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是目前我国面临的最大问题,也是国人最关心的问题,茶余饭后、街头巷议间多数谈的是这个。看到美国对我几家高科技企业的制裁,我企业这么被动、委曲不少人感觉担忧,最大的疑惑莫过于“我们能条得赢吗?”;“对我国经济发展多大的负面影响?”;“我国的现代化进程会否会给打断?”,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能否赢得胜利,如何将负面影响降到最小,不能单纯的只是说说,要对比看,综合看,当对比过后,也许就有了信心。

贸易战对双方都有重大伤害,是不言而喻的,最关键的是要通过自己国家实力、国家策略支撑到最后而能重伤对方,让对方无法忍受损失而中止,或者说,在耗费比上战胜对方,让对方支持不下从而国内局势发变化,甚至动荡,从而让世界格局发生巨变,改变贸易格局与世界地缘态势。

决定这一场贸易博弈胜负的因素太多,国家实力、国家决策、国家意志、国家制度、产业结构、国家物质储备、外汇储备及支配能力、国民支持度、外交关系、地缘态势、国际影响力。

一、从物的方面说,我国是世界第一生产大国,实体经济世界第一,目前工业生产量已经是美国、日本两国之和,最完整的产业体系,我们还有最完善的内循环体系,且在当时北约、华约两大军事集团全面封锁下建立的内循环体系,已经取得了相当的经验,今天美国贸易的发难,比那个时期的危害程度要小得多,毕竟只有美国一家发难,其它国家由于利益关系还不敢全面跟进,以澳大利亚为例子,虽然学日本那套“政冷经热”那一套,但我国根本不吃那一套,在我国经贸的打击之下,内部发生了分裂是不争的事实,再比如我们的近邻小日本,对我国的外贸依存度为24%,比我国对美国的21%还高,它怎么敢轻易的跟在美国后面起哄呢?这是我们对坚持的最大物质基础。

当然,在物质的基础方面,我们还得要做好风险评估与预测,并作好预防,预防“明斯基现象”,即资产价值突然崩溃的风险,也就是预防资产泡沫化出现,必须雷厉风行的开展排雷行动,将一些与市场价值扭曲的产业进行有效的管控、改变,打击投机性的不听中央话,不服从调遣的有关企业、个人,只要做好,我们还是相当主动的。如何预防这一现象,从国家策略上来说,保持相当的信心,特别是国民信心、世界对中国的信心非常重要。

从目前来看,为了预防这些风险,我们的政策对除美国之外的国家更加开放,除降低关税之外,金融政策上更加主动,已经让世界各国看到了中国的能力、决心、诚意,所以今年前八个月外贸局势还是不错的,与除美国之外的伙伴国的生意没有受到影响。从外资入境来看,今年前八个月仍然有大量外资进入中国,从账面看已经是美国之外的第二大外资流入国,说明世界对中国的能力还是相当有信心的,不然外部资本不会盲目进入。

下半年以来,中国对资本的炒作现象进行了有效的管控,并对一些海外资本情况进行了初步的摸底。今年8份就对两起股市不正当炒作、操纵进行了惩罚,比如某演员相关的账户被查封,并没收8亿非法所得,罚款8亿多,随后与海外进行了合作,将一些账户透明化,迫使一些明显、富商大量补税。

二、从市场需的方面来说。贸易肯定是双方市场所需要,进口主要原因是自己国内无法生产,或是成本过高。美国进口这么多的原因主要在于这两点,一个是由于成本、耗能、环境因素许多商品不生产了,转移到境外了,外一种是在国内成本比中国高几倍,去海外旅游的朋友可以看出,同样一个布娃娃,中国生产的是一美元,在美国生产的大概8美元,笔者在澳大利亚经历过这样的事,澳大利亚产生的同样产品竟然是中国生产的产品的15倍!这已经将路费包括进去了。在中国出口到美国的5000亿$中,多数属于这样的性质。

当然,我们还必须对这类产品进行调查并科学分类,其一我们要分清哪些是美国市场无法找到替代的,我们独一份,或者说我们的价格比其它地方要低很多,其二哪些在短期内美国无法找到替代,其三哪些是能找到替代的。分成三个层次后进行梳理,我们发现,美国加关税能完全影响的,大概2000亿多点,其它的3000亿的成本完全加上美国人身上,所以美国工商界在听证会上大吐口水,原因在此。川普只所以一意孤行,主要在于川普右翼思维及冷战思想作祟,他的一些做法短期内有效果,但中长期看,却是加快美国霸权丧钟的做法。

美国无法找到替代的产品,我们可淡定些,加不加税由它们决定,短期内无法找到替代的,我们要提前准备,一个是要进行产业转移与内部消化,而美国能随时找到替代品的,我们只要从现在起进行指导性的进行产业转移,且要指导性的进行降成本,并进行扶持、减免税收、必要时补贴度过难关。

美国在寻找新的替代市场时,也具有风险性,因为美国政策的多变性及各国的政局不确定性都会影响国际商品供应。川普这一套看似“精准打击中国”策略,巨大的风险也存在。比如越南,印度可以有部分替代商品生产,但是,前年与去年的局势动荡,对外资企业的破坏导致生产周期延长从而影响了供货,这也是造成美国市场供应风险的因素。

美国的“产业”回归是个长周期,由于美国政策一向不具备连续性的特点,能否有这么大的财力坚持“回归”,还值得怀疑。川普的一些做法,比如汽车业“回归”只能是死路一条,苹果手机几乎一样的道理。福特汽车已经破产,在奥巴马时期被保护下来,后来由于中国市场因素,福特“重新”活过来了,现在川普强迫福特返回美国,这是逼福特死的更彻底做法,底特律不就是个活标本吗?苹果手机在美国全套生产的成本是2000$每部,如果再加上流动、运输到海外成本,还要高,有人推测过,如果苹果手机完全在美国生产,要销售到中国的话,大概每部折合人民16000――20000元,是现在成本的一倍以上,这种价格毫无竞争力嘛,目前苹果手段主体在中国完工,成本大概是在美国的四分之一,仍然是暴利,一旦撤回美国,川普先生去补贴吧。哈哈哈……

其实不少朋友只看到,万一苹果生产线止中国搬走,回到美国对我们的不利,主要是影响了就业,从长远看,笔者倒希望它这样,如果真这样,苹果最后只能是死路一条――死于成本。同样,如果搬到越南、印度,结果也好不到哪里去,以三星为例子,韩国三星将手机生产线从我国搬到越南之后,所导致的结果是市场皱缩萎缩,在我国的市场尤其明显,在整体占海外销售比例已经缩水一半了,目前主要靠芯片业务保持业绩。为什么这样?一个是建设周期与技术人员的能力、工人的敬业精神。三星搬到印度也遇到同样的问题。而人员的技术与素质、敬业精神并不是短期内能培训好的。同样我国的某企业在南亚某国、非洲也遇到同样问题,在我国国内对刚刚招聘的员工培训成熟练工人需要一年时间,而在南亚某国则培训了三年多,还没有我国培训一年的工人熟练,这涉及到国民素质与习惯素养问题。

三、从国家策略上看。先从长周期来看,如果美国能支持到那个时候,我估计美国债务也高筑到快支持不住了。美国设计的是将中国产业空心化,掏空中国产业的策略,逼迫相关国际企业从中国撤离。这才是美国最终目标,但由于我国已经是许多商品的第一大消费国,比如汽车、手机、电子产品等,且越来起高端,这些是能抵御美国策略的最有效果武器之一。

在中美贸易战之后,我国便宣布对除美国之外的国家采取更加开放的政策,提供更多的优惠,这是我国应对美贸易战最有效的策略。一对一角力!德、日、英、法、欧洲、东盟反而加大了与中国的贸易。只要我们能通过科学、开放、互利的政策,就能打破美国想孤立中国的意图,反而会让美国处于严重孤立,欧洲、俄国、土耳其、波斯人已经有意打破美元结算贸易的意思了,这可都是川普利己主义给闹的。

从国家层面来说,开放的同时要注意产业布局更合理。目前东盟已经超过日本成为我国第三大贸易伙伴国,一定要注意东盟市场的培养同时且忌杀鸡取卵,尽力避免东盟相关国家进行重叠性的产品恶意竞争。同样在培养非洲市场的同时,要注意个别政治风险,利用非洲治理非洲的办法达到我投资风险避免的目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