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恩布尔走了,莫里森来了。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上任半个多月,在两件与中国相关的事情上,他表现得还挺理性。

一是关于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网站在中国被禁止访问,莫里森说,这是中国的内部事务,“中国是一个主权国家,他们会对那里发生的事情做出决定。”

这让澳媒失望,乃至到事发后一周,还有澳媒在质问“我们真的需要谈谈中国了”。

二是本月初的太平洋岛国论坛,莫里森没去参加,还将负责太平洋事务的部门由部长级将为助理部长级。联想到澳大利亚曾经多次炒作中国对南太平洋国家的渗透,莫里森的这些举动让我们松了一口气。

中澳关系终是要走出寒冬了?这个结论恐怕不要下得太早。

 

其人其事

常被用来支持中澳关系转暖论据的是莫里森曾在财长的位置上待过3年。2015年到2018年,中国一直稳居澳大利亚第一大贸易伙伴国位置,莫里森很清楚中澳经济合作的不可替代性。

莫里森去年12月曾指出:“中国和澳大利亚有着非常务实的关系。中澳自贸协议已经缔造澳经济的真正繁荣,我们会继续与中国保持坚实的经济关系。”

听起来,他似乎会比特恩布尔和毕晓普现实些。

的确,在他担任财长期间,莫里森主张加强与中国的经济接触,他批准过塔斯马尼亚与山东某公司的项目合作。

不过,他也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过中国的投资。最典型例子是,2016年他反对将新南威尔士电力供应商出售给中国国家电网公司和香港长江基建集团。

一方面强调和中国合作,另一方面对中国保持怀疑和防范,这是作为财长的莫里森对待中澳经济合作的双重面孔。

然而,双重性远不足以囊括莫里森可能的对华政策。

要知道,莫里森是特恩布尔的老铁,还是特恩布尔政府对华政策的重要推手和支持者之一。特恩布尔任内通过的《反外国干涉法》,莫里森是主要参与者。

有人对澳大利亚新总理心存幻想,这很危险!-神探007

莫里森也是联盟党里的老人,联盟党本身就是一个偏向保守的党,莫里森只会是联盟党外交理念的站台者和贯彻者。这是其一。

其二,莫里森政府的官员大多还是老面孔,只是位置换了下而已。当然,最和我们过不去的外长毕晓普辞职了,现在的外长是过去的防长佩恩。佩恩当防长的时候,没少就南海问题指责中国。8月底当上外长后,佩恩毫不意外地再次就南海问题冲中国放炮。

同样的面孔,熟悉的配方。

其三,莫里森是以5票的微弱优势力压达顿,成为问鼎总理席位的黑马。这也意味着莫里森首要面对的将是执政党联盟内部的稳定问题,是与工党的竞争,是移民、气候变化等重要议题。国内问题都忙不过来,莫里森难有精力寻求对华政策的突破。

其四,明年5月澳大利亚就要举行大选,保守估计只有9个月寿命的这届政府,就是有心调整对华政策,时间也有限。

况且,选举期间,不管是联盟党还是工党大概还会继续拿中国说事,这一点可参考美国每次大选季中国的习惯性躺枪。

血浓于水

是的,美国,这是必须单列的另一大因素。

澳大利亚和美国,是基因关系。这是希拉里国务卿的公开论断。澳大利亚和美国同属盎格鲁撒克逊人、五眼联盟的成员,也就是说,澳大利亚是美国朋友圈里的星标朋友。

坊间有戏言,澳大利亚就是美国的第51个州。

有人对澳大利亚新总理心存幻想,这很危险!-神探007

特朗普和特恩布尔(右)喜相逢。

除了血统纯正,澳大利亚和美国的安全利益是紧紧绑在一起的。

这不难理解。作为一个总人口2400万人,现役兵力不足6万人的国家,想要守护760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国土及漫长的海岸线,哪能不靠美国的庇护。

澳大利亚对此有着透彻的领悟,它时时刻刻紧跟美国。历数美国这些年在海外发动的战争,堪培拉几乎没有缺席过一次,它是和华盛顿一起流过血的。

日常频繁的军事训练、官方交流,乃至一致的枪炮弹药标准,都佐证了澳美军工集团和国家安全关联的紧密。

堪培拉,差不多可以说成是华盛顿对外战略的海外执行机构。

有人对澳大利亚新总理心存幻想,这很危险!-神探007

这样的澳大利亚,怎么可能在中美博弈加剧的情况下,擅自根本性改变对华政策?

至于特朗普曾经撂过特恩布尔电话那事,千万别当回事,就是亲兄弟也有互相甩脸色、闹脾气的时候。

怼华历史

有了这些对澳大利亚的基本认识,我们容易理解以下这些它曾经的举动。

1950年,朝鲜战争期间,澳大利亚是5个同时派出海陆空三军精锐参战的国家之一。

1971年,中国重返联合国的决议,澳大利亚投的是反对票。

有人大概会说,都这么多年了,没必要再翻老账。那么,咱们再来说说近些年的事。

有人对澳大利亚新总理心存幻想,这很危险!-神探007

在90年代末那场春夏之交的风波之后,时任澳大利亚总理霍克把在澳大利亚读书的留学生全部接纳为澳大利亚人。这一决定起初只涉及1.6万中国留学生,但最终有4.2万中国人获得了永居权。

澳大利亚还大肆对华开展情报工作。上世纪90年代,澳媒曾经报道,中国驻澳使馆被澳情报部门安装大量窃听装置,结果被中国有关部门发现,以至于我们只能在澳重建大使馆。

2001年4月17日,3艘澳大利亚军舰通过台湾海峡,用的理由就是我们现在经常听到的所谓航行自由。而就在4月1日,中美刚刚发生撞机事件。不知道这两者之间有没有联系,不排除是堪培拉想拐着弯表达对澳美同盟的忠诚吧。

中澳关系的拐点出现在2007年。

那一年,中国成为澳大利亚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之后,对中国崛起的焦虑成为澳大利亚挥之不去的情绪。

有人对澳大利亚新总理心存幻想,这很危险!-神探007

在去年澳大利亚政府发布的14年以来第一份外交政策白皮书中,“中国正在挑战美国地位”出现在了第一页,这是澳大利亚对中美战略竞争的最明确表述。100多页的白皮书都在回答一个问题:忧心忡忡的澳大利亚应该如何应对一个强大而有诉求的中国。

2014年11月,德国总理默克尔曾问时任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澳大利亚对华政策的动因是什么?阿博特略加思索:“恐惧和贪婪。”

一位澳大利亚研究大咖说,阿博特这个回答很不外交,却挺适合我们理解澳大利亚对华的两极心态。

以前,亚太的船长是华盛顿,他作为大副,知道船长会让船往哪儿走,心里很踏实。现在不一样了,亚太大哥不会跟他提前交底,他心里没谱。看到亚太这儿的地区秩序深受中国影响,以后中国还要参与亚太秩序的制定,他心里慌啊。

还有,历史上澳大利亚的安全威胁都是来自于北方,日本打过它,印尼跟它也有冲突。现在,中国的战略力量已经深入到南海,可以辐射到澳大利亚北部。如果中国的战机从南海起飞,随时可以抵达澳大利亚。

堪培拉对中国力量怀有恐惧,选择未雨绸缪,提前筑起拒绝中国力量的防护带。

宁可错,不放过。

晾晾它又何妨

说了这么多,大家都很清楚了。不管谁当澳大利亚总理,澳的对华政策都不会发生根本性变化,但也许会多一些务实。

钟摆效应在这里依然适用。特恩布尔任内,中澳关系滑至低谷,换成莫里森了,有所回调很正常,但幅度是有限的。

一来,中国的确是一个有影响力的大国,澳大利亚如果想要在亚洲有所作为的话,必须顾及中国。

堪培拉自认是中等强国,在南太就是一霸,南霸天是也。但它又不安于南太一隅,所以跟着美国到处晃。

二来,澳大利亚的饭碗是端在中国手里的,如果中国想,我们可以随时砸它的饭碗。当然,我们没有必要那么做,贸易是互利的。但万一被逼急了呢?

有人对澳大利亚新总理心存幻想,这很危险!-神探007

在澳大利亚明年大选之前,我们晾晾堪培拉又何妨。

我们当然愿意看到中澳关系良性发展,但这不只靠堪培拉说两句好话。特恩布尔8月初刚刚对华释放了积极信号,8月底就对华为开出5G禁令。特恩布尔和毕晓普还都说过想要访华什么的,我们不能太当真,他们说这些首要是为了大选。

多年和澳大利亚打交道的经验提醒我们,像澳大利亚这样美国的铁杆盟友,我们还是要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永远要保持两手对两手。

(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

执笔:叨叨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