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明年展望

农民有句谚语:“牛马年,好耕田,鸡飞狗跳过两年,金猪拱地看来年,风调雨顺下一年”。当然,谚语既含有农民愿望,对未来的希望,也有对规律的总结,是他们长期积累生活、生产经验的总结。历史上发现牛马年年份丰年较多,一般都五谷丰登、丰衣足食,而遇到鸡狗年则收成不太好,时局也不好,往往不安静,不平静年份较多,如果读者朋友从2018年向后推,再查查当年的天象、气候,国家局势,认真研究一下,你会发现也挺有意思,基本上与上述谚语合拍。按民间总结规律,再结合天干、地支看,明年我国经济会好转,如果世界经济发生危机,中国这边可能“一枝独秀、风景独好”。

这并不是迷信,而是因为周期。天象、气候、太阳活动、都有一定的规律,而大气环流受到太阳、月球引力影响,或是太阳黑子活动引起的地磁变化,都会影响到气候,古代农牧业主要是“靠天吃饭”,好年成与孬年成周期恰好发生在那个时期,古人经过长期观察记录下来,以提醒后人利用这些规律对未来的预防。进入现代社会后,经济规律虽然变化更复杂了,但与天、气候都有关联,可从心理层面提升人们的信心。

为什么说我国经济可能会一枝独秀呢,(1)从国家体制说,目前我国这种体制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以全国之力应对危机,关键时可采取必要的行政手段与经济政策进行部署与干预,正是这一点让我国经济能避免世界经济周期性危机的重伤害,1997、2008年我国基本没受到影响,反而是高歌猛进,经济取得长足增长,当然这也是现在美国指责中国是国家资本主义的原因。

其次是由于川普对世界的折腾,明年世界许多国家经济不会好,可能出现奖金短缺情况,由于我国有庞大的居民储蓄与外汇储备,在“现金为王,市场为大”的现代社会,我国有许多办法可保持经济增长。比如趁多国经济出现危机、缺乏资金时与有关国家无政治条件下谈合作,拓展我们的市场空间,也可以与相关国家谈资源开采、基础加工业,还可谈企业、港口、铁路合作经营等。这是有先例的:比如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我国与希腊谈成的港口合作权,双方获得的利益都相当高,达到了共赢;再比如2008年奥运会前夕当时的小布什来我国“借钱”,结果导致我国持有的美债增加几倍,获取的利益翻了几番(我国当时低价买入,美国经济恢复后价值升高)。在相关国家投资经过过几年等被投资国家的经济情况良好,我国也可以挣取一定利润后转让,或是出售部分股份合作经营大家共同发财,“命运共同体”可体现。

当然,这些投资的回报可形成涓涓细流汇入我国,为我国服务。

(2)美国因素。至少在目前,不管情愿与否,要谈经济发展离不开美国因素,主要是美元职能是目前无法万过的坎。但美国的软肋也大,以前美国强绝对大时其它国家不敢利用美国软肋,现在美国实力相对下降,已经有多国敢于与美国叫板了。

美国经济从1980年里根上台之后,美国经济发展对外部资本依赖性非常高,主要是美国人储蓄率低,国内储蓄资金不够,必然有缺口,需要外来资金来补充(笔者没有现在的数据,比如09年,美国固定投资占GDP的22%,而美国储蓄只占GDP的14.8%,资金缺口占GDP7%,今年会更高)。而现实情况是川普的美国优先政策下,以损害他国利益为代价来谋取美国的利益优先,其它国家早就警惕,出于对未来资金短缺的担心或是畏惧,许多国家开始甩卖美国债券来预防可能到来的危机,这是目前川普遇到的困境。需要强调的是,川普上任第一时间内采取的刺激政策是投资型促进经济增长模式,随固定投资增加,对外来资本需求更大,这也是美联储美元加息的背景所在:让更多的资金去美国,很多明白的读者朋友说川普与美联储的矛盾其实是在表演一场双簧的原因在此。

一个残酷的事实是,川普与美联储的这项计划随时面临失败的可能,主要原因是多国经历了1997、2008年两场对各国伤害重大的金融危机之后,各国受到教训后学得更“精明”了,不但没受到美元加息的诱惑,为保护本国金融市场与本币稳定,反而是加快了资本从美国抽离的步伐。因此表面上川帝强硬的背后是面对残酷现实的一种无奈挣扎,在这种背景之下,美国“有求于中国”的可能性越来越大,这是中美贸易临时缓和的大背景!

当然,美国可以采取其它办法弥补金融缺口,比如硬抢,昨天文章中说川普“计划征用伊拉克石油”的话( Trump' plan to seize Iraq' oil),就是这种方式,或是强逼中东海湾国家向美国利益输送,可利用沙特“记者门”事件出血,也可强迫日本出钱等。

在川普第一波攻击中,引起动荡的土耳其、巴西、阿根挺等国在其它国家的支持下,已经渡过最困难的阶段,美国如果不继续持续加大缩表,成功掠夺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但是,加大缩表之后,川普的投资型增长刺激政策也就寿终正寝了这种矛盾下川普集团如何应对,值得研究。另外,其它有巨大美元外汇储蓄的国家,比如中国、日本则可中途截胡。这是美国目前遇到可能困境。

03抄底与反抄底,截胡,债务陷阱。

实际上,美国、欧洲以前几乎都利用经济危机时期一些国家遇到的困境,满世界低价购买优良资产,比如说1997-1998年的亚洲经济危机中,韩国发生金融危机,美国、欧洲通过国际货币基金、世界银行等对韩国“救援”,虽韩国在救援下活下来了,但代价非常高,三星美国占有大量股份,韩国现代汽车美国资本同样控制了大量股份。

世界任何国家,特别是所谓的“民主”国家都有一个共性:选票政治,政客为了连任,都会利用世界经济发展好的时期进行本国经济扩张计划,投资量大增,但过大的投资量的风险在于资本还没有回本时又遇到主导世界经济的欧美制造经济危机,结果因投资规模太大,一旦遇到美国“缩表”就会资金短缺,已经上马的投资项目被迫中止,为使国家渡过难关,需要“借钱渡日”,当然,钱不能白借,利息要求算正当要求,除此外,则要求“入股”(老百姓家里有大事发生,贱卖资产,比如房产的事也不少,国家也必须如此)。韩国在1998年就遇到这种情况,三星、现代集团被迫出售股份给欧美资本,我们现在看到的三星、现代,已经基本被美、欧资本集团控制,只是名义上属于韩国罢了,同样的事在泰国也发生了,结果泰国许多原来优良的资产被欧、美、日本资本控制。我们看到在高铁项目中,泰国不敢轻易与我国签订建设协议的原因之一是欧美日本资本集团在背后施加压力。

现在不同了。我国在庞大的外汇储备下,可以做同样的事,相关国家可绕过IMF、世行同样可借到钱,而且我国只要求经济利益,不会附加任何政治条件,这些发生金融危机的国家,自然更愿意与我国合作。

为什么美国人强反复的诬陷我国金融援助是“制造债务陷阱”?原因在于美国认为中国金融救援破坏了美国的掠夺部署,变相剥夺了IMF、世界银行的掠夺机会,中国无条件的金融援助让欧美低价购买发展中国家的优良资产计划受挫,网友笑称为“截胡”。

04 实力是第一要务,准备好才是硬道理。国际资本、金融博弈很残酷、冷血,根本没有“真情、友谊”,有的只是利益,它们达不到掠夺目标,会恼羞成怒,对我国的攻击只会加剧。我国只要防守好,凭借强大的国力,欧美必将被迫软化立场,被迫主动要求与我国谈“合作”。

前面说到美国对外资本需求过于依赖,“有求于中国”的可能性越来越大,这是中美贸易临时缓和的大背景!如果外来资本不足,美国一定会暴发金融危机,不服软的后果是美元信用体系受到重创。2008年如果不是中国出手,美国早出大问题了,我国有专家指责美国“忘恩负义”是政治宣传手段,当时只所以出手,有自己的苦衷,比如为让奥运会顺利召开,比如我国当年实力与美国比相差比今天大得多,比如我国外贸对欧美体系依赖过大(当时我国最大的贸易对象是欧盟、美国、日本,这三家贸易量占我国对外贸易的70左右而且当时的对外贸依存度太大,达到了接近40%,而不是今天的14%左右)。

今天我们以上弱点与2008年比小多了,我们可以有更多选择,要让我救你,你要使出来东西交换,而不是义务,象川普这样直白的蛮硬,逼迫我们必须借钱给美国,不可能做到了,因为现在不是2008年了。

长期观察中,我看到了明年中国的机会。