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人—-难以理解的理解-神探007

马来西亚沙巴市是一个著名的海滨城市,也是众多中国人喜欢到达的旅游目的地之一。景色优美,环境宜人。

一个年近半百的华人男子,背负着着双手,站在海岸边的一座小山峰上,向北方翘首远望,目光所及的尽头,应该就是南沙群岛了,那是他所能看到的离自己最近的中国。而更遥远的看不到的北方,则一定是自己的家乡---广东省。

“李先生,让您久候了。”一个声音从中年男子的背后传来。他等待的人终于到了。

张先生从新加坡赶到沙巴,正是应李先生的邀请,前来商谈一些事务。看到李先生翘首北望的样子,张先生知道,李先生一定是想家了。

“哦,您就是张先生,看上去真的很年轻啊。”张先生李先生国内朋友介绍给他的,帮他处理一些善后的事情,谈妥之后,自己也就可以回国和自己的妻儿老小团聚了。在朋友的介绍中,这位张先生颇具传奇色彩,在东南亚一带很是有办事能力。这一次,自己的事情交给他善后,应该问题不大。

“多谢李先生。不知您此番找我所为何事?”张先生问到。

“你应该知道,我所负责的一段油气管道工程恐怕得停一段时间了。具体会是个什么结果,我也不知道,但却不能就此完全把所有的装备和施工材料运回国或就此处理。我们还得和马来西亚政府就赔偿事宜,进行商谈。至于谈到什么时候,还是一个未知之数。所以,我希望在此期间,张先生你能否动用你在马来西亚的关系,为我们暂时保管看护这些暂时不能处理的设备和资料。”

原来,这位李先生是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的一名施工负责人。负责公司在沙巴石油气管道的施工项目。自马来西亚新总理马哈蒂尔上台后,他负责的项目就被叫停,李经理一直呆在马来西亚等消息,心中想着,这或者就是选举换届时的必然波澜,也是不以为意,毕竟,这些已经着手开始做的项目,一旦真的单方面毁约,马来西亚政府的赔偿金额也是非常巨大的,可以说是得不偿失。所以,前面一段时间,李经理并不着急,而是悠然自得的以一个看戏者的身份在东南亚行走,饱览了东南亚的奇异风光,也算是休个假,为自己两年的辛劳做个调剂。

但是,没想到,马哈蒂尔访华的最后一天,李经理非但没有等到一个好消息,却得到了一个令他万分沮丧的消息---包括沙巴油气管道和东海岸铁路的项目竟然被取消了。且最为离奇的是,马哈蒂尔声称,自己取消这些项目是获得了中方理解的结果。唉,这种理解真的是难以理解啊。。。。

李经理一想到这,就喟然长叹。。自己辛辛苦苦弄了两年,好不容易打开局面,没想到,居然就这么夭折。实在是令人不甘。而总公司在发出撤离准备时,建议那些基建设备等还留一留,看以后有没有挽回的余地,且在和马来西亚政府就如何赔偿没有达成协议前,这些东西也不宜移动。但是这么庞大的一个工程,遗留的问题绝不是简单可以解决的,一定要有一个信得过且有能力的团体才可以胜任。于是,一个国内的朋友向李经理推荐了张先生。

“这个没问题,也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如果就是这件事的话,很好办,我明天就可以派人过来办交接,看李先生翘首北望的样子,一定是想家了,我一定会尽快促成此事。”

“那就太感谢了,来来来,喝茶喝茶。”李经理看张先生如此爽快,心中很是高兴。神情也顿时放松下来。只要把事情交接完毕,他就可以回国了,至于赔偿谈判,总公司会另案处理,没有他什么事了。

一盏茶喝完,李经理神情又是凝重起来,眉宇间郁郁不乐。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吗?”张先生问道

“其实也没事了,只是心中郁闷,本来马哈蒂尔是不敢轻易中断这个项目的,我不理解,为什么国内的高层会在这上面放他一马,要知道,即便马方负责赔偿,我们的损失也是很大的,而且你也知道,工程中断,很多损失都是隐性的,根本没办法拿到桌面上要赔偿。如果国内再硬一硬,或者事情不会成现在这个样子。”

“看来李先生是一个埋头苦干的实干家,对于目前的情况并不了解啊。”张先生微微一笑

“我知道张先生你对东南亚各国的情势都是了如指掌,既然如此,为何不趁这悠闲的午后给我说一说呢?说实话,我都没办法和我的兄弟们交待。毕竟这里面饱含着大家几年来的心血啊。”李经理一看张先生有分析这件事的意思,立刻添上一根柴。

“本次国内对这件事表示理解,里面应该是有着三层意思,我大致说一下,李先生您看在不在理。”

“你说,你说,我洗耳恭听。”

“这其一呢,近些年,中国和马来西亚的合作步伐的确走得够快,中马中间的项目合作不仅仅包括本次停下来的这三个项目,目前在建设的还有很多,比如由中电建集团承接的马六甲港口项目等,,,,可以这样说,前政府总经理纳吉布先生在基础建设上的确走的有点快,有点急,马来西亚国家经济的体量是撑不起来这些项目的。所以,想要全部落成,要么在后期的管理权上有所让步,要么就要欠下很一笔债务。而李先生你也知道,马来西亚相对来说,民族主义色彩还是浓厚,所以让渡管理权这种事,一般不会轻易答应,特别是马哈蒂尔先生,更是一个坚定的民族主义者,他更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那么问题就来了,一旦纳吉布时代所有的项目全部落实,马来西亚政府的财政必然入不敷出。说破产是夸张了一点,但巨额的债务也同样影响到马来西亚政权的独立性。所以,他希望中国可以理解,取消一些非紧迫性的项目,以缓解马来西亚窘迫的经济状况。”

“那第二呢?”

“第二则是马哈蒂尔总理有着自己的想法,你应该注意到,马哈蒂尔访问中国之前,曾经说过完全支持一带一路,且他还提到了泛亚铁路这件事。这其实隐含着这样一种含义,那就是未来从中国的昆明会出现一条通往新加坡的国际铁路。如果真的这样,目前马来西亚的东海岸铁路的确是多此一举,未来完全可以把这条铁路纳入到泛亚铁路中去,这样的话,在这个完整的国际协作项目上,马来西亚政府会省下很多钱,且还能获得更多的利益,如果现在建这个东海岸铁路,未来能不能纳入进去还是两说,即便纳入进去,谈判的主动权也会少了很多。所以,如果马哈蒂尔对中国政府说,他会极力支持并发起泛亚铁路的建设,我想,中方权衡利弊,是一定理解马哈蒂尔终止现在正在进行项目的、”

“哦,原来如此,可是如果这样,我们的发言人为什么不直接说呢?让我们这些身在海外的工作人员沮丧万分。”

“这种事,在没有达成私下意向统一之前,是不会对外宣布的。如果有一天,中国,越南,泰国,马来西亚以及新加坡突然宣布对泛亚铁路进行可行性调查时,也就是大家意见差不多统一的时候了。”

“这倒也是,省得某些国家存心搅局。可张先生,我觉得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这里面,马来西亚国内的政治因素也应该有吧?我觉得您似乎在刻意回避这一点。”

“和李先生您,我没有什么话题回避的,这也就是我要说的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张先生还是微笑接话。弄的李经理有些脸红

“哦,对了,你一共要说三点,还是我太性急了、”

“第三点的确是马来西亚的国内政治因素。要知道,纳吉布虽然性急了一点,也没有充分考虑到马来西亚的经济承受能力问题,但归根结底,经济问题是可以用政治问题来消解的,纳吉布深知这一点。所以他并不害怕,如果这些项目全部在他的任期内完成,并最终和中国达成债务解决的方法,那么纳吉布无疑会称为马来西亚一个历史性的人物。所以,在马哈蒂尔看看来,即便这些项目真的可以获得成功,那也不应该在纳吉布的手里成功,即便现在当总理的是他,但这些项目如果还这样正常进行下去的话,最终成功的功劳还是归于纳吉布,所以,不管怎样,都不能把这份荣耀留给纳吉布。选择一些项目停下来,也是必然的选择了。但是就像我前面所说的第一点,大部分项目都还在做,马哈蒂尔这样做,不过是展示一下自己的强人风采,还有就是抹去一些纳吉布的痕迹。”

“哦,原来如此,这里面的弯弯绕可是真多啊,那这些工程以后还有起死回生的希望吗?”李经理还是记挂这自己的工作。

“应该都会复活,但不会是现在。你要知道,马哈蒂尔已经九十多岁了,他自己也并没有准备干多长时间,最多一两年后,他就会把权利交给其他人。而到了那个时候,这些项目,包括接下来中马之间其他更多的合作,都必然会转移给这个接班人。这也的确有利于中马之间未来更长时间的合作,也可以让他的接班人一上台就获得巨大的助力。我想,这也是中方理解他的主要原因之一吧。毕竟,未来的期许是无限美好的。为了外来,暂时的停顿是值得的,”“你是说,未来的安瓦尔先生会称为中马合作的受益者?”李经理知道,马哈蒂尔将会在一年多后,把总理职位让给安瓦尔。而这个安瓦尔也是一个传奇任务,曾经被马哈蒂尔送进监狱多年,又是被马哈蒂尔特赦出来的,这就好像是中国当年的韩信,所谓成也萧何败萧何,用来形容安瓦尔和马哈蒂尔的关系实在是很恰当。

“这个我就不敢乱说,毕竟安瓦尔先生也是年事已高,会不会,能不能接替这个位置也很难说。安瓦尔看似强势,在马哈蒂尔手里也不过是个玩弄于鼓掌的工具。会不会把位置留给他,这个要到交接的时候我们才知道。也或者,马哈蒂尔自己也有中意的接位者吧。只是无论谁接替,这个趋势是不会改变的,。”

“那么张先生,您的意思是我们还要等一两年的时间才知道这个工程的具体未来?”

“应该是这样的吧,反正你们和马来西亚政府的赔偿谈判没有一两年是弄不完的,说不定,谈判没结束,工程就又开始了。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