

现在亚太盟友,包括新加坡、日本、泰国对美国发难,也在此。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