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金毛狮王一声吼,大地抖三抖,今天特朗普又对一个老冤家展开了炮轰,这个国家就是土耳其,宣称要对土耳其发动经济战。

特朗普说,不要在美国决定从叙利亚撤军的时候,向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人发动攻击,否则将从经济上摧毁土耳其,不要忘记2018年,特朗普对突土耳其发动的经济战,让土耳其货币崩盘。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听到后,冷冷一笑,你美国政府都关门了,还想摧毁土耳其,真的搞笑,特朗普你在犯错误。

那么,特朗普能够摧毁土耳其的经济吗?还是有这个可能的,毕竟他们之前曾经激烈交过手。

因为土耳其政府曾经逮捕了美国在土耳其的一个牧师,而这个牧师实际上是一个特工,参与策划了推翻了埃尔多安的军人政变。

但是土耳其的这次军人政变并没有成功,于是埃尔多安在国内进行了大清洗,逮捕了大量军人、教师、法官等。

而这个美国牧师也被证明参与了土耳其政变,本来埃尔多安就一直指责美国支持土耳其军人政变,现在逮捕这名美国牧师将两国关系推向了深渊。

美国国会、特朗普多次强烈要求土耳其释放美国牧师,但是土耳其表现得非常强硬,拒绝放人。

这就使得美国对土耳其发起了制裁,制裁发生后,土耳其货币里拉开始上演了高台跳水,最后直接崩盘了。

可以说,2018年最惨烈的货币就是土耳其里拉,曾经一夜之间暴跌超过20%,整体跌幅超过了60%多。

埃尔多安甚至号召全土耳其人对里拉进行保卫战,号召国民卖出美元、欧元,持有里拉,但这无济于事。

土耳其经济一落千丈,货币崩盘,大量资本外流,那段时间对于土耳其来说是至暗时刻。

而造成这一切的导火索,就是美国对土耳其发动的制裁,施压土耳其释放美国牧师。

后来,土耳其无法承受压力,终于答应了特朗普的要求,释放美国牧师,这样才使得美国撤销对土耳其的制裁。

然而,经过这一轮的交锋,让特朗普信心大增,认为可以通过制裁迫使土耳其臣服。

这一次,特朗普又想故伎重演,威胁土耳其,只要土耳其胆敢向叙利亚的库尔德人进攻,那么特朗普将再一次让土耳其经济完蛋。

因为,特朗普之前发表公开视频,说要从叙利亚撤军,而且当时的前美国国防长马蒂斯后来也签署了撤军令。

但也正是这个从叙利亚撤军的总统令,使得白宫最后一个成年人马蒂斯愤然辞职,并在当时闹得朝野沸沸扬扬。

因为特朗普特别讨厌马蒂斯,认位马蒂斯不够疯狂,不够强硬,多次拒绝了他的军事命令。

特朗普想打击朝鲜,被马蒂斯拒绝了,特朗普想暗杀叙利亚总统,被马蒂斯拒绝了,疯狗变成了温和的狗。

于是,特朗普很想马蒂斯离开,他需要一个完全服从他命令的国防部长,马蒂斯走后,特朗普迅速任命了服从他的人作为代理国防部长。

其实,特朗普未必真的想从叙利亚撤军,他所谓的撤军,不过是为了赶走马蒂斯,因为马蒂斯一直强烈反对撤军。

现在,马蒂斯已经走了,特朗普又开始想方设法留在叙利亚,并公开表示说,他只是说要从叙利亚撤军,但从没说过什么什么时候撤军,多长时间完成撤军。

真的是翻脸比翻书快多了,这就是特朗普的风格,今天的话,随时可能推翻昨天的话,没有什么不可以推翻的。

为了继续留在叙利亚,特朗普派出了白宫著名鹰派博尔顿,也就是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出访中东。

博尔顿要求土耳其承诺,绝不对叙利亚的库尔德人进行打击,只有这样,美国才可以放心撤军。

但是土耳其当然不会做出承诺,因为库尔德人一直闹独立,如果不对库尔德人进行打击,坐看他们壮大,对于土耳其来说,也是巨大的威胁。

可以说,土耳其可以现在不打击库尔德人,但是不会做出长期不打击的承诺,因为这等于让土耳其陷入被动。

因此,这又使得美军留在叙利亚有了充足的理由,因为要阻止土耳其人对库尔德人的屠杀。

实际上,美军怎么可能会撤离叙利亚呢?这里面是中东的角斗场,牵扯到了太多的利益。

一旦美军撤退,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迅速下降,俄罗斯、伊朗的影响力就会大大增强,这是美国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看到的。

而且中东是全球最大的产油地,如果美国对中东失去了控制,那么对全球原油定价权也就失去了控制,石油美元也就摇摇欲坠。

无论从哪种情况分析,特朗普都不会退出叙利亚,退出中东,这是美国的石油利益决定的,也是石油美元决定的。

当特朗普宣布要从叙利亚撤军的时候,普京第一时间就表示,这不大可能是真的,知特朗普者,普京也。

现在土耳其越强硬,特朗普就越有借口,继续让美军留在叙利亚,而这正是特朗普和美国所期望的。

2019年,新的一年,新的一轮经济大战来临,美国和土耳其之间愈演愈烈的对立,特朗普对土耳其随时发动经济制裁,新的经济战一触即发。

2018年,特朗普的经济战让土耳其经济崩盘,货币崩盘,2019年的这场经济战又将是火星撞地球。

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深,不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