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20日至23日,柬埔寨王国首相洪森对中国进行了为期三天的正式访问。这是洪森2019年首次出访,他也成为了中国农历戊戌年接待的最后一位外国首脑。

刚刚过去的戊戌年(2018年)算不上柬埔寨历史上最好的年份。虽然相较于2013年,这一年夏天的大选可谓波澜不惊,GDP也实现了7.3%的高增长,称得上政局平稳、国泰民安,但保住这一来之不易的大好局面的代价,则是与西方关系的全面趋冷。柬埔寨已经被西方媒体扣上了“世界上最年轻的一党专政国家”的大帽子,欧盟祭出了威胁该国经济命脉的大杀器,美国则跃跃欲试准备把这里变成下一个乌克兰。

幸好这个时候,中国站出来告诉了世人什么叫“雪中送炭”。

柬埔寨:看,这就叫铁杆朋友-神探007

1月21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会见柬埔寨首相洪森。新华社记者 庞兴雷 摄

“颜色革命2.0”箭在弦上

2018年7月大选前,柬埔寨政府果断解散了该国主要反对党柬埔寨救国党(CNRP),执政的柬埔寨人民党(CPP)赢得了国会全部125个议席。大选过程风平浪静,没有动荡和流血,这也意味着某些国家通过扶持反对派、大搞街头运动,在柬埔寨煽动“颜色革命”、扳倒洪森政权的企图彻底破产了。

阵势输了嘴不能输,于是乎西方主流媒体的各种口诛笔伐如潮水一般袭来,“没人权”、“不民主”、“坏法治”的标签铺天盖地,柬埔寨的国际评价有直追缅甸之势。联合国的人权特使不停地干涉柬埔寨法院的审判,“德国之声”网站专访救国党副党魁莫淑华,听她现身说法讲述“如何从体制外撼动威权”,美国情报部门则在2018年年初发布的《全球威胁评估》中就早早宣称:“在疏远了西方伙伴后,洪森将依靠北京的政治和财力支持,从而将柬埔寨与中国的关系拉得更近。”

美国政府的动作更加值得关注。2018年8月,特朗普提名帕特里克·墨菲(Patrick Murphy)出任驻柬埔寨大使,接替三年任满的威廉·海特(就是在大使馆官方脸书上发“红鲱鱼”图片的那位)。

柬埔寨:看,这就叫铁杆朋友-神探007

美国驻柬埔寨新任大使帕特里克·墨菲(左一)和前任威廉·海特

这位墨菲可不是等闲之辈,而是贵为美国国务院主管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柬埔寨一个东南亚小国,何德何能迎来这么一尊大神?要知道,此前美国一系列“重建柬埔寨民主和促进人权”的手笔,包括对柬埔寨政府及官员的制裁,都是由此君直接操刀。

对此,柬埔寨总理洪森亲王顾问兼政治科学博士罗占铁波在接受《柬华日报》采访时就表示:“帕特里克·墨菲的到来,目的是明确展现美国改变其对柬埔寨,以及东南亚和亚太地区的政治和战略政策。”这位政治学博士还指出,美国发现柬埔寨是中国最强的战略朋友和伙伴,中国在区域内拥有很强大的影响力,尤其是对柬埔寨的影响力远远超过区域的其他国家。于是帕特里克·墨菲现身柬埔寨,旨在阻止中国对区域内的影响力。

罗占铁波还披露:“我认为帕特里克·墨菲曾经在本区域内工作,因此他在柬埔寨履行美国大使一职之时,还可以协调和收集区域内其他国家美国大使的意见,以使美国在区域实行外交政策的工作更有效率。我们可以说,帕特里克·墨菲的到来,使美国能进一步加深对区域其他国家的合伙关系。”这段话已经够直白了,这位墨菲还身兼哪些使命,不难体会。

柬埔寨政府真的在打压民主和自由吗?并没有。洪森连救国党主席根索卡都释放了,去年12月底还修改《政党法》,允许包括上百名救国党政客重返政坛。只可惜美国人对此统统选择性无视。很明显,就算洪森释放再多善意,也不可能摘掉西方扣在自己头上的这些帽子了。

柬埔寨已经在“颜色革命”的目标清单上被挂了号。从此之后,要么改旗易帜、江山变色,要么与西方彻底决裂,王国恐怕已经无别路可走。既然2018年大选排除了合法手段,那么距离西方撕破面具、动用“乌克兰模式”,恐怕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制裁大棒已经挥来

“颜色革命”从来都是组合拳。在美国准备明火执仗时,欧盟也没有闲着:去年10月5日,欧盟贸易委员塞西莉亚·马尔姆斯特罗姆(Cecilia Malmstrom)就宣布,出于“对民主,人权和法治的关切”,欧盟准备撤销柬埔寨“除武器之外一切”(EBA)的贸易优惠地位。这根挥舞已久的大棒,终于还是落下来了。

20多年来,制衣和制鞋业一直是柬埔寨经济的主要支柱,2017年该行业创收76亿美元,柬埔寨也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成衣出口国之一。欧盟是柬埔寨最大的出口目的地,占其出口总量的40%,2017年欧盟从柬埔寨进口了价值约60亿美元的商品,其中大部分是服装、鞋子和大米。一旦失去EBA,柬埔寨厂商和出口商就必须承担额外6.76亿美元的关税。成本暴增10%至15%,这对该国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

数百万依靠成衣产业生活的柬埔寨人民都将成为欧盟制裁的牺牲品。服装业是柬埔寨最大的正式雇主,2017年,柬埔寨全国共有1154家制衣制鞋厂,为77万人提供就业岗位,其中超过85%是来自农村的妇女。据估计,柬埔寨全国1600万人口中,有200万人靠制衣制鞋业的收入维持生计。该行业的重要性,从洪森走访服装厂的频繁次数上就可见一斑。如果欧盟制裁真的落地,后果不堪设想。柬埔寨外交部就指责欧盟此举是一种“极端不公正”,可能会摧毁柬埔寨数十年的发展努力。

有人把撤销EBA称为“核选项”,多数分析人士觉得欧盟不大可能真的出此重手。欧盟也已表示,因为要走流程,所以真正撤销EBA可能要到12至18个月之后,这使得其政治威胁的色彩更浓。今年1月23日,在洪森访华的同时,柬埔寨副总理兼外交大臣布拉索昆(巴速坤)就正在布鲁塞尔同欧盟官员们继续谈判,以挽救EBA。如果最终无法说服欧盟,柬埔寨就将成为继缅甸、白俄罗斯和斯里兰卡之后,第四个受到欧盟贸易制裁的国家。

讽刺的是,连欧洲人自己都清楚制裁虽然将重创一国经济,但对政权本身其实没有什么效果。伦敦玛丽女王大学国际政治副教授里·琼斯就表示:“打击服装业可能严重损害柬埔寨社会这个具体部门的利益,但不会真正对政权造成压力。事实上,效果正相反。我的意思是,当局会失去出口收入等等,但真正的受害者是那些工厂的工人,而他们是上次选举后在街头反抗政府的主力。”琼斯还表示,针对具体目标的制裁是个更好的主意,但这在改变当局的行为方面的成功率同样乏善可陈。

可这些都拦不住欧盟拿老百姓的饭碗相要挟。不仅是政府层面,连那些在柬埔寨设厂的大牌企业都来凑热闹,包括耐克、阿迪达斯、New Balance、彪马、Under Armour、VF和H&M。10月中旬,这些公司就组团访问柬埔寨,要求后者“更好地对待劳工领袖和其他积极分子”。“我们完全理解欧盟需要研究如何解决柬埔寨的人权状况,”H&M的发言人表示。

11月,新一轮的敲打又来了。由于意大利和西班牙提出投诉,欧盟宣布将对柬埔寨大米征收关税。柬埔寨香米目前的售价是每吨900美元,欧盟的计划则是第一年征收每吨175欧元的关税,第二年征收150欧元,第三年125欧元。幸运的是,中国在洪森此次来访时宣布再次提高进口柬埔寨大米的配额,即从现有的30万吨增加至40万吨,一举抵消了欧盟此举的不利影响。

可是中国也不可能完全填补欧盟市场的空缺。中方已经建议柬埔寨尽量将其出口对象多元化,并发展其他产业比如制造业、而不是仅仅依赖服装,但这显然不是朝夕之功。如果欧盟施加制裁,美国、加拿大、日本等柬埔寨主要出口对象国可能也会跟进。最快到2019年10月,欧盟是否会痛下杀手就会见分晓,前景实在让人捏一把汗。

反对派蠢蠢欲动

国际上是“美欧合伙欺负人”,国内则是反对派蠢蠢欲动,企图东山再起。敌人没有消失,只是转入了地下,更难被揪出来而已。

在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莫淑华就宣称,虽然无法继续在柬埔寨境内“推行民主”,她与多位反对党人士仍然通过社交媒体与柬埔寨人民互动。因为柬埔寨超过70%的人口年龄在30岁以下,脸书成为与人民互动的最佳渠道。她说:“我们不论何时何地都透过直播与民众对话。”

去年7月大选期间,莫淑华就和其他救国党高层一起通过脸书发起了一场抵制大选的示威活动,号召选民在投票当天高举未沾墨水的手指,以示他们拒绝投票。“为了防止示威活动蔓延,洪森立即下令逮捕所有参与及响应的人。但我们持续透过脸书向群众喊话……最终超过60万人在投票当天响应了这场平和的示威活动。”莫淑华宣称,柬埔寨人民“踊跃响应”,这让她了解到,从海外通过社群媒体推动柬埔寨国内民主运动是可行的。

柬埔寨头号反对派桑兰西也没闲着,1月14日,他又在网上刊文,嗷嗷叫着让洪森赶快“缴械投降”。他还有工夫发声也是不易,因为救国党这个东拼八凑的大杂烩经当局雷霆一击已经陷入内讧了,“民主斗士”们一直在忙着“狗咬狗”。去年12月中旬,桑兰西就在美国亚特兰大宣布他从根索卡手中夺回了救国党的领导权,并将在近期回国“主持大局”。根索卡这个倒霉蛋看来已经被自己的同伙和主子们彻底抛弃了。

不过柬埔寨政府还是一点也马虎不得。虽然近年来发展迅速,但柬埔寨百姓的生活水平改善有限,民生问题多多,一挑就着的社会矛盾为数不少。得益于西方一手打造,柬埔寨的劳工组织和工会实力强大,大规模罢工事件屡有发生,政府不得不大力提高工人待遇,但这又削弱了竞争力,令人头痛不已(2019年,柬埔寨工人最低工资提升至182美元,而越南为122-175美元,老挝130美元,缅甸108美元,连印度也仅为77-143美元)。王国是毒品重灾区,还被世界经济论坛列为全球最腐败的32个国家之一,全球竞争力和营商环境都在全球排名靠后。人民日常惯用美元、泰铢和越南盾,柬埔寨本国货币瑞尔却乏人问津。

更严峻的是,反对派们的手段也将升级。意识到无法靠选举夺权后,他们可能会更无耻、更暴力、更无下限。早在2017年10月,日本《外交官》网站就刊登了一篇文章《柬埔寨反对党的错误——为什么他们输得如此之快》,用“恨铁不成钢”的口吻写道:救国党太执着于合法斗争,给自己穿上了一件“紧身衣”,没有利用暴力冲突之机煽动更大规模的抗议,“害怕发生流血事件”;未能遵循乌克兰和塞尔维亚的“成功经验”,“里通外国”不够彻底,与西方政府协调不够,在大选前的造谣不够多;也没有在最高领导层中制造分裂,没有利用好心怀不满者,塑造柬埔寨的叶利钦和萨克什维利。

“永远不要放弃大规模的抗议活动,无论暴力事件多可怕,生命损失多惨痛——这才可能让救国党留在游戏中。”文章中写道。很明显,如果这批救国党不能领悟主子的教诲,就会有一批新人出来取代他们,我们已经在很多国家见过这一幕了。

警惕有人试图破坏中柬关系

对于柬埔寨目前面临的国内外形势,洪森有着清醒的认识。“若关于保护柬埔寨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以及人民的和平,别说顺水推舟,就算推坦克上山也必须完成,绝对不会畏缩。”他在脸书上写道。

柬埔寨媒体报道称,去年11月2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张春贤访问柬埔寨时表示,中国和柬埔寨是“铁杆朋友”,两国友谊固如钢筋,无人能破坏。洪森也表示,正因为有中国的强硬后盾,柬埔寨才能够像眼前这样具有坚固的政治和主权。

中国和柬埔寨是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中柬正在建设具有战略意义的命运共同体。双方军事安全合作不断,2019年1月9日,中国海军第30批护航编队便访问了柬埔寨。中国是柬埔寨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进口来源地、最大的外资来源国、外来援助国和游客来源国,截至2018年12月13日为止,中国政府已累计援助柬埔寨406亿人民币。西哈努克太皇曾说:“柬中之间长期牢固的友谊,像一朵永不凋谢的鲜花,永远开放在晴朗的天空下。”

但在晴朗的天空下也有一些不和谐音。洪森访华前夕,朋友圈里就出现了《赌场、妓院、沙县、诈骗,被中国人玩坏了的西哈努克港》这样的热门文章,“中国为柬埔寨城市带来了赌场热潮,中国投资已将西哈努克城改造成一个小型澳门”之类的说法也在盛传。在柬埔寨,“中国将在柬埔寨建立军事基地”、“中国人涌入柬埔寨,本地人将变成少数民族”等说法同样不容忽视,还有人制造各类谣言恶意抹黑中国人。在2018年大选前两天,在中国驻美大使馆门前还发生了柬埔寨抗议者焚烧中国国旗的事件。

实事求是地说,随着中国赴柬投资企业和游客的增多,如何树立好、维护好中国企业和中国人的形象的确已经成为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目前在柬埔寨居留的中国人已达21万,较2017年翻了一番,其中难免鱼龙混杂,很容易被西方的一些势力和柬境内外反政府势力所利用。柬埔寨战略研究所联合创始人万纳瑞斯(Vannarith Chheang)就表示:“中国在柬埔寨的形象受到了西哈努克港诸多事件的影响。我认为,中国政府和中国大使馆已经感受到了柬埔寨反华情绪的抬头。”

情况的确如此。2018年12月25日,新任中国驻柬埔寨大使王文天在履新就表示,“西方国家时常小题大做,把小事当作大事来渲染或抹黑,试图破坏中国和柬埔寨的关系。”

2019年是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40周年,这场战争对于柬埔寨同样有重大而深远的影响。中国对柬埔寨进行了长期而巨大的军事、政治和经济支援,不止一次地演绎了何为雪中送炭、力挽狂澜。对此,柬埔寨也投桃报李。这一次,中国又一次在关键时刻出手,令心系两国关系的人们感到无比宽慰。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袁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